一块肉松面包

少年不老

【龙獒ABO】一纸婚约 Episode126

warning:

雷且狗血,全是AU,放飞自我。

所有人物与现实世界无关。文中人物仅是同名同姓。

所有情节纯属虚构。请不要上升真人!

文中所有内容及好人坏人之分,仅用来服务情节。一切雷和bug都是我的,如果让您产生不适我真诚地道歉。

禁止以任何形式将本文转出Lofter。



Episode126

 

久别重逢的无话可说总是让人尴尬又难堪的——你们曾经拥有如此亲密的关系,曾经袒裸相见、肌肤相亲,曾经十指相扣、交颈缠绵,也曾有过争吵和冷战,见过彼此不堪的那一面。但现在,只能相顾无言,做一对最熟悉的陌生人。

马龙看着张继科坦然的神情,忍不住苦笑起来。

这七年来,陷在当中一直走不出来的,原来只有我一个吗?

晦涩难言的情绪顺着喉管流淌而下,将一颗心都泡得苦浸浸的。

张继科并不知道马龙内心的纠结,但当下这种境况也让他有些手足无措。他知道自己总有一天会和马龙重逢,只是这一天,来得实在让人猝不及防。

张继科翻起手机看了一眼,把盘子里剩下的那点食物插起来一口吃掉,他两颊塞得鼓鼓的,嘴边还沾着牛奶,带着点懵懂的眼神直直朝马龙望过来。马龙一时间不禁有些恍惚,好像这七年的时间没有在张继科身上留下一点痕迹,他还是当年初见时那个明媚天真的少年。

“我一会儿要参加研讨会,得走了。”张继科咽下嘴里的东西,朝马龙说道。

马龙抬眸看着他,竟没有反应过来,直到张继科站起身准备走开时,他才有些张皇地一把抓住了张继科的手。

张继科似乎被马龙吓了一跳,但他也没有什么闪躲的动作,只愣愣站在原地任由马龙攥着。

“你…你…”马龙猛地站了起来,因为动作太大,椅子都被他的膝窝抵得差点倒下。马龙像是抛下了自己的全部体面,可怜而急切地朝张继科身边贴过去,仿佛一个贪婪的守财奴。要是此刻有一面镜子,马龙猜,自己的样子肯定是极为难看的。

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和眼前的这个人比起来,那些所谓的体面根本毫无用处。

张继科看着马龙的眼睛,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他抬手拍了拍马龙的手背,轻声道:“马龙,放开我吧,我还有事,一会儿该迟了。”

“你不能走。”马龙下意识就接话道。他的声音绷得太紧,乍一听几乎都有些尖利了。很像一个陷在恐惧情绪中太久的迷路的孩子。

张继科的声音更软了两分:“我不走啊,我要去工作了。”

马龙依旧抓的死死的,一分力都不肯松。

“马龙,你不要这样。”张继科终于叹了口气。“没什么意义啊。”

我才不管有没有意义,马龙心想,我在冰冷的河流里漂了那么久,一个个浪头把我打得筋疲力尽,现在我终于抓到了一根稻草,哪怕它下一秒就要断开,我也绝对不会放手的。

“张?”有些突兀的女声在两人身边响起,Dolly走了过来,笑着扯了扯张继科的袖子。“没聊完也该走了,你的发言顺序可是挺靠前,千万别迟了。”

“你看。”张继科耸了耸肩,朝马龙笑道。“说了我该走了。”

也许是马龙拒绝的姿态太多明显,Dolly好奇的目光在他身上逡巡片刻之后,就听见这个金发姑娘爽朗地邀请道:“张一会儿要去代表我们研究室致辞,还要公布他的一些研究成果。您要一起去听一听吗?”

马龙扭头看向Dolly,愣了片刻之后,他连忙点了点头。

“那不如您先放开张?他得回去换衣服呢。”Dolly依旧笑眯眯的。“我带您先过去,不然进不去会场。我们去会场等张。”

张继科挑眉看着马龙,他的眼神很有意思,乍看像是无奈,但如果细细观察,你会发现那之下隐藏的类似于宠溺的情绪,就像家长面对自己闹别扭的孩子——总是舍不得真的生气的。

“现在可以了吗?马总,我要迟到了。”张继科敲了敲自己的表盘,拉长了调子道。

马龙终于一根根松开了手指。

“我在那儿等你。”马龙的语气有一种不合时宜的郑重,像是某种誓言。

张继科又叹了口气,似乎还有很多话想说。但最终他只是点点头,淡淡“嗯”了一声。

 

*****

 

马龙从未想过,自己也会有在公共场合如此局促的一天,他后背紧紧贴着椅子,坐得笔直,膝盖上放着这次研讨会的宣传册。

这是一个医学论坛,精美的宣传册上印着参加机构,承办机构与协作单位的名称,马龙一眼就看到了位于最上方的UNHRC和WHO的标志,他不禁有些诧异起来。马龙翻阅宣传册,其中几页属于一个国内最大规模的医药公司——马龙对医疗行业并不熟悉,但魏桥和这家公司有过一笔大单,故而马龙对它们公司的名字也有些印象。

双层的阶梯会议厅可以容纳几百人,马龙往后看了看,黑压压一片人头。

马龙想了想,拿出手机,照着封面上的论坛名称开始百度。

“你笑什么?”Dolly扭过头,看着身边那个莫名其妙对着屏幕傻笑的人问道。

马龙笑弯了眼睛,声音很温柔:“原来你们参加的这个论坛这么有名,是我孤陋寡闻了。”

Dolly耸耸肩:“你不是业内的,不知道也正常。”

Dolly知道眼前这人和张继科的关系不一般,但她不会去问张继科或马龙任何私人问题,一方面,当然是出于对别人隐私的尊重,而另一方面,则要复杂一些。

张继科是个绑定过的Omega,这在研究室里并不是什么秘密,对待这个,张继科也很坦然,他穿T恤的时候,后颈上的那道咬痕总会露出来一半,张继科从来没有掩饰过。他大大方方地露着脖子,有人问,他就点点头,说:“是啊,绑定过了。”如果那人再追问他的Alpha,他就只是笑,扭头去做自己的事了。渐渐地,大家也就都明白了,那个Alpha是张继科的禁区。

 

研讨会很快便揭开了序幕,马龙朝台上瞟了两眼,神色明显地紧张起来。

“女士…”马龙皱起眉,朝Dolly偏了偏,问道。“继科儿呢?都开始了,他怎么还没来?”

他语气中的焦躁不安实在太过明显,Dolly不禁有些诧异。她想了想,拍拍马龙的胳膊,安抚道:“一会儿要上台讲话的都不坐这儿,在后面那间房间候场呢。”

这时正巧某位企业代表演讲结束,Dolly便朝那人的方向努了努嘴:“你看,和那人一样,讲完话就会去前几排坐着了。”

听Dolly这么说,马龙总算安心了几分,他看着宣传册上张继科发言的顺序,扳着手指数了数,开始了难耐的等待。

 

“下面有请来自温哥华奈伊斯实验室的张继科先生发言,他的论题是‘论布太芬游离体对Omega蛋白锁键位的干预与重组’。”

听到那个熟悉的名字,马龙连忙抬起头,伸长了脖子朝台上看去。

张继科穿了一件白衬衣,戴着副黑色半框眼镜,头发用发胶抹得平平整整。他推了下眼镜,冲台下微笑着点头致意,开始了自己的论述。

马龙呆呆地看着台上的那个人,张继科说的内容他半句也听不懂,可每一个词句在他听来,却是如此的悦耳,像是某种生僻外语写成的诗句——你不认识,但你知道那是美的。

和他离开的时候相比,25岁的张继科已经全然不一样了。他长高了不少,肩膀胸膛都很宽阔,手臂肌肉鼓鼓地撑着衬衣袖子。他并不是传统审美中那种“漂亮的”Omega,他强壮又坚毅,眼神骄傲,神态自信。眼波流转的桃花目里多了点睥睨和桀骜。但他又是谦卑而温柔的,他低垂着眉目,翻动自己的讲稿,继而复又抬起头来,冲着几百名听众微微一笑,笑意里带着些微害羞。

还是那个阿科,还是那个…世界上最好的张继科。

你不曾改变,也永远不会改变。

马龙一直挺直的腰背终于松懈了下来,他长长地叹了口气,眼神仿佛云朵一般柔软。

终于啊,在两千多个日日夜夜的跋涉之后,他这个疲惫的旅人,终于找到了熟悉而又陌生的故乡。

我的港湾,我所有梦想与爱的栖处,我请求你,温柔地拥我入怀吧。



衣服是去年悦芙缇的这一件↓



评论(22)
热度(222)

© 一块肉松面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