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肉松面包

少年不老

【龙獒ABO】一纸婚约 Episode82

warning:

雷且狗血,全是AU,放飞自我。

所有人物与现实世界无关。文中人物仅是同名同姓。

所有情节纯属虚构。请不要上升真人!

文中所有内容及好人坏人之分,仅用来服务情节。一切雷和bug都是我的,如果让您产生不适我真诚地道歉。

禁止以任何形式将本文转出Lofter。



Episode82

 

“走吧,乐乐。”王皓弯下腰,抱起了一个劲儿朝楼梯上看的小孩儿。

陈乐乐咬着指头,小嘴撅着,大眼睛里泪汪汪的,简直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了。

“继科儿叔叔呢?”陈乐乐可怜巴巴地望着马龙,细细的嗓音颤抖着。

马龙挤出一丝笑意,伸手摸了摸小孩儿的脑袋:“他上学去了,不在家。”

“呜呜呜,妈妈。”陈乐乐把小脸埋在王皓的颈窝里,终于哭了出来。

王皓叹了口气,抚着陈乐乐的后背安慰他:“乐乐乖,我们过几天来找继科儿叔叔好不好?”

陈乐乐打着小嗝说:“一定…一定,要来哦!”

“嗯。”王皓眼中神色复杂,他看着马龙,眼神中有歉疚,也有感激。“龙仔,这些年,谢谢你。”

“皓哥…希望你和玘哥今后都一直幸福,快乐。”马龙帮王皓拉开门。“走吧。”

王皓抱着陈乐乐出了门,院子中停着一辆车,陈玘正倚在车门边抽烟。看见王皓来了,陈玘连忙把烟掐了,接着从口袋里拿出一片口香糖塞进嘴里,这才朝王皓走去。

“来我抱吧。”陈玘伸手要把陈乐乐接过来。“你身体还没大好呢,这小胖墩多沉啊。”

陈乐乐闻言怒瞪了陈玘一眼,死死抱着王皓的脖子不撒手,奶声奶气地哼哼:“我不要爸爸抱!他身上臭臭的!”

王皓看着陈玘吃瘪的样子乐了:“早说让你戒烟了。陈先生,你年纪不轻了,该注意身体了好不好?”

陈玘摸摸鼻子,乖乖点头:“戒戒戒,我一定戒。”

“来吧,宝贝儿上车。”王皓抱着陈乐乐坐进了车里,他捏着小孩儿的手朝车窗外挥了挥。“乐乐和龙叔说再见。”

陈乐乐趴在窗边,把小胖手在嘴边“叭”地亲一下,然后朝马龙伸出自己白嫩嫩的小胳膊:“龙叔拜拜!”

马龙弯下腰,朝陈乐乐笑得很温柔:“乐乐宝贝儿再见,要常来看叔叔哟!”

“嗯嗯!我一定会来哒!”

马龙和陈乐乐拉了钩,站起身看着陈玘道:“玘哥你们多保重。”

“嗨,瞧你说的,好像我们要去哪儿似的。”陈玘拍拍马龙的肩膀。“早点要孩子吧,你肯定会是个特别好的爸爸。记得生个姑娘,和我们乐乐凑成一对儿,多好。”

马龙垂眸一笑,似乎有些害羞:“继科还小呢,孩子怎么说也是几年后的事情了。”

“也不小了。”陈玘意味不明地笑了笑,压低声音道。“有了孩子,才能把人彻底绑在身边。自己的Omega…总归还是放在身边才能安心。你看,要是当年我在的话…也许他就不会受那么重的伤了。Omega,总归是要Alpha保护的。手里的线,记得拉紧一些,别让风筝飞得太远了。”

马龙看了看车里逗陈乐乐玩的王皓,点点头。

“行了,今儿就这样吧,我们这就走了。”陈玘拉开车门,朝马龙摆摆手。

马龙退后一步,目送着陈玘上了车。

 

“继科儿。”马龙推开卧室门,看着床上的那个小鼓包,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

他走过去坐在床边,轻轻拍了拍被子里的张继科:“宝贝,起来吧,乐乐…乐乐走了。”

床上没有动静。

马龙只得自己动手掀开被子,把那个鼻头红红的小家伙挖了出来。

“你也不去送送。”马龙摸了摸张继科由于闷在被子里许久而微微汗湿了的头发。“乐乐还眼巴巴地盼着你。”

“我怕送了就舍不得让他走了。”张继科坐起身,声音闷闷的。“还是不去的好。”

马龙其实心里也挺不是滋味,但他不能在张继科已经如此沮丧的情况下表现得太明显,于是只能笑着安慰道:“乐乐回到亲生父母身边是好事,再说,皓哥说了,会常常带着乐乐来串门的。”

张继科低头绞着手指,没说话。

“这么喜欢孩子,咱们自己生一个,好不好?”马龙把张继科揽进怀里,凑过去吻他的耳朵。

“想什么呢!”张继科揉了揉通红的耳尖,有些不自然地说道。“谁…谁要和你生啊?”

马龙捏了捏张继科的后颈,笑笑没有说话,但他的眸色却慢慢沉了下来。

 

*****

 

“张总,幸会。”西装革履的少年迎了上来。

张乐棠看着眼前人,微微有些惊讶:“没想到孔氏的老总这么年轻,英雄出少年啊!”

孔令轩笑了笑:“您过奖了。”

“这家餐厅也是孔氏旗下的产业?”张乐棠环顾四周。“听我家那位说,这里可是一座难求,得提前几个月预定才行呢。”

“是朋友们赏脸而已。”孔令轩抬手迎了迎。“张董夫人要是喜欢,以后直接联系这里的经理就行。张董,请。”

张乐棠跟着孔令轩进了包间。

“这里向来只接待我的贵宾。”孔令轩笑得谦和。“希望没让张董失望。咱们一会儿边吃边聊吧。”

“真是别有洞天。”她看着环绕而上的铁艺雕花楼梯,不由得赞叹道。“孔总真是会享受的人。”

“您上去瞧瞧再夸我吧。”孔令轩让张乐棠先上,自己跟在她的身后。

楼梯上是一方小小的平台,四周引了流水环绕,流水外围是一圈环形的单向玻璃。平台上的人居高临下,可以俯瞰整间餐厅。

“您请坐。”孔令轩为张乐棠拉开椅子。“咱们先用餐,再谈合同,如何?”

“客随主便。”

 

吃完主菜后,孔令轩摇着杯中的红酒,忽地一笑:“张董,我似乎看见了您的熟人。”

“哦?”张乐棠奇道。“孔总对我如此了解?”

“这倒没有。只是…您那位大名鼎鼎的儿婿,我还是认得的。”孔令轩朝玻璃外指了指。

张乐棠含笑回头,下一秒,她的笑意却僵在了脸上。

“和龙少一起的那一位,看着也是英俊无比呢。”

“他怎么会…”张乐棠咬着牙,低声自言自语道。

“怎么会回来了,是不是?”孔令轩接话道。

张乐棠猝然一震,扭头死死盯着孔令轩:“你到底是谁?你怎么知道…”

孔令轩歪了歪脑袋,一脸无辜:“这重要吗?现在您该担心的,不是陈玘吗?”

张乐棠怒极反笑:“孔总今天怕是特意让我来看这一幕的吧?你到底想干什么?”

“张董真是误会了,我明明是为您好啊…”孔令轩单手托腮,一副悠哉的样子。“您的儿婿,可是在密谋着要彻底搞倒您呀。他要的可不仅是您儿子,连整个张家,他们都势在必得。”

“就凭你一张嘴,我就要信?”张乐棠双臂环抱,冷冷地看着孔令轩。

孔令轩似是早有准备,他偏头看了一眼,身侧的服务生便恭敬地将一本厚厚的文件册放在了桌面上。

“我自然知道口说无凭。证据在这儿呢,您看看吧。”孔令轩轻轻敲了敲桌面。“张氏最近的投资、并购连连受挫,甚至连暗处的生意都受了影响…罪魁祸首是谁,您看一看便明白了。”

张乐棠拿起文件翻阅,眉头越皱越紧。最终她怒骂一声,将册子狠狠摔回桌子上。

“这都是绝密文件,你能搞到,不是说明你也有很大问题吗?”张乐棠审视着孔令轩,面上都是怀疑。

“我不过是有一点小爱好,在某次…小游戏中,偶然截获了这些文件。至于泄密者…如果您想知道的话,我自然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只是可怜张董,家门不幸啊。”

“你这话什么意思?”张乐棠问出这话时,心里其实已经明白了五六分。但她总还抱着两分侥幸,盼望着最坏的结果不会发生。

“软玉温香,总是容易让人丧失理智。”孔令轩摊了摊手。“您早就引狼入室了。”

张乐棠胸膛起伏,已经濒临暴怒边缘。

“我知道,张董喜欢在家办公。您也许觉得家里比公司还要可靠?”孔令轩不慌不忙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拔掉了一个,却又种下了一个。”

张乐棠深吸一口气:“还是那句话,证据。”

孔令轩再次让人拿了东西上来,这回是一沓照片。

“来,看看吧,您那位天真可爱的伴侣,可是陈玘为了复仇亲自打磨的一把利刃呢。”

张乐棠终于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不知道轩轩的话大家有没有搞懂

_(:зゝ∠)_

当时来张家把张超的窃听器扫出来的是玘哥的人

他们趁机装上了自己的装置

然后张乐棠新找的这个男孩和他们里应外合,传递消息

评论(28)
热度(228)

© 一块肉松面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