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肉松面包

少年不老

【龙獒ABO】一纸婚约 Episode79

warning:

雷且狗血,全是AU,放飞自我。

所有人物与现实世界无关。文中人物仅是同名同姓。

所有情节纯属虚构。请不要上升真人!

文中所有内容及好人坏人之分,仅用来服务情节。一切雷和bug都是我的,如果让您产生不适我真诚地道歉。

禁止以任何形式将本文转出Lofter。



Episode79

 

在这个温馨的时刻,张继科的肚子忽然很不争气地“咕”了一声。

马龙没忍住笑出了声,心里那点焦躁却也缓解了不少。他放开怀里人,轻声问他:“肚子饿了吧?厨房给你煮了粥,我端上来给你吃,好不好?”

张继科垂着脑袋,脸有点红。他点点头,嘟哝道:“还要拍黄瓜。”

“好好好。”马龙见张继科有胃口吃东西,心情也好了,他拿了件衣服给张继科披上,自己下楼去端吃的了。

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震了震,一条短信进来了。

张继科拿过手机查看,脸上的那点笑意却忽然僵住了。

“您尾号为4455的号码于9月11日17:28有一个未接来电。”

张继科眨了眨眼,长长的睫毛像蝴蝶翅膀一样飞快扇动,透露出了主人紧张的情绪。

听到马龙上楼的脚步声,张继科连忙将手机放了回去,自己靠回到床头,半闭上眼睛。

“来,快吃吧,不烫。”马龙端着托盘来到床边坐下,他抬起碗搅了搅当中的粥,拿起勺子要喂张继科。

“我自己来吧。”张继科朝马龙伸手。

马龙却没有把碗给他,只是笑着问:“我喂你不好吗?”

“可是…”

马龙舀起一勺粥,送到张继科嘴边:“啊——”

张继科只得张开嘴,乖乖地让马龙喂他。

一碗米粥下肚,胃里熨帖无比,黄瓜的清新唇齿留香,张继科因为高烧而发苦的舌头总算感觉到了一点鲜活。

他满足地揉揉肚子,心里却又想起了手机上的那条短信。

在马龙拿着吃完的碗碟出去的时候,张继科长长地叹了口气。

 

*****

 

毕竟是少年人,病来得突然,但好得也快。张继科翌日就已经好了许多。马龙本想陪着他,但奈何最近手上实在有些推托不开的事,所以马总就算再不舍得,也只能抱着自家宝贝亲上好几口后出门去公司了。

张继科站在窗台前,看着马龙的车子驶出院子。他安安静静地看了会儿树上的小鸟,转身走到书桌前,拉开某个抽屉,把里面的一堆教辅书抽出来,然后从抽屉的最里面拿出了一支手机。

开机后,果然有几个未接来电提醒,呼叫号码都是同一个。

张继科深吸一口气,回拨了过去。

 

“喂?”冷静的女声从电话那头传来。

“姐…你打这个电话…是有什么事吗?”

张继科心里清楚,张怡宁没有联系他常用的那个号码,肯定是有什么事,但他却还是想问一问,像是抱着什么侥幸似的。他有预感,张怡宁要说的事情,并不会是他愿意听到的。

“你这电话之前怎么关机了?”

“我…我去军训,我怕这个手机被人发现了,所以关机收起来了。”

“你做的很好。”张怡宁放缓了声音。“继科,姐姐现在需要你帮我做点事情,这事…或许会让你有些为难,但是我也没办法了。现在母亲那边步步紧逼,我必须要做点什么事情,让老人们站在我这边。所以…”

“可是上一次我已经…”张继科双脚踩在椅子上,把自己蜷成了小小的一团。“我已经帮过你了。”

“我知道,你当时拍到的那份标书帮了我大忙。G市的那块地,由于知道了马家的底价,所以我们用了比较小的代价拿到了。就是因为那次成功,我算是在董事会里有了和母亲抗衡的资本。但是,她的力量太强了,我必须找到人帮我,他们的条件就是…”

“行了。”张继科忽然出声打断了张怡宁。“我知道你很难,姐…上次那样已经是我的底线了,马龙他是我的爱人,我不可能一而再再而三地利用他。如果你真的需要马家的帮助,你可以去和马龙直接沟通,或者…你让我说也可以。但这种背地里的勾当,我实在是做不了。请你理解我…姐…对不起…”

张怡宁叹了口气:“是我欠考虑了…你毕竟人在马家,在他们手上,这样只会把你置于危险境地。继科,你等着姐姐,等我抓过张家大权了…你就回来吧。以前我没办法,只能看着你被当成一个筹码,但以后…以后不会了。”

“姐,我在这里很好。”张继科听着张怡宁的话,心蓦地沉了下去。他没有想到,张怡宁对他和马龙结婚这件事一直耿耿于怀。“我爱马龙,我想和他在一起。”

“张继科,你还小,有些事情你不明白。”张怡宁冷笑了一声。“你们之间的关系那么不对等,这对你来说,根本不是一件好事。”

“可是…”

“行了,把这电话藏好。我以后有事还会联系你的。”张怡宁说完便挂了电话。

 

*****

 

城北码头。

马龙慢慢擦干净蝴蝶刀上沾的血,不屑地看着地上的那两具尸体。

薛飞上前禀报道:“少爷,已经点清楚了,当时少的‘货’都在这里。数量全部对上了。”

“嗯。”马龙的声音又低又凉。“你说,这些人放着好好的命不要,偏偏去做叛徒…是我对他们不够好吗?”

“少爷,有些畜生怎么养也养不熟的。”薛飞沙哑地笑了。“不听话的狗,打死就是。何必分给它们半分心思。”

“行了,把货都运走。尸体处理掉。”马龙收起蝴蝶刀,淡淡吩咐道。“阿飞你不要自己动手了,你老婆不是怀孕了?身上别带血气,吓着孩子不好。”

“是,谢谢少爷体谅。”薛飞目送着马龙出了仓库,转身指挥手下搬运东西。

“你们,过来。”薛飞看着队尾那两个长相憨厚的男人,指了指低下的尸体。“老规矩,灌水泥,沉到海底去。”

“是,薛爷放心。”两人点头哈腰地走过来,一人扛起一句尸体,推开仓库的小门,隐匿在了黑暗之中。

 

深夜,码头上已经陷入了一片死寂。

一辆黑色的轿车像幽灵一般划破沉默的夜色。轿车停在了先前马龙来过的仓库之前,一双做工精良的牛津鞋从车中踏出。

眼神冷漠的少年看着眼前的仓库,露出一丝玩味的微笑。

他动作轻盈地推开仓库大门,熟门熟路地上了2楼。

暗淡的月光从破碎的窗户间照进来,把少年的身影拉得长长的。

他走到二楼的栏杆处,从几处铁杆和水泥地面的接缝之间拿出了数个微型摄像机。

空气中还有淡淡的血腥味。

少年从衣服口袋里掏出荧光电筒,照向一楼正中——果不其然,地板干干净净,一点鲁米诺反应也没有。

他吹了声口哨,声音揶揄:“龙少果然…好本事。”

他把摄像机收好,顺手一抬电筒。只见二楼的角落里,有大片的荧光反射。

“所以说,没来过的地方,也得做好清场啊。不然走狗乱跑的时候,爪子间总会沾上血的。”他哼着歌,慢慢下楼去了。

 

关上仓库门,踏过草地,坐上轿车,少年如来时那般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窗外的路灯一个个飞驰而过,在少年脸上投上或明或昧的光影。

他坐在车后座上,把储存卡一张张插进读卡器,连接电脑。

“看,拍到了。”少年嚼着口香糖,看着视频中马龙将刀划过跪在地上的叛徒的脖子,看着薛飞带着手下一箱箱验货,看着尸体被抬走,货被运走,看着马龙离开…

“啵”地一声,他吹出的那个大泡泡忽然炸了。

少年备份完毕,收起储存卡,拿出手机拨出电话。

“喂?哥,都搞定了。你该去好好帮帮张家了。”

低沉的笑声自电话那端传来。

“干得好,小轩。”

“过奖。”

“是时候,让马家接受他们应得的惩罚了…”



二更来了~

从这章起,我要开始搞事了!

评论(29)
热度(241)

© 一块肉松面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