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肉松面包

少年不老

【龙獒ABO】一纸婚约 Episode96

warning:

雷且狗血,全是AU,放飞自我。

所有人物与现实世界无关。文中人物仅是同名同姓。

所有情节纯属虚构。请不要上升真人!

文中所有内容及好人坏人之分,仅用来服务情节。一切雷和bug都是我的,如果让您产生不适我真诚地道歉。

禁止以任何形式将本文转出Lofter。



Episode96

 

“吃药了?”马龙神色平静地垂眸看着手上的药瓶,声音又轻又缓。“抑制剂?”

张继科靠在墙边,抿着唇没说话。

马龙点点头,笑了:“看来不是。”

张继科手心里已经出了一层薄汗,他不着痕迹地往后挪了挪,让墙壁支撑住摇摇欲坠的自己。马龙现在的信息素实在太过强大也太过压迫,它正在无声地咆哮着,命令着Omega顺从,但张继科不想示弱。

“行吧。”看到张继科一直不说话,马龙似乎终于失去了耐心。他的舌头在口腔里缓缓转了一圈,脸上的肌肉绷得很紧,看上去格外的戾气逼人。他拧开瓶盖,把药全部倒在了手心里,然后松开手掌。白色的小药丸噼里啪啦地掉了一地,弹跳着四散飞溅。

张继科转动木然的眼珠,看了看那些药,又看了看马龙。

“要知道这是什么,再简单不过。但是既然你不想说,那就算了。”马龙依旧又一次笑了起来。他抬手把空药瓶甩到墙上,拍了拍手掌中并不存在的灰尘,一边指向张继科身后的那扇门,一边说:“你乖一点,自己现在去抠喉咙把吃进去的东西给我吐出来,我就当这事没发生过。”

张继科深一口气,终于挤出一句话:“马龙…你,你别逼我。”

“原来你是这么想的。”马龙笑着摇了摇头,他的声音依旧很轻柔,却透出一股深深的疲惫。

“我…”张继科咬着下唇,欲言又止。

“继科啊…继科。”马龙抬手抹了抹脸,长长地叹息一声。“你让我怎么相信你啊。”

空气中的苔藓气息非常厚重,混杂着白麝香的味道,苦得有些发涩。马龙最后看了一眼张继科,抬步往卧室门的方向走去。

“我不想要孩子。”张继科沉沉的声音定住了马龙的脚步。

张继科看着自己爱人沉重而落寞的背影,只觉得心口一阵阵钝痛。在马龙看不见的角度里,他抬手轻轻地摸了下自己的小腹。

“嗯。”马龙没有转过身来,他点点头,拉开房门,走进了一片深浓的黑暗之中。

 

*****

 

“这些东西到底是怎么来的!”马龙将厚厚一沓文件摔在会议桌上,气得脸色发白。“这都是机密中的机密,现在却到了检察官的手上!你们到底是怎么办事的!”

面对暴怒的马龙,一众心腹噤若寒蝉,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你们说说,现在怎么办?嗯?”马龙双手撑在桌面上,俯视着众人,胸膛剧烈起伏。“本来已经要以‘证据不足’放出来了,现在搞这么一码事!你们说说,怎么办!”

“行了,龙少,消消气。”坐在左边第一个的王皓开口沉声道。

马龙深吸一口气,慢慢坐了下来。

“现在捞先生出来已经不现实了。”王皓眉头紧锁。“当务之急是搞清楚这些东西是怎么泄露出去的。从码头仓库的视频到滨州事业的账本,还有现在这些…显然魏桥里面有内鬼。我们必须得把这个家伙揪出来,不然永远都会慢一步。”

马龙慢慢扫视一圈在座的人,神色阴晴不定。

“行了,你们先出去吧。”王皓面色不豫地挥了挥手。

众人如蒙大赦,连忙缩手缩脚地站起来,悄无声息地走了。

 

“龙仔,你得沉住气。”王皓拍了拍马龙的肩。“对方显然是有备而来,先用码头仓库的视频移开你们的注意力,然后迅速朝滨州实业下手,目的是要把先生关进去——当时的罪名不算轻,但只要费点心思,还是能搞定。所以咱们放松了警惕,只忙着想办法让先生出来。现在这些东西被捅出来,事情就难办了。”

马龙十指紧紧抠住桌面,整个人都处在一种极为紧绷的状态。他双眼血红,早已没有了平素那镇定自若的模样:“到底是谁…到底是谁…要是让我揪出来了,我绝对不会让他死的痛快。”

看着马龙的样子,王皓心里一寒,他拉开马龙的手,握在自己手中揉了揉:“龙仔,不要这样,你冷静一点。”

马龙猛地站起身来,椅子脚在地板上发出尖利的摩擦声。他焦虑地在房间里踱着步,像是完全忽视了王皓的存在。

“龙仔,码头那个视频,最初是谁送到警察局去的?”

马龙顿住了脚步,他扭过头来看着王皓,眼中流露出一点极为恐惧的神色,他缓缓摇了摇头,声音中全是不可置信:“不会的…不可能是他…不要是他…”他的两只手在身前交握着,手指互相拧着,指节被他自己捏得发白,攥紧的力度之大甚至让关节发出一声脆响。

“马龙!你给我冷静一点!”王皓终于忍不住了,他起身按住马龙的肩头,厉喝道。“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先生还没救出来,你就先把自己给逼死了,是不是?”

马龙缓缓抬起头来,他嘴角颤抖,通红的眼睛里含着泪,面上神色痛苦:“皓哥,我不想相信…是谁都好,真的,是谁都好,只千万不要是他。”

王皓一头雾水,但还是放缓了语气,半带诱哄地问:“龙仔,告诉哥,你究竟在说谁?”

“当初,张怡宁给我打过电话,说她手上有完整版的视频。”马龙艰难地开口道。“然后…我们丢失的那批货,据说出现在了张家,虽然最后没有找到,可是…”

“不会是张家。”王皓冷静地断定道。

马龙闻言竟然笑了,他看着王皓的眼睛,语气里带着一点恳请:“你也认为不可能,是吧?他不可能会做这种事,他…他,我相信他爱我,他不会背叛我,我们那么相爱,我…”

“龙仔,”王皓指了指会议桌上那一片狼藉。“我是说,这件事不会是张家做的,他们没有那个本事。但是,张家有很大的可能认识这个内鬼,张怡宁当初拿到的那个视频,还有在张家仓库里莫名消失的那批货,显然都是有人特意送到他们手上的。张家是一把好刀,能够重伤我们的好刀。所以,还是要从张家查起。”

马龙很轻地点了头:“我知道了,皓哥。”

“听说你一直关着继科?”王皓看着马龙,出声问道。

“我只是想保护他。”马龙的声音很低。

王皓叹了口气:“好吧,你大了,凡事都有自己的主意。继科这个孩子我也接触过,他天性单纯,正义感又强,我相信他不会做出对不起你的事情。他很爱你的,龙仔,你要对他有信心。”

“你也觉得他爱我,是吗?”马龙眨了眨眼,唇角扬起一点勉强的笑意。

马龙的眼神让王皓心里一阵抽紧,他觉得自己的回答对于马龙来说似乎非常重要,于是他握住马龙的手,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继科很爱你,你要相信这一点。”

“嗯…”马龙垂下了头,声音细细的,似乎有一点不好意思。“我会…保护好他的。”

 

*****

 

南山墓园。

孔令辉抱着一束洁白的百合,站在了一座墓碑前面。

“好久不见了,妹妹。”孔令辉把百合放在墓前,试探着抬起手,摸了摸墓碑上的照片。“大概,你已经认不出我了吧。”

微风轻轻地吹过树梢,像是轻声的叹息。

“你当初为了个男人,跟家里反目成仇,一走就是那么多年。爸爸年纪大了,脾气又倔,死活不肯先低头,就这么一直僵着…在你离开的第六年,他带着学生做一个项目的时候,突发心梗,就这么去了。他最终还是没有等到你回来。我试着去找你,可是中国那么大,我去哪里找呢?后来,我在报纸上偶然发现了你的照片。我找到那个混蛋,结果…”孔令辉斜坐在墓前的台阶上,抬手揩了揩眼角,笑着摇摇头。“算了,不说了,咱们时隔那么久才见面,久不说那些不高兴的了。”

孔令辉仰起头看了看晴朗的天空,声音怅惘:“你这个傻姑娘啊,为了这么一个人,把自己的命都搭进去了。哥哥为你感到不值啊。”

照片上那个端庄娴静的女人依旧静静微笑着。

孔令辉抚上角落的那个名字,轻声道:“外甥,别急,你爸爸完蛋之后,就轮到你了。虽然你是令洁的孩子,但你也是罪恶的产物,舅舅不能让你活着。”

墓碑上的那两个字,在正午炽烈的阳光下,灼痛了孔令辉的眼睛。

——马龙。


评论(31)
热度(225)

© 一块肉松面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