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肉松面包

少年不老

【龙獒ABO】一纸婚约 Episode100

warning:

雷且狗血,全是AU,放飞自我。

所有人物与现实世界无关。文中人物仅是同名同姓。

所有情节纯属虚构。请不要上升真人!

文中所有内容及好人坏人之分,仅用来服务情节。一切雷和bug都是我的,如果让您产生不适我真诚地道歉。

禁止以任何形式将本文转出Lofter。



Episode100

 

“请陈医生来一趟吧。”张继科回到餐桌后,挺平静地朝佣人吩咐道。“不用惊动马龙,算是你帮我个忙。”

方博眨眨眼,渐渐露出了一个“卧槽”的表情。他抬起屁股拖着椅子坐到了张继科身边,一把拽住张继科的胳膊,焦急道:“张继科你不是吧?你才几岁啊?你疯了吗?”

张继科垂眸轻轻笑了笑,伸手拿开了方博抓着他的手:“别激动,还没确定呢。”

“可是,可是…”方博显然还陷在震惊里没有回过神来。“马龙也同意?”

张继科像是无意识一般将手搭上了自己的小腹,他挺平静地点点头:“同意啊。”

方博蹙着眉,凑到张继科耳边,悄声问:“是不是有人逼你?”

“想什么呢?没有人逼我,我自己愿意的。”张继科的表情依旧冷漠,他站起身来,拍拍方博的肩。“生个孩子,又不是什么大事,眼睛一眨就过去了吧。”

方博简直要被无动于衷的张继科气死了,他看着张继科摇了摇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张继科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不是什么大事?你才17啊!17岁!你的人生都还没有真正开始呢!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和那种金丝雀有什么区别啊?我那个嚣张的科哥哪里去了?你努力到这么大不是为了躲在家里生孩子的!”

“好啦。”张继科笑眯眯地给方博顺毛,语气挺温和。“别像只小豹子似的炸毛了,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不用担心。”

“可是…”

张继科叹了口气:“博儿,这是我自己的选择,你尊重我吧。”

方博眼中流露出极为痛惜的神色,他张了张嘴,欲言又止,最终,方博只是站起来给了张继科一个拥抱,他紧紧地抓着自己最亲密的朋友的肩膀,恳切地说:“你如果有什么想法,一定要和我说,好吗?”

“知道啦。”张继科用下巴在方博肩上蹭了蹭,眼眶有点发红。“等着以后宝宝认你做干妈好不好啊?”

“干妈这称号一点也不配我这么年轻一高富帅。”方博松开了张继科,嘟着嘴嘀咕。“不过看在你诚心要求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地答应吧。”

张继科笑了笑,没再说话。

 

“呃…那个…夫…科少爷,”陈洋一脸为难地搓了搓手。“您没怀孕。”

方博听到这儿,心里的小人忍不住握拳喊了个“yes!”不过他面上倒是没表现出来,反而露出一点遗憾的表情,挠了挠头道:“嗨呀,我当不成干妈了啊…”

“可是我最近又嗜睡,也不怎么有精神,有时候会有点胸闷气短。而且…而且我闻到油味会想吐。这不是怀孕是什么?”张继科脸上还挂着一点勉强的笑,他像是在徒劳地挽留着什么一样。“陈医生你要不再仔细看看?”

陈洋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他耐心地解释道:“刚刚给您用了血检和尿检两种方式,结果都是未妊娠。试剂是根据Omega的信息素变化显示结论的,准确性非常高。您体内的孕激素有一定变化,但是信息素是没有变化的,所以我可以基本肯定您并没有怀孕,您的那些反应属于假孕的症状。”

“基本啊…那也就是说,我还是有可能怀孕了,是不是?”张继科还没死心,他殷切地看着陈洋,似乎在等待着他点头。

然而陈洋还是无情地下了判决:“没有这个可能,您没有怀孕。”

张继科飞快地眨了几下眼睛,终于垂下了头,他抠着手指,轻轻点了点头,语气微弱:“这样啊…我知道了。麻烦你白跑一趟了。”

“那个…您如果一直处于这个假孕的状态,对身体是不太好的,我得给您开一点调理内分泌的药,请您按时服用,好吗?”陈洋严肃地看着张继科,问道。

“你开吧。”张继科把脚搭到了沙发上,抱住自己的膝盖,蜷成了一小团。

陈洋收拾好药箱站起来:“稍后我会让人把药送来,您记得按说明服用。”

张继科把脸埋在了膝盖之间,没有再搭理医生。

方博见状干笑着站了起来,一把拉过陈洋的手握着用力摇了摇:“谢谢您!非常谢谢您!我会提醒老张吃药的!”

陈洋的神色有点复杂,他看着方博热情洋溢的脸庞,忽然笑了。他回握着方博的手,说道:“您多来陪陪我们夫人,可以吗?这对他的病情也会有帮助的。”

帮助?什么帮助?难道我长得像送子观音?

那我肯定更不能来了啊!

方博心里嘀咕着,表面却无比配合地点头:“当然当然!没有问题。”

“那我走了。”陈洋背起药箱,又把目光投向了张继科。“您好好休息,心情放松一些,不用给自己太大压力。孩子这事,还是要随缘的。”

 

等到陈洋出了门,方博坐回到张继科身边,神色罕见地严肃下来。

“科子,我们聊聊。”

 

*****

 

“少爷,陈医生来了。他说关于少夫人的身体,有些事情要和您说。”闫安站在马龙办公室门口,轻轻敲了敲门道。

马龙从一堆文件中猛地抬起头来,连忙应道:“让他进来。”

“龙少。”陈洋朝马龙略一颔首,在他对面的椅子上坐了,推推眼镜开口道。“今天继科少爷让我去了家里一趟,有些状况,我得亲自来跟您说一下。”

马龙皱着眉头,但眼底却有着一点和张继科相似的期待:“他怎么了?”

“继科少爷觉得自己怀孕了。”陈洋顿了顿,他看着马龙的表情,在心里轻轻叹了口气。“不过实际上并没有,他只是出现了一点假孕的症状。”

马龙正在转笔的手一顿,他用指尖敲了敲桌面,语气带上了一点失落:“这样啊…”

“不过我来要说的不是这个。继科少爷他,出现了一点轻度抑郁的征兆。”

马龙的目光直直刺向陈洋:“你说什么?”

“毕竟心理学不是我的专长,所以您最好还是找更专业的医生来确认一下。不过继科少爷的症状轻微,适当的药物治疗加上一点心理疏导应该就能好。”陈洋拿出一瓶药递给马龙。“这是盐酸帕罗西汀,现在暂时一日一次,稍后如果症状减轻,那再重新定制用药间隔。”

马龙接过药瓶,死死攥在了手里。

陈洋试探着继续道:“继科少爷似乎很想要孩子,这件事给他造成了不小的压力,希望您也能从旁劝说一下,让他不必那么介意。”

“行,我知道了。我会再看的。”马龙抬手撑住额角,神色疲惫。

 

*****

 

“你到底为什么会突然想要孩子啊?你休学就是为了生娃?”方博双手抱胸,一脸不赞成地看着张继科。

“休学不是因为这个,但现在我的确想怀孕。”张继科挺平静的。

方博觉出了张继科话里的不对劲:“你想怀孕?一般不都是说‘我想要个孩子’吗?你到底是怎么了,和我说清楚吧科哥,你没有必要瞒着我啊!”

张继科自嘲地笑了笑,他沉默了片刻,直接将自己身上的高领毛衣脱了下来。

方博看着张继科身上那些斑驳的吻痕和咬痕,猛地倒吸一口凉气:“这是怎么搞的?马龙弄的?”

“马龙说,要么分手,要么要个孩子。”张继科有些木然地看着方博。“我不想分手,所以我们在努力生孩子。”

方博活生生地演绎出了一个实力拒绝的表情,他摇摇头,绷着嘴角道:“你们两个有什么毛病啊?要孩子慢慢来啊!急个屁啊!什么叫努力生孩子?合着你们每天晚上都在…都在造人啊?马龙的肾是铁打的吗?”

“挺疼的。”张继科慢吞吞地把衣服穿了回去,他摩挲了一下自己的手臂,叹气道。“进生殖腔,成结…我…我累了,我想赶快结束这种折磨。”

意思是你被马龙干怕了?

方博脑海里下意识就冒出了这句话,他默默给了自己心里那不着调的小人一巴掌。

方博板着脸坐到张继科身边,强忍着想要打醒张继科的冲动,双手扳着张继科的肩膀,认真道:“张继科,你不能这样,你必须清醒过来!”

然而那双向来亮湛的桃花眼此时却如死水一般,没有被方博焦急的呼唤激起一点波澜。 



嗯...对不起之前猜有了的小伙伴们....

还是没怀上....

顺便说这章数真是有点吓人啊.....(趴地)

对了我的新头像可爱吗?吸吸吸

评论(67)
热度(247)

© 一块肉松面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