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肉松面包

少年不老

【龙獒ABO】一纸婚约 Episode99

warning:

雷且狗血,全是AU,放飞自我。

所有人物与现实世界无关。文中人物仅是同名同姓。

所有情节纯属虚构。请不要上升真人!

文中所有内容及好人坏人之分,仅用来服务情节。一切雷和bug都是我的,如果让您产生不适我真诚地道歉。

禁止以任何形式将本文转出Lofter。



Episode99

 

张继科屈膝坐在飘窗边,百无聊赖地在凝了一层白气的玻璃上画画。花园里的树枯了一大半儿,看着很是萧索。水滴从他画的小房子上滴下来,划出一条长长的湿痕。

张继科靠着墙,微微侧着脑袋,露出一段修长的脖颈,那上面有青紫的吻痕,透着点说不出的艳丽颓靡。

远处的铁门打开了,黑色轿车驶进院子。

张继科的背脊不由自主地绷紧了,他靠在自己的膝盖上,眼神失焦,偏头呆愣愣盯着窗户上的水滴。

 

马龙推开卧室门便看着了窗边那个孤单的背影,他心里一酸,走过去从后面抱住了张继科。

“今天过得还好吗?”

张继科仰起头来看他,目光澄澈,像风平浪静的湖面。他扬起嘴角,小声地“嗯”了一声。

“走,下楼吃饭吧。”马龙拉着张继科的手,让他站起来。

张继科犹豫了一下,掀开了盖在脚上的毯子。

马龙皱了皱眉:“又不穿袜子。”

“我盖着毯子呢,不冷。”张继科咕哝道。

马龙叹了口气,转身去抽屉拿了双毛袜。他蹲在张继科身前,握着他细瘦的脚腕,把毛绒绒的厚袜子套上去。

张继科穿上拖鞋,任由马龙牵着下了楼。

 

饭桌上一片沉默,张继科低着头往嘴里扒饭,马龙给他盘子挟什么菜他都二话不说放到碗里吃掉了,和以前那种挑食的模样大相径庭。

“吃不掉不用硬塞。”在张继科又皱着眉吃掉一块牛肉后,马龙终于忍不住出声道。

张继科摇摇头,咽下嘴里的饭后又自己挟了点猪肝进碗里。

他一直垂着眸子,头发软软地搭在额前,长了点肉的腮帮因为咀嚼而一鼓一鼓的,看着乖巧得让人心疼。

马龙只觉得嘴里的那口米饭好像成了一把小石子儿,塞在喉咙处,让人几欲窒息。

他放下饭碗,落荒而逃般地离开了餐桌。

 

“邱爷,”站在书房的门后,马龙拨通了邱贻可的电话。“冒昧打扰您了。”

邱贻可有些意外:“龙少找我有事?”

马龙斟酌着措辞:“我想问问,您家方博最近有空吗?我想请他来家里…陪陪继科。”

张继科的情况邱贻可从方博那里也听说了一些,但张继科究竟为什么不来学校了,方博自己也不清楚,邱贻可想起自家小傻子那担心的表情,忍不住追问起来:“我听博儿说继科好久没去学校了,他还好吧?”

“他挺好的。”马龙垂下的那只手抠住了自己的裤缝,他的声音干巴巴的。“魏桥这边最近出了点状况,我担心他出事,就没让他再去上学了。”

邱贻可“唔”了一声。

“我工作忙,只能留继科一个人在家,我看他挺寂寞的,所以想着能不能麻烦您家那位抽空来看看他。”

“没问题啊。”邱贻可一口答应下来。“俩小家伙玩得那么好,很久见不到继科,博儿也很难受呢。”

“那您看…能让方博明天就来吗?”马龙试探着开口。

邱贻可依旧很爽快:“行,我和他说。”

“多谢邱爷。”马龙挂掉电话,靠着门慢慢蹲坐下去,然后长长地叹了口气。

 

张继科也没管马龙,吃完饭就径自上楼去了。看着书桌上堆着的习题册子,他百无聊赖地撇了撇嘴,把家教老师的叮嘱统统丢到了脑后,自己拿着浴袍就进了浴室。

浴霸暖黄色的灯光照在少年的皮肤上,映得那些爱欲痕迹分外刺眼,张继科和镜子里那个面无表情地对视着,忽然咧开嘴角,露出一点自嘲的笑意——

张继科,看看吧,看看你自己现在的样子,真是可笑极了。

 

带着一股沐浴后的清爽气息,马龙掀开被子上了床。

张继科微微一僵,紧接着便被马龙拥进怀里。

“今天有听话吗?”马龙吻着张继科耳朵后面的那一小块皮肤,气息灼热。

张继科闷闷地“嗯”了一声。

“老公看一下,好不好?”马龙的声音里带着点诱哄。

张继科细细地颤抖起来,但也没有拒绝。

马龙慢慢地把手探进张继科的睡裤里,沿着挺翘的臀部一点点摸到臀缝,果不其然摸到了一手水。

马龙笑了起来,他用鼻尖拱着张继科的后颈,腺体散发的味道越来越甜。

“宝贝真乖。”马龙咬着那一点软肉,脱掉自己和张继科的裤子,然后慢慢地动作起来。

张继科睁着眼睛,盯着虚空中的一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醒来后身上是熟悉的酸痛与疲倦。

张继科默默地坐起身来,抱着被子靠在床头,抓过ipad玩游戏。这几乎成了张继科现在的常态:每天睡到自然醒,玩上十几局游戏,等到肚子饿得不行他才会下楼去吃东西——反正有厨师随时待命,如果他那天心情好,他会坐在书桌前看一会儿书,但更多时候,他会蜷缩在某一个角落,发上一下午的呆,直到马龙回来。

不过今天张继科的计划却被一阵敲门声打断了。

“进来。”张继科眼睛不离屏幕,随口应道。

卧室门开后却没有任何动静,张继科在游戏间隙抽空瞟了一下,谁知这一眼却让他呆住了。

“方博儿?”张继科看着那个笑嘻嘻倚在门框上的少年,不可置信地开口道。

方博朝他招招手:“嗨~惊喜不,科哥?”

张继科有些慌乱地把ipad甩到一边,拉起被子盖到脖子,整个人几乎缩成了一小团:“你先出去,我…我穿衣服。”他的声音中透着点狼狈。

方博转了转眼睛,刚想调侃两句,鼻尖便嗅到了空气中残留的爱欲气息。他自己腾地红了脸,蹬蹬蹬地往后退了几步,结结巴巴说:“那…那啥,你穿好了再出来,我,我在楼下等你。”说完便拉过门碰地关了起来。

张继科看着关紧的门,这才慢慢松开了紧攥在手里的被角。

他跌跌撞撞地爬起来,赤着脚跑进衣帽间,在一堆毛衣中胡乱翻找着。

 

方博有些局促地坐在沙发上,角落里佣人的目光让他很不自在,他把双手垫在屁股下面,前后晃着身子,不住朝楼梯张望。

张继科终于趿拉着拖鞋下来了。他一边懒洋洋地往客厅走,一边朝佣人吩咐:“我要吃虾肉馄饨。”

佣人应了,正要往厨房走,却又被叫住了。

“你吃早饭没?要吃点啥不?”张继科挠挠头,看着方博问。

方博笑嘻嘻的:“我可没你那么爽,还能睡懒觉,早饭我早就吃过了。”

“吃个布丁吧,厨师现烤的,味道不错。”张继科替方博做了决定。“焦糖芝士的,你的最爱。”

方博点点头,迫不及待地拍拍身旁的位置,招呼道:“你快过来坐呗,咱这都多久没见了。”

张继科扬起唇角,点点头,脚步轻快地走了过去。

佣人看着小少爷脸上那发自内心的笑意,默默的有些惊讶——这小祖宗可许久没有这么开心了。

 

“所以你就没去上学啦?”方博咽下嘴里的点心,吃惊地瞪大了眼睛。

张继科含糊地“嗯”了一声。

“可是,可是现在应该已经没事了呀?”方博嘀咕着。“也不对,马龙他爸爸还在监狱里…嗯,毕竟之前你被绑架过,马龙大概也是惊弓之鸟了吧。”

张继科笑了笑,没说话。

“方少爷,您的炸猪扒。”佣人把方博点名要的食物端了上来。

张继科看着方博那双眼放光的样子,噗嗤一笑:“刚刚还说不吃呢,怎么又非得要这么一个油腻腻的东西?”

方博往嘴里送了一块,感叹道:“你是不知道,邱贻可那家伙管我管得可严,之前我上火的吃多了,扁桃体发炎,就有点低烧嘛。病好了之后他就一天到晚盯着我,天天清汤寡水的吃得我嘴里都要淡出鸟味来了!喏,你吃不?”

方博用叉子叉起一块猪扒,往张继科那边递,油腻的味道直冲嗓子眼。

张继科看着眼前金灿灿的炸猪排,乎地变了脸色,只见他一手捂着嘴,急急忙忙地站起来往卫生间跑去。

留在方博在餐桌前一脸莫名其妙。

“这不挺好吃的?”方博把猪扒凑到鼻子前嗅了嗅,十分纳闷。“怎么还吐上了?”



写得我自己拧巴死了_(:зゝ∠)_

以前写甜甜的谈恋爱,无比顺手,现在要到虐了.....我自己先把心肝扭了个八九绕的...唉.....

居然都99章了....当时还说99章完结呢(所以说人不能立flag)

总之谢谢大家包容话痨的我....

这文估计还有得写呢Q-Q

评论(50)
热度(230)

© 一块肉松面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