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肉松面包

少年不老

【龙獒ABO】一纸婚约 Episode90

warning:

雷且狗血,全是AU,放飞自我。

所有人物与现实世界无关。文中人物仅是同名同姓。

所有情节纯属虚构。请不要上升真人!

文中所有内容及好人坏人之分,仅用来服务情节。一切雷和bug都是我的,如果让您产生不适我真诚地道歉。

禁止以任何形式将本文转出Lofter。



Episode90

 

怀中人微微颤了一下,没有说话。

马龙自嘲地笑了笑,转身关掉了床头柜上的台灯。

他把张继科更紧地搂进怀里,亲了亲他的耳朵尖,然后平静地闭上了眼睛。

房间里像是深海,一片寂寥深远的黑暗之中,有暗潮缓缓涌动。

 

*****

 

“博哥,科哥这是怎么了?又是十多天没来上课了。”吃午饭时,周雨咬着筷子,一脸纠结地问出了自己纠结许久的问题。

方博一脸苦相,无奈道:“这次我是真不知道,那小子根本联系不上。”

“会不会出事了?”周雨瞪着那双大眼睛。“就像上次…”

“呸呸呸!”方博连忙打断他的猜测。“马龙那么紧张他,就差没拿铁桶把他围起来了,怎么可能出什么事!我猜啊…这是我猜的啊——继科他母亲不是…出意外,不在了嘛,他可能,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来恢复吧…”

周雨“啊”了一声:“怎么会这样…科哥他…那他不是…”

方博皱着眉头,不知道是安慰周雨还是安慰自己:“还好他身边有马龙,希望他都好吧…继科很坚强,他会撑过去的。”

周雨垂下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喂?玘哥,我是小雨。”周雨站在操场旁的一棵树下拨通了陈玘的电话。

“哦,周雨啊,怎么了?”陈玘的调子懒洋洋的。

“那个…张继科已经很久没有来学校了,我想着…应该和你报告一下。”

陈玘漫不经心地回道:“哦,对,我忘记告诉你了,这学你不想去就不用再去了。”

周雨垂在身侧的那只手猛地攥紧了,声线有些不稳:“为什么啊…玘哥…是我做得哪里不好吗?”

陈玘笑了笑,道:“你想多了,我当初派你去,一方面是监视张继科,一方面也是想让你保护他。不过现在不需要了,张继科不会再出现了,你呆在那儿也没什么意思,回来吧,我正好有其他事交给你。”

周雨的喉咙有些发涩:“什么叫…不会再出现了?”

“小狗咬了人,被主人关在笼子里了。”

“我…”周雨抬头看了看不远处的教学楼,眼神中闪过一丝失落。“我知道了。”

陈玘“唔”了一声:“我下午叫朱诚去帮你办手续。”

“好…”

 

*****

 

张继科醒来时马龙已经不见了。身上的睡衣和身下的被褥似乎都是新换的,还带着一点柔顺剂的清香。

张继科慢慢坐起身来,他觉得自己的骨头缝里都泛着酸,似乎稍微动一动,整个人就会咔哒咔哒地响。不用看他也知道自己身上带着多么狼狈的痕迹,马龙的味道像一身无形的囚衣,将他整个人都牢牢包裹住了。

有这么一瞬间,张继科感到一阵突如其来的无所适从:他今后该怎么面对马龙呢?紧接着,一种更大的恐惧攫住了他的心脏——今后…他和马龙还有以后吗?

他会不会…不再想和我在一起了。

张继科眨眨眼睛,把心里那个嘀嘀咕咕的小人使劲按了下去。然而那声音还是又尖又细地传进他的脑海,像是有人用一根尖利的针无情地戳弄着一般。

他觉得你不爱他,他不相信你的爱。

张继科撇撇嘴,一脸的满不在乎——如果他连我的爱都感觉不到,那我就算再说多少遍“我爱你”又有什么意思呢?

我从来不祈求什么东西。

他光着脚踏到了地板上,秀气的脚趾因为冰凉的触感而微微瑟缩了一下。

紧接着,一个东西映入了张继科的眼帘。

张继科慢慢地走过去,拿起了桌子上的那只手机,然后他看到了手机旁的东西——那是一张被剪成两半的电话卡,整齐的断口像是锋利的刃,在张继科本就瑟缩的心上划了一刀。

你看,你都知道了,我还有什么好解释的。

张继科无奈地笑了笑,抬手将手机丢进了垃圾桶。

 

*****

 

马龙抬手将桌面上的东西都扫到了地上,跪在几步开外的闫安被这巨响吓得一哆嗦。

马龙大步走了过来,一把揪住闫安的衣领,双眼血红:“你们到底是干什么吃的!就在眼皮子底下,也能让人钻这样的空子!”

闫安咽了口口水,没敢说话。他心知这样的情况下要是解释,自会被解读为逃避推脱。他闭上眼睛,以一种壮士断腕般的决心开口道:“是我办事不力,任由少爷处置。”

 

昨天夜里,当时那批从城北码头92号仓库运走的“货”被人悉数劫走,看守的20多人全都死了。

等到今天一早闫安得到消息的时候,出事地点早就被警察围了个水泄不通。警察在一具尸体的身上找到了一本账本,上面详细记录了魏桥旗下一个名为滨州实业的公司的洗钱账目。

等到警察赶到滨州实业取证调查时,公司老总已然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吞枪自杀了。

紧急赶来的法医根据现场情况,认为嫌疑人并未自杀,而是他杀。稍后的取证也证明了这一情况——法医在枪上提取了到了清晰的指纹,它并不属于已经死亡的嫌疑人。它的主人,是魏桥的董事长,马龙的父亲。

凶杀,走私,洗钱…一桩桩的证据简直就像送到警察面前一样。

还未等马先生做好准备,呼啸的警铃已然在魏桥楼下响起了。

马龙来到公司时,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父亲戴着手铐,被警察押解上车。

 

“先去查清楚,那批货究竟去了哪里。”马龙慢慢松开了拽着闫安衣领的手,他退后两步,靠在了桌沿上,整个人看上去简直摇摇欲坠。“就算是掘地三尺,都得给我挖出来!”

闫安一凛:“是!”

“还有,让秦老师赶紧去局里,看好我爸。他这一进去,不知道多少想要置他于死地的人都在蠢蠢欲动。”

闫安领命而去。

 

马龙看着紧闭的门,微微眯起了眼睛。

今天这事,要说没有人策划,他是决然不信的。可是,究竟谁有那样的本事,居然能找到他们藏“货”的地点,而且还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设了如此精妙的一个局。

简直就像预谋已久的。

“你究竟是谁呢?”马龙自言自语着踱步走到了桌前。他拉开一个抽屉,从中取出了一个盒子。

黑色丝绒的盒子里,躺着一把银色的蝴蝶刀。

“已经很久没用你了。”马龙喃喃着转开刀柄,露出了闪着冰冷寒光的刀刃。他用自己修长白皙的指尖缓缓抚过去,声音低沉又温柔,就像情人间亲密的耳语。“宝贝啊…你可千万千万别让我用上这个东西。”

似有一线血光自眼前闪过,马龙慢慢闭上了眼睛。

 

*****

 

“晚上好,亲爱的。”陈玘走到餐桌前,弯下腰给了王皓一个吻。

坐在一旁的陈乐乐举起小胖手,奶声奶气地喊道:“爸爸羞羞脸!”

陈玘哈哈大笑,伸手呼噜了一把儿子的头毛,这才在另一把椅子上坐下。

“最近身体怎么样?”他给自己添了碗汤,顺口问道。

王皓给陈乐乐夹了一筷子菜,笑着说:“挺好的,我觉得我已经完全康复了。”

“看你那么瘦,还得好好养呢。”陈玘看着眼前的爱人,目光温和。

“玘子…别把我想得那么脆弱。”王皓有些无奈。“成天呆在家里,我闲得发慌。”

陈玘喝汤的动作一顿,他放下碗,不动声色道:“那你有什么打算?”

“也许是回魏桥去吧,龙仔最近似乎遇到了麻烦,我想去帮帮他。”王皓的神色严肃起来。

陈玘垂下眸子,遮住了眼中的情绪。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抬起头淡淡笑了笑:“你想去就去吧,但是…不能一个人。我这里刚好有个小子,身手不错,人也机灵,让他陪着你吧。”

“是吗?叫什么名字啊?”

“周雨。”



依旧打滚求评论~

评论(43)
热度(220)

© 一块肉松面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