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肉松面包

少年不老

【龙獒ABO】一纸婚约 Episode84

warning:

雷且狗血,全是AU,放飞自我。

所有人物与现实世界无关。文中人物仅是同名同姓。

所有情节纯属虚构。请不要上升真人!

文中所有内容及好人坏人之分,仅用来服务情节。一切雷和bug都是我的,如果让您产生不适我真诚地道歉。

禁止以任何形式将本文转出Lofter。



Episode84

 

“你狡辩完了吗?”张继科眉目冷淡,朝张乐棠扬了扬下颌。

“继科…我…”张乐棠一脸愧疚。“你和怡宁都是我的骨肉,我以前有许多对不起你们的地方,但是从今往后,我还是想…”

“你把我姐关起来,用她的性命威胁我时,有想过我们是你的孩子吗?”张继科讽刺道。“我们只不过是你的工具罢了,工具不顺手了,就丢,现在你需要了,就又把工具捡回来。真轻松啊,是吧?”

张乐棠抬手搓了搓脸,似乎很疲惫,她叹道:“儿子你怎么能这么想我呢?要是把你们当工具,我何必从小就在你们身上花那么多心思,给你们的都是最好的,你看…我早早就把这么多股权过给你了,怡宁更是,她才进公司就有了股份。我都是想你们好啊。”

“股份?”张继科冷笑一声。“那上面沾满了妈妈的血。你以为我愿意要?”

张乐棠脸色灰败:“你妈妈…我以为她只是随便和我闹闹脾气,谁知道她…她竟然去做手术,还出了那样的意外。她是我的妻子啊,我的伤痛不亚于你。”

“你不要再演了!”张继科怒吼出声。“你这个凶手!”

张乐棠闻言却笑了起来,语声癫狂:“张超说的你也信?他早就被收买了!在背后陷害、污蔑他的母亲!溪莺是我一生挚爱,我怎么舍得碰她一根指头!是陈玘你知道吗?他回来报仇了,他要毁了我!”

张继科皱了皱眉,看向身旁一直沉默不语的姐姐:“你相信她的话?”

张怡宁表情凝重:“我信。陈玘回来的目的就是复仇,这是他亲口跟我说——”

说到这里,张怡宁猛地顿住了,她死死盯着张继科,惊疑不定。

“你…怎么会知道陈玘?你都想起来了?”

“是啊,”张继科表情平静。“不仅想起来了,我还见过陈玘好几面。”

“这就是他的目的啊!”张乐棠猛地站起身来,一把抓住了张继科放在桌面上的手。“他知道你和马龙感情好,就想从你入手,既报复了我,又让马家得利!一箭双雕啊!”

张继科下意识地就将张乐棠的手甩开了,他姿势紧绷地靠着沙发背,目光戒备:“你离我远点。”

张乐棠失落地坐了回去,语重心长道:“继科,你现在的处境实在太尴尬,所以有些事情,我本来不想和你说。但…但这真相,你必须得知道。你妈妈是被人谋杀的。”

“对啊,你杀的。”张继科冷笑。“我都不敢想象我居然还能平心静气地坐在这和你说话。”

张乐棠笑得无奈:“我要真的想杀她,何必这么大费周章?我们住在一起,我有无数个下手的机会。何必选在医院那种超出自己掌控范围的地方?你知道那家圣玛丽医院是谁的产业吗?是马龙的父亲!”

说罢她从包里掏出一沓资料放到桌上,一副心力交瘁的样子:“我…当时在一次聚会上,没把持住,和韩笑——就是后来和我结婚的那个男孩…上了床,结果搞大了他的肚子。你妈妈知道后,就开始和我闹。唉,是我对不住她。我给你股份也是为了向她道歉,想让她原谅我。但是…但是我不知道陈玘怎么会找上了她。她受了蛊惑,打定主意要和我离婚,还去做了那该死的手术……”

说到这里,张乐棠已经泣不成声。张怡宁坐在一旁,也红了眼眶。张继科更是脸色煞白,眼睛里满是悲伤。

“为什么啊?”张乐棠不知道是在质问着谁。“为什么要去动她呢?要什么条件和我谈就行了。继科,我后悔啊!我要是当时没急着把那股份给你,或许….或许…是我蠢,没保护好你们母子不说,还让你们成了被饿狼盯上的肥肉。你回想一下,马家的人,或者陈玘,有没有对你手上的东西表现出觊觎之心?”

张继科面上没什么表情,但心里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回想起陈玘的几次暗示,还有马先生对他说的话,他只觉得脊背发凉。

——“龙仔怎么说,也算我半个亲弟弟了,既然你和他结婚了,那我有句话要提醒你。你现在是马家的人,张家如何已经和你没有关系了。如果以后发生什么事,你可得弄清楚自己的立场啊。”

——“继科,我知道现在时代不同了,你们Omega也需要什么平等什么权利的,但是Omega和Alpha不同,这是先天决定的。张家是大家族,你也是养尊处优的小少爷。不过呢,既然你已经嫁给龙仔了,那心该朝哪边偏,我想你心里应该也有数。据说你手上握着不少张氏股份,张氏的利益自然与你息息相关。但万事还是要以丈夫为重。知道吗?”

……

张继科急促地喘息着,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张乐棠再一次试探着握住了张继科的手,这一次,张继科没有躲开。

“孩子,这就是事实,他们为了让你恨我,为了把你逼入孤立无援的境地,为了报复张家,为了利益,杀害了你的母亲。”张乐棠的话一个字一个字凿进了张继科心上。

“他们,才是元凶!”

 

*****

 

张继科回到学校,头脑中一片浑浑噩噩。方博看出了他的不对劲,凑上去关切地询问道:“科子,你怎么了?脸色这么差?”

张继科盯着面前的书本,目光犹疑。

“你到底怎么了?”见他这个样子,方博心里更急了。“你有啥不能跟我说的?”

“大博儿…你当时,和邱贻可好上之后有没有…就是,像我们这样的人,和一个人在一起从来不是单凭喜欢的。其中的利益纠葛实在太多,很多时候你都会发现自己身不由己。你只想爱他,但是现实总是打脸。嗨…我也不知道我在说什么。你能懂我的意思吗?”

方博眨眨眼,似乎有些明白了:“你是指邱贻可的家人有没有为难我?怎么了?马家有人欺负你?”

张继科摇摇头:“不是指这个。邱家让你和邱贻可在一起,肯定不止是看上你这个人吧…”

“科子。”方博凑过来拍了拍张继科的肩膀。“你的家人和背景本来就是你的一部分,永远不可能割裂来看的。看上我的人还是看上我家的权和钱,知道答案又能怎么样呢?反过来想想,如果老邱是个一文不名的穷光蛋,他也就不会如今这个意气风发的邱贻可了。你所经历和拥有的一切,都是你魅力的一部分。我又有什么立场指责他呢?反正吧,我知道自己爱邱贻可,想跟他过日子就行啦。何必想那么多?人生有时候啊,难得糊涂。”

张继科看着方博,若有所思。

“话再说白一点,马龙爱你,你爱马龙,你们自己好好过就行。他家人或是你家人作妖,别去管就好啦。”方博耸耸肩,转头回去记笔记了。

张继科靠在椅子上,双手抱胸,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坐在后排的周雨把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他从抽屉拿出手机,给陈玘发了一条短信——

张继科中午去和张怡宁见面了,回来之后有些不对劲。

 

*****

 

踏出校门,张继科收起脸上的愁思,朝站在车旁的马龙走去。

“中午去见姐姐了?”马龙接过张继科的书包,顺口问道。

张继科点点头,坐进车里。

“你们好久没见了,聊了些什么?”马龙关上门,眼角含笑地看着张继科。

张继科抿了抿嘴,语气有些躲闪:“也没有什么,就说说最近的事…没啥好说的…”

马龙点点头,没再追问。

“对了,龙…”张继科试探着问。“你最近有空吗?”

“怎么了,宝贝?”

张继科凑过来搂住马龙的脖子,在他的唇角吻了一下,笑眯眯地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马龙看着眼前澄澈明亮的眸子,心里却像阴霾遍布的天空,透不进一丝阳光。


来啊来啊猜剧情

你们猜我要怎么搞事呀?

评论(29)
热度(230)

© 一块肉松面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