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肉松面包

少年不老

【龙獒ABO】一纸婚约 Episode86

warning:

雷且狗血,全是AU,放飞自我。

所有人物与现实世界无关。文中人物仅是同名同姓。

所有情节纯属虚构。请不要上升真人!

文中所有内容及好人坏人之分,仅用来服务情节。一切雷和bug都是我的,如果让您产生不适我真诚地道歉。

禁止以任何形式将本文转出Lofter。



Episode86

 

马龙下了车,整了整袖口,一脸神清气爽地朝房子走去。

佣人已经站在门口等了,在接过马龙脱下的风衣后,说:“少夫人在餐厅等您呢。”

马龙抿嘴笑了笑,眼睛里蕴着柔和的光。

在繁重的工作后,有这么一个他的爱的人在属于他们的家里等他的这种认知让马龙心里嘭地开一朵小花。

“继科儿?”马龙倚在餐厅门边,轻轻敲了敲门框。

张继科坐在一把椅子上,背对着他。听到声响,他忽地一颤,慢慢站起身来。

马龙这才注意到餐桌摆着银制烛台,粉红色的蜡烛燃着,洁白的桌面上摆着一瓶桃红香槟和两只杯子——这一切看上去非常浪漫。

“今天是什么好日子?”马龙忍不住笑了。他走上前来,想把张继科拥入怀中。

张继科却往后退了一步,眼神中带着点防备。

马龙皱了皱眉,心里有些不舒服,但他还是含着笑意,问道:“怎么了?宝贝你这样子是想和我庆祝什么吧?”

“马龙…”张继科低垂着头,声音软软的,很没底气的样子。“你是不是瞒着我什么事情?”

“你为什么会这么问?”马龙的笑终于僵在了脸上。

张继科绞着手指,声音发颤:“你是不是在对付张家…?你…你为什么瞒着我……为什么要趁着我…我母亲去世的当口去做这样的事?”

马龙闻言先是一愣,继而嗤笑一声,强硬地上前一步,把张继科扯进了怀里。他摸了摸张继科微微颤抖的脊背,吻着他的耳朵尖,轻声说:“你从哪儿听到的这些胡话?乖,不要闹。”

张继科慢慢抬起头来,有些不敢相信地看向马龙。他抬手推着马龙的胸口,想要躲开马龙的拥抱,马龙却收紧手臂,将人死死箍在了怀里。

“马龙!”张继科又急又气。“你不要这样!那是我姐姐,你要逼死她吗?”

“你还小,生意上的事情你不懂。”马龙一手揽着张继科的腰背,一手按在他的脑后,缓缓抚摸着。“有些事情是讲不了人情的。”

“马龙!”

“嘘—”马龙警告似地揉了揉张继科后颈的结合腺。“继科儿,你今天主动叫我回来,我真的很高兴…我不想毁了这个晚上,有什么事情我们明天再说,好吗?”

张继科的鼻子贴在马龙的肩上,古龙水混合着马龙本身的信息素味道一阵阵地往他鼻腔里钻。张继科听到这话,心里蓦地一软,他犹豫地抬起手臂,松松回抱住了马龙。

在张继科看不见的角度里,马龙黑沉沉的眸子带着一种非常晦涩的情绪,像酝酿着风暴的海面。

 

关于张家的事,张继科和马龙都没有再提,两人一起安安静静地吃了一顿烛光晚餐,事情的进展似乎和张继科预计的并没有什么两样——但他精心准备的礼物和告白最终还是没有拿出来。

马龙为他倒了一杯Cuvee Rose,笑着举杯道:“第一次见你,你喝的就是这个酒。”

张继科眨了眨涩涩的眼睛,也笑了:“就是今天啊。”

“什么?”马龙有些诧异地扬起眉。

“我是说…去年的今天,是我们第一次见面。”

马龙愣住了。他举杯的手有些抖,眉头蹙着,眼角微微下垂,眼神又柔又软。他长长地叹了口气,砰地一声放下杯子,站起来走到张继科背后,俯身抱住了他。

“马龙?”

马龙狂热地亲吻着张继科的脸颊和颈侧,声音紧绷:“宝贝…我的宝贝…我爱你,阿科我爱你。”

“我也爱你。”张继科有些不好意思地低声说道。

“呆在我身边…一直,永远…千万不要离开我。”马龙死死搂住了张继科,语气强势而又卑微,一时间让人恍然分不清,他到底是在命令,还是在乞求。

 

当天晚上,两人有了一场非常温柔的缠绵。

马龙一直亲吻、抚摸着身下人,让他在自己的怀里哭泣着登上天堂。

他抱着自己的爱人,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他是我的,他只是我的。

 

第二天张继科醒来后,马龙又不见了踪影。

张继科心里有些失落,但最终还是整理好情绪,准备去上学。

但当他走到楼下时,却被坐在客厅里的保镖礼貌地拦住了。

“少夫人,少爷说最近局势不稳,您去学校他不放心,请您呆在家里。学校那边已经帮您请过假了。如果您担心落下课业的话,少爷会帮您请老师来家里教。”

张继科用了一分钟来消化这个信息,一股寒意顺着他的脊椎蔓延而上。他看着眼前高大的保镖,语气平静:“他是打算关着我?”

“少爷是为了保护您。”保镖恭敬地低头道。

像是听到了什么荒唐话一般,张继科冷笑一声,一把将肩上的书包扯了下来,狠狠摔在了地上。

 

*****

 

三天后,对张氏股份的并购完成了大半,虽然说在张怡宁和张超的拼死努力下,马家最终没有能够把张氏吞并,但到手的利益已然能够让马先生乐开花了。

就在众人欢欣鼓舞之际,一片阴云却悄然笼罩在了魏桥上空。

 

前台小姐看着眼前身着制服的警察,有些无措:“请问您有预约吗?”

当先的那个警察掏出证件放到前台面前,面无表情道:“小姐,我们执行公务,有些情况需要向马龙先生了解一下。”

“稍等…我打个电话。”

警察按住了前台伸向电话的手,朝身后人使了个眼色,那几个警察便动作利落地朝电梯去了。

“你们到底找马总做什么?”前台有些急。“警官你们这样我也不用干了。我就是个普通人,要吃饭要生活的啊!”

那警察瞟了姑娘一眼,语气有些不赞成:“姑娘,这可不是什么好地方,我看你要是能走就赶紧走吧。”

 

那边几个警察已经一路来到了马龙的办公室。马龙从文件中抬起头来,似乎对这些访客的到来并不意外。

“几位有什么事吗?”他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带着笑意走上前,伸出手道。“我是魏桥的副总经理马龙,您要是有什么需要调查的地方,我一定全力配合。”

一个警察和马龙握了握手,语气和缓:“谢谢您的理解,我们来是接到线人举报,说魏桥集团涉嫌一起走私杀人案,所以有几个问题想要问马先生。”

“您说。”马龙带人来到沙发边坐下,自己也随意地靠坐着,看不出一丝紧张情绪。

“请问上个月16号晚上您有没有去过城北码头的92号仓库?”

马龙交叠在膝上的手蓦地攥紧了,他转了转眼睛,似乎是在回想:“16号…抱歉,实在有些记不清了,我得让秘书查查我的日程,可以吗?”

警察点点头:“您请便。”

马龙感激地笑了笑,走到电话前拨通了外间的秘书席。

“闫助理,请你帮我打印一份我上个月的日程表出来,重点要16号前后的,几位警官有些事情需要查证。”马龙边说边无奈地摇了摇头。“自从上次疯狂…飙车,伤到了重要部位,我这记性就大不如前了。”

电话那端的闫安闻言一凛,眼中杀意一闪而过,他恭敬道:“龙少,请您稍等,我马上处理。薛飞一分钟后就给您把‘册子’送去。”

“嗯。”马龙点点头,挂断了电话。

 

没过多会儿,一个小伙子就拿着一沓还带着点余温的打印纸走了进来。

“副总,这是您上个月的日程。”

马龙接过来,给几位警察示意了一下:“需要先过目吗?”

其中一人摆了摆手手:“您自己看吧,回忆起来了回答我们的问题就行。”

马龙唔了一声,抬头朝薛飞吩咐道:“我这边不知道几点结束,你叫人回家和夫人说一声,不用等我吃饭了。对了,他不是要吃烤乳鸽吗?记得吩咐厨房烤透了,别留生。最近不是闹什么禽流感吗?处理不好要死人的。”

薛飞憋着点笑意,应了声是,转身出去了。

“看样子,马总是个好丈夫啊。”唯一的一个女警笑着夸了一句。

“您谬赞了,妻管严而已。”马龙扬起唇角。“咱们言归正传吧。”

 

不知什么时候,原本万里无云的天空渐渐笼上了一层阴云。

路上的行人被卷着沙尘的风迷了眼睛,他抬头看了看被吹得不停摇晃的枯枝和铅灰色的天空,连忙加快了步伐。

看样子,是要下暴雨了。

评论(23)
热度(241)

© 一块肉松面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