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肉松面包

少年不老

【龙獒ABO】一纸婚约 Episode85

warning:

雷且狗血,全是AU,放飞自我。

所有人物与现实世界无关。文中人物仅是同名同姓。

所有情节纯属虚构。请不要上升真人!

文中所有内容及好人坏人之分,仅用来服务情节。一切雷和bug都是我的,如果让您产生不适我真诚地道歉。

禁止以任何形式将本文转出Lofter。



Episode85

 

城南的一家高级会所前,张乐棠带着一身酒气被司机搀了出来。

“张董,是回家吗?”司机小心翼翼地出声询问道。

张乐棠瘫在后座上,不耐烦地挥了挥手:“人影都不见一个,回去干嘛!”

“那…去贺小姐那儿?”贺小姐是张乐棠的情人之一。

张乐棠似乎已经喝多了,眼神直愣愣的:“贺什么玩意?”

司机叹了口气,帮张乐棠绑好安全带。

自己坐到前面,发动车子。

张乐棠似乎觉得被勒着很难受,她摸索着解开安全带,整个人躺倒在了后座上。可这种姿势却让她更晕了,两个转弯之后,张乐棠扶着椅子边吐了出来。

司机被后座的响动吸引了注意力,因为夜深车少,他就索性没有停车,而是减慢速度回头查看。

就在这时,一辆巨大的货车从旁边横冲出来,直直撞向了行驶中的轿车。

 

*****

 

深夜响起的铃声将马龙从睡梦中惊醒,他连忙抓过手机按下静音键,扭头去看张继科。

张继科好像被吵到了,他不满地皱着眉头,用力地把脸埋进枕头里。

马龙笑着凑上去亲了亲张继科的额角,帮他掖了掖被子,手轻轻地在他胳膊上拍了拍。过了一会儿,张继科皱紧的眉头渐渐放松了,他无意识地哼了哼,陷入了更深的梦境之中。

马龙见状这才拿起手机,蹑手蹑脚地走到卫生间里,掩上了门。

“喂?”马龙压低了声音。“玘哥?”

陈玘的声音很奇怪,听着有些异样的兴奋,却又有些气急败坏:“龙仔,抱歉这么晚打给你。但出大事了!”

“怎么了?你别急,慢慢说。”

“嗨…张乐棠他妈的刚刚在路上被车撞了!整个车都变形了。人送医院了,估计凶多吉少。”

马龙一凛,霎时间就清醒过来:“你干的?”

“要是我可不会选择这么招眼的方式。”陈玘冷笑。“估计是老天看她作恶多端,特意来收她了。我找你,是想提醒你,现在可是好时机。守着财宝的恶龙不在了,勇士自然可以动手了。”

马龙沉吟片刻,当机立断道:“你现在到魏桥去,我通知我的人马上去公司。不管她扛不扛得过去,明天她出事的消息一扩散,张氏的股价恐怕要大跳水。”

“行。”陈玘应道。“你动作快些。”

马龙挂了电话,深吸一口气。

他没有再回卧室,而是直接出了房间。

在书房里找出衣服换上后,马龙趁着司机去取车的间隙,拨出了一个电话。

“继科儿的手机上,除了我的电话,其他全部屏蔽,不能让别人联系到他。还有,他上学的时候你们看紧点,千万不要让人接近。”

 

*****

 

张怡宁看着手术室灯牌上刺目的红字,脚步虚浮。

她抓着自己的手腕,靠着墙,深深地呼吸着。

张超从走廊那端冲了过来,抓住张怡宁的肩膀,整个声线都是抖的:“现在怎怎怎么样了?”

“凶多吉少。”张怡宁瞪着虚空的一点,声音毫无起伏。

“操!”张超大骂一声,抬脚踹向一旁的椅子。

张怡宁靠着墙慢慢蹲下来,把头埋在了膝盖之中。

她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几个月前,在另一家医院的另一间手术室前,她失去了自己的妈妈,而现在,她的母亲躺在里面,就要死了。

纵然张乐棠再混蛋,那也是把她抚养长大的母亲。而且无论张怡宁承认与否,她的成长过程中已然深深烙上了张乐棠的印记,她的强势与冷静都与自己的母亲如出一辙。

如今张乐棠要死了,她并没有感到多少解脱,而是另一种让人心慌的无所适从。

也许上天听见了张怡宁的心声,于是便索性斩断了她的忐忑。

手术室的门开了,医生慢慢走了出来。她摘下口罩,表情沉痛。

“很抱歉,我们尽力了…”

黑暗的记忆如海啸一般冲击着张怡宁几近奔溃的心理防线,她双手撑着膝盖,摇晃着站起身来。

“死了?”张怡宁声音嘶哑,充斥着红血丝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医生。

医生低下头,说了一句“请节哀。”

张怡宁只觉得眼前一阵阵发黑,耳朵里响起了尖锐的嗡鸣,她脚下一软,倒了下去。

张超眼疾手快地朝前迈了一步,接住了张怡宁。

他打横抱起自己妹妹,顺口朝医生说道:“我抱她去急诊。”

“那遗体怎么办?”医生连忙问。

张超扭头看了一眼手术室门上已经熄灭的灯牌,扬起一丝冷笑:“死人不着急,让她等着吧。”

 

*****

 

张继科发现马龙最近似乎很忙,经常一早起来就已经不见马龙的身影了——其实张继科甚至都不知道前一天晚上他究竟有没有回来。

这情况要是换了别人也许早就疑神疑鬼了,但我们小祖宗不仅心大,而且对马龙抱有无尽的信任,所以他除了偶尔觉得有点寂寞外,倒也没有像马龙担心的那样不高兴。

其实,张继科心里还有些窃喜。马龙最近不怎么着家,反而方便他准备自己策划许久的那个惊喜。

这一天,张继科终于收到了自己在网上定做的东西。东西混在另外几个游戏碟和周边的包裹里一点也不显眼,就这样被张继科悄悄偷渡进了房间。

收好东西,张继科掐指算了算时间,在给方博打了个电话后,他带着满心的期待上床睡觉了。

 

“喏。”方博把一个长方体盒子递给了张继科。“你要这玩意儿干嘛啊?在我印象里你酒量并不好啊?”

张继科打开盒子看了看,满意地拍着方博肩膀:“谢了啊,要不是马龙看得严,我就自己买了。”

“哎,不是,你还没回答我问题呢。”方博有些好奇地追问。“你要我给你带这粉红香槟干什么?”

“Cuvee Rose。”

方博掏掏耳朵:“啥玩意儿?”

张继科笑得像个小核桃:“它的名字。”

“哦,然后呢?你到底要它干什么啊啊啊!”方博因为求知欲一直得不到满足,终于炸了。

张继科却还是自顾自笑得无比开心,他朝方博摇摇头,吐出两个字:“秘密。”

 

“喂?龙啊…你在忙吗?”张继科捏着手机,有点忐忑地问道。

马龙的声音带着点疲倦,但是很温柔:“没事,你说。怎么了,宝贝?”

张继科咬着下唇,犹豫道:“你今天…可不可以早点回来,我有话想跟你说。”

马龙心里咯噔一下,但他回想了一下最近几天闫安向他汇报的张继科的日常动向,并没觉出什么异样,所以他把心中那点不安压了下去,笑着道:“是不是想我了?”

“是啊,好想你,我都快忘记你长什么样子了。”张继科的声音有点黏糊糊的,像小熊爪子上的蜂蜜。

马龙闻言眉头一松,轻声道:“我错了,今晚一定按时回去陪你。”

“嗯…那晚上见。”

“晚上见,宝贝。”

这厢张继科挂了电话,长出一口气。他拿着手机照了照自己的脸,满意地挤了下眼睛,一溜烟地跑向班主任办公室请早退假去了。

 

“马龙,今天是10月6日。听起来或许有点蠢,但是今天是我们相识一周年的日子。最开始,我真的没有想过会和你在一起,估计你也一样吧。不过…当时在吴老的寿宴上见到你,我心里还是跳了一下。说是喜欢吧,并不准确,应该说是一种向往。你是…你很像我想要成为的样子,自信、从容、强大。缘分这个东西真是奇妙,本来说好互不干涉,过几年就散伙的我俩儿居然走到了今天这一步。现在一切都很好,唯一的遗憾就是我们还没领证呢。现在维系我俩的只是一纸婚约啊。我其实是个挺没安全感的人,所以吧,我今天想送你一个礼物。这个拼图有132片,距离我的生日也还有132天。你每天拼一片,等着你完全拼好了,看到我想对你说的话,我们就去领证,做名正言顺的伴侣,好不好?”

终于流畅地说完一遍了!待会儿可别怂啊,张继科,加油!

张继科扯了扯自己的领结,暗暗给自己鼓劲儿。

“少夫人,少爷还有10分钟到家。”

叮咚一声,秘书说好给他发的短信到了。

张继科对着更衣室的镜子深深地呼出一口气,拿起一旁包装精美的盒子,转身准备下楼。

这时,被他拿出来充电的另一只手机却在一堆教辅中间突兀地响了起来。


打滚求评论!

评论多明天就更新下一章呀~~

评论(58)
热度(227)

© 一块肉松面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