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肉松面包

少年不老

【龙獒ABO】一纸婚约 Episode87

warning:

雷且狗血,全是AU,放飞自我。

所有人物与现实世界无关。文中人物仅是同名同姓。

所有情节纯属虚构。请不要上升真人!

文中所有内容及好人坏人之分,仅用来服务情节。一切雷和bug都是我的,如果让您产生不适我真诚地道歉。

禁止以任何形式将本文转出Lofter。



Episode87

 

“好的,目前我们需要了解的就是这些了。”女警合上笔记本,冲马龙微微一笑。“下面我们需要和这几位先生谈一谈,以确定您的不在场证明。”

马龙点了点头:“您请便,出门后让我的助理带几位去找他们就行,为了避嫌,我就不和各位同去了,上班时间,他们应该都在的。”

几位警察起身走了出去。

马龙气定神闲地坐在沙发上,动也未动,放在膝上的右手无意识地轻轻敲击着。他垂眸盯着地面,唇边忽的扬起一个笑容。

“会是谁呢?”马龙抬起手撑着脸侧,饶有兴味地自言自语道。

窗外暴雨倾盆,雨点被风吹得打在落地玻璃上,发出了噼噼啪啪的响声,就像在半空中炸开的子弹。

 

空荡荡的会议室里,民警和一个青年分坐在会议桌两端。

“不用紧张。”民警看着那人一脑门子的汗,觉得有些好笑。

青年赔着笑,从裤兜里拿出一块手帕擦汗:“不紧张,不紧张,我怕热。您问吧。”

民警咳了一声:“叫什么名字?年龄多大?”

“马玄,26岁。”男人结结巴巴的。“警官…那个…我向来奉公守法,是…是个好公民。”

民警忍着笑,点点头:“跟你说了不用紧张,只是了解点情况。你还记得上个月16号晚上你在哪里吗?”

那人挠了挠头,黑色镜框后面的眼睛转了两圈:“上个月…上个月我事情挺多的,16号的话…16号是礼拜几啊?那个…警官,我能不能看下手机啊?我上面有日程的。”

“手机放到桌面上我看得见的地方。”民警同意了。“你看吧。”

青年讷讷地应了声,很贴心地把手机侧了一个角度。他点开日历看了看,一拍脑门儿:“啊!那段时间我和几个同事协助副总一起审核信息部准备上线的新oa系统。”

民警低下头看着自己的笔记本:“那么关于这个系统,我需要问你几个问题,请你认真回答。”

“行。”

 

一个小时之后,几位民警分别从21楼的几个小会议室里先后走了出来。

“怎么样?”

“和马龙说的基本都对得上,你呢?”

“没有问题,我还特意套了下话,那天吃的东西也对上了。”

其中职衔最高的那个皱起了眉:“马龙的不在场证明基本成立了,如果之后没有更进一步的证据,那咱们的调查就陷入死局了。”

“就知道事情没那么容易。”另一人有些忿忿。“就像这个魏桥,传闻那么多,还不是几十年屹立不倒。”

“算了。”唯一的女警出言劝道。“现在再在这儿待着也没用,先回局里梳理一下,再做下一步打算吧。”

 

“少爷。”闫安轻轻敲了敲门,走了进来。

马龙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外面黑沉沉的天空。房间里没有开灯,昏暗又压抑。惨淡的天光从玻璃间照进来,将马龙的背影勾勒得有些沉重。

“走了?”马龙没回头。

闫安笑得有些不屑:“灰溜溜得夹着尾巴走了。”

“狂飙那边动手了吗?”

闫安的笑意落了点下来:“还没审出来。”

“两个小时。”马龙的声音带着隐约的怒意。“找不到就只能全做了。”

闫安很轻地叹了口气:“是。”

“对了,局子里的人该用起来了。对方来者不善,肯定还有后招,得防好。”

“是,少爷放心。”

 

*****

 

“这东西…是谁拿来的?”张怡宁看着电脑里播放的那段略显模糊的视频,神色凝重。

张超靠坐在大班椅上,双脚搭在桌面上,他闻言抬头看了自己妹妹一眼,耸耸肩道:“不知道,估计是马龙的敌人吧。”

张怡宁咬着下唇,没说话。

“我说,这可是个好机会。魏桥吞了那么一大块肉下去,该想办法让他们吐出来才是。”张超看着张怡宁举棋不定的样子,皱眉道。“魏桥太子杀人越货,证据确凿,这可够他们喝一壶的了。事到如今,你可别下不去手。”

张怡宁深吸一口气:“可是继科…”

“你瞧瞧这上面,马龙杀人可是连眼睛都不眨的。你以为继科在马家能过得有多好?寄人篱下,仰人鼻息。你就让你的宝贝弟弟过得这么憋屈?要我说,趁这个机会,和魏桥好好做笔生意才是正经。”

张怡宁不置可否。

张超了然一笑,接着说:“我听说前几天已经有条子去魏桥调查了,不过似乎证据不足还是什么的。你先把马龙的镜头截掉,东西寄到警察那儿去。然后,你自然有资本好好和咱们马少爷坐下来谈一谈,让他把到嘴的肉放开,或者…让他把张继科放了。你想想,张继科可是自愿嫁给马龙的。现在可是让他自由的好机会,你这个亲姐姐不努力一下吗?”

张怡宁挑起眉,对上了张超揶揄的视线。

 

*****

 

薛飞看着手上的东西,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抬起手敲了敲门。

“进来。”

薛飞推门走了进去,看着马龙似笑非笑的脸,不知为何心下蓦地一阵发寒——这样的龙少,已经很久没见了。

马龙似乎很久没休息好了,面色不太好,看着都有些惨白了,下颌上生了一片青茬,眼睛红红的,眼袋也有些明显。

薛飞被房间里浓重的烟味呛得咳嗽了几声,他在心里无声地叹了口气,走到马龙桌前。

“看来是动手了。”马龙冷笑一声。“查出来了吧,是谁?”

“昨天有人把录像送到了市局,匿名快递,里面是一个U盘,盘里有一段视频。上个月,城北码头,92号仓库。搬货、杀人…都拍进去了,但是视频被剪辑过,上面您没有露面。”

马龙闻言嗤笑道:“这倒有点意思。”

薛飞看着马龙带着杀意的眼角,声音有些不稳:“东西已经被扣下了,市局那边还没有人察觉。然后…我们顺藤摸瓜,已经查到了寄视频的人,她…”

“嘘——”马龙忽然抬起手指,按在他自己的嘴唇上。“先别说,给我留点悬念。”

“龙少?”薛飞不解。

“今天有两位警官来了,就在楼下喝咖啡呢,秦老师陪着。”马龙点起一支烟。“知道他们来干什么的吗?”

薛飞摇摇头。

“她也不知道。”一点红芒在马龙指尖闪烁。“你说…她会有多少耐心?”

薛飞依旧没有弄明白马龙的意思,但这时候,马龙桌上的手机给了他答案。

马龙接通手机,按下扬声键。

“怡宁姐,怎么想起打我电话了?”

“马龙。”电波让张怡宁的声音有点失真。“你现在有麻烦了是不是?”

“姐姐消息灵通啊。我现在是遇到了一点小麻烦,还没想好怎么办呢。”马龙声音温和,眼神却冰冷。

“他们还不知道是你,视频上没有你。”

“姐姐的条件是什么?”马龙单刀直入。

张怡宁似乎没有想到马龙居然会这么直接,她哽了一下,这才接着说道:“你之前让张氏元气大伤,作为姻亲,这可不太地道。”

“可我拿到手的东西从来没有再送出去的。”马龙声音里带着点遗憾。“你说这可怎么办呢,姐?”

张怡宁深吸一口气:“那你是想去局子里蹲着?”

“那可不行,我还得照顾继科儿呢。”马龙用舌头顶了顶侧脸,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继科不劳你费心,既然你已经违背了两家之间的合作关系,你们俩也没必要再在一起了,毕竟,你们可不是合法伴侣。”张怡宁的声音也冷了下来。“继科该回家了。”

马龙凑近话筒,一字一句地说道:“我刚刚就告诉你了,到我手里的东西万万没有再送出去的道理,张继科自然也不例外。”

“马龙,你似乎还没搞清楚形势。”

“是吗?那让我们拭目以待吧。”马龙轻轻地笑了一声,挂断了电话。

 

“少爷…”薛飞手心冰凉一片,马龙身上那种凛冽的气息让他有些喘不上气来。

马龙站起身,整了整自己的衬衫袖口。

“我已经六天没有回家了,该回去给小猫剪剪爪子了。”马龙笑了一下。他拍了拍薛飞的肩,推开门走了出去。

薛飞站在原地,衬衫已经被冷汗浸透了,湿乎乎地贴在后背上。他像是木偶一样,慢慢转动着眼珠,心里的恐惧像是清晨的潮水,一点点涨上来,最终将他淹没——

回来了。

马龙心中那个沉寂已久的魔鬼,终于突破了他内心的牢笼,回来了。


薛飞并没有注意到,马龙的电脑上循环播放着一段视频。

画面中,张继科站在他们卧室的墙边,举着一只手机,正在说着什么。



复健ing

写得有点涩,大家多担待_(:зゝ∠)_

评论(50)
热度(206)

© 一块肉松面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