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肉松面包

少年不老

【龙獒ABO】一纸婚约 Episode77

warning:

雷且狗血,全是AU,放飞自我。

所有人物与现实世界无关。文中人物仅是同名同姓。

所有情节纯属虚构。请不要上升真人!

文中所有内容及好人坏人之分,仅用来服务情节。一切雷和bug都是我的,如果让您产生不适我真诚地道歉。

禁止以任何形式将本文转出Lofter。



Episode77


夏末时分,草木葳蕤,整个南山墓园陷入一片幽静的绿意之中。

今天的天有些阴,树木繁茂的地方便透出了一些难以形容的微妙寒意,整个园区里静悄悄的,几乎没有访客的踪影。

一身黑色西装的马龙顺着石头台阶慢慢走上了山,怀里抱着一束盛放的白色百合。

“妈,好久不见。”马龙停在了一块墓碑之前,他看着墓碑上那方小小的照片,露出一个浅淡的微笑。

把百合放在墓前,马龙从胸前口袋中抽出丝帕,顺着大理石墓碑的轮廓一点点细细擦拭着。前几日刚下过雨,所以白色的丝帕抹过去,也只是沾上了一点浅浅的灰印子。仿佛经年的时光也没留下多少痕迹。

“又是一年了啊…”马龙叹了口气,眨了眨泛红的眼睛。“这一年间发生了许多事。”

小鸟从树梢间探出头来,啾啾地叫着,这是马龙获得的唯一回应。

“我遇上了一个很好很好的人,我要和他过一辈子。”马龙蹲下身,仰头看着墓碑上不曾老去的母亲,笑得很开心。“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妈妈,这种…非常幸福的感觉。”

洁白的墓碑无声地矗立着,像是一道界碑,将马龙的人生划为泾渭分明的两段——14岁之前,他是一个普通的少年,严父慈母,生活优渥;14岁之后,他的人生中鲜少再有能被称之为“柔情”的东西。自从分化为Alpha后,父亲就开始将他作为魏桥的接班人培养,温柔、怜悯、隐忍、甚至爱…这些软弱的东西马龙统统不需要——马先生养的不是儿子,而是魏桥未来的主人。

的确,在这样的培养下,他年纪轻轻便已经扛起了魏桥的半壁江山,在至高处俯视着脚下无数庸庸碌碌的人。

但站得太高,终归太冷,也太寂寞。

不过…还好,现在他身边有了一个能够让他全心信赖、全心去爱的人。

这样好的一个人…是他的,是他一个人的。

是他孤独了8年过后的礼物。

 

马龙安静地在墓前站了许久。他没怎么说话。

马龙忍惯了,他不熟悉也不喜欢倾诉,幸福或痛苦都是自己的感知,没有人能感同身受,而欲望或目标,就更不必说出来了,它们需要的,是实实在在的付出与努力。

母亲安睡的这个地方,对马龙而言,更像是一个港湾——这里没有疾风骤雨,也没有波浪滔天,有的只是一片让人的心底都安宁下来的平静。

这种宁静的确让人放松,但同时也会让人上瘾甚至麻痹,所以他并不常来。

何况…某种意义上,他是杀死母亲的罪魁祸首。

马龙并不确定,她是否乐意见到自己。

 

天空中不知何时飘起了细雨,带着凉意的雨丝打在身上,非但不难受,反而有种别样的清爽。

马龙深吸一口气,最后看了一眼墓碑,抬步朝山下走去。

来时空无一人的石头台阶上此时站了一个人, 他举着一把黑色的伞,静静立在道路一侧,眼神直直望向马龙身后的某个地方。

马龙对人的情绪向来敏感,离这人还有一段距离时,他的心里便有了些异样的感觉,于是便不由自主地抬眼朝那人望去。

这样的天气,他竟也像马龙一样,穿了一身黑色的西装,甚至还打了领带,样子规矩得有些过分。马龙注意到他的西装上有很不明显的白色条纹,领带也是比较鲜亮的宝蓝色。这样的打扮,不像是来祭奠什么人,反而像是去赴一场期待已久的约会。

他的年纪看上去有些大了,两鬓已经染上了霜色,唇角和眼尾也带上了岁月的痕迹。但那清隽的气质依旧格外惹眼,他只是一言不发地站在那里,整个人就自然而然地透出一种高不可攀的冷漠,宛如流泻而下的白色月光。

然后马龙看见了他手中的花束——娇艳欲滴的红玫瑰,开得灿烂,像燃烧的火焰。

马龙一步步拾级而下,与那人错身而过。

 

*****

 

“尊敬的各位首长、各位教官,大家上午好。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我们来到贵部,接受军事训练……”张继科穿着一身旧式的迷彩服,捏着张演讲纸,在主席台上代表学生进行发言。

座位第一排坐着的都是首长与教官,军人自带的威严隐隐压得张继科有些紧张。他手指紧紧揪着稿纸,脑袋低垂,恨不得用目光在纸上烙出两个洞来。

张继科机械地念着,忽然听见低低的一声轻咳,他心里突地一跳,把头埋得更低了。如果真有人一直在认真听的话,就会发现张继科的语速显然加快了一些,声调也略微高了,像是有些紧张,又有些期待。

一稿念完,众人呱唧呱唧。

张继科这才慢慢地抬起头来,在帽檐的掩饰下,他顺着第一排扫过去。果不其然,在角落里发现了那张熟悉的脸。

马龙!

张继科现在只想跳下主席台冲到马龙面前问他怎么会来的,而且还穿着一身军装?

但不得不说…穿着制服的马龙真是太好看了。

主持大会的老师在张继科背后拍了一下,示意他可以下去了。张继科这才猛然回了神,他一边视线不离角落,一边慢腾腾地下了台,朝自己班级所在的队列走去。

 

“就是他?看着年纪好小,老马吃嫩草啊。”马龙身旁的那位军官似笑非笑地说了一句。

“周少校说我?忘了您家里的那一位小祖宗了?”马龙目不斜视,回道。

周恺一向没什么表情的脸上此时也松动了几分:“彦彦乖的很,不像您夫人,一看就是个鬼灵精,有你受的。”

马龙低笑:“的确鬼灵精,但冲我向来是个小傻子。”

“行了,龙少,把你那傻笑收一收。”周恺淡淡道。“不过我说你这紧张过头了吧,一个军训而已,还亲自来看着?这可要训一周呢,你就天天守着?”

马龙叹了口气:“我倒希望可以。我一会儿就走。”

“行了,放心吧,人我会帮你看着的。”

“谢了啊老周,”马龙不知想起了什么,眼中浮现起明显的笑意。“到时候送你可达鸭。”

周恺闻言明显地噎了一下,他用余光瞟了马龙一眼,但最终还是没有说话。

 

动员会结束,各班就列成队伍开始和教官见面了。

张继科站在队伍中,不时探头在那一堆身着军装的教官中寻找着马龙。

他们班的教官过来了,是个圆圆脸,很有少年气。

“哟,大脸猫。”方博悄声嘀咕道。“看着脾气挺好啊。”

周雨用手肘捅了捅和自己一排的方博:“博哥,别乱说话,教官都可凶了,小心他听见了到时候整你。”

方博转了转眼睛,很识时务地没有再怼人。

“同学们,你们好。我是你们的教官,宋旭。”大脸猫…呸,小教官开始训话了。“这次军训,希望大家能严格要求自己,不怕苦,不怕累,遵守纪律,努力达到锻炼自己精神与身体的目的…”

张继科心不在焉地听着,心里想的全是马龙马龙马龙…甚至连教官开始点名了都没有反应过来。

还是同一排的同学提醒了他。

“继科,继科,到你了。喊‘到’啊!”

“啊…到!”张继科很响亮地答了一身。

宋旭兴趣盎然地看着他,噗嗤一笑:“是你啊,刚刚发言挺精彩的。”

张继科眨眨眼,也不知道该不该说“谢谢”。

“张继科,出列!”宋旭接下来的这一嗓子差点把小张同学吓出个好歹。张继科抖了了一下,有些不确定地朝侧面迈了一步,走出了队伍。

“拿着你的稿子去找我们长官。”宋旭远远指了一下。“队里的记者要写篇报道,你去配合一下。”

“是!”张继科像模像样地敬了个礼,小步朝负手而立的周恺跑去。

“报告!”待来到周恺面前,张继科又敬了个礼。

“张继科是吧?”那个面色严肃的军官打量了他一下,一扬下巴道:“跟我来吧。”


私心让盖老师和旭旭客串了一下

_(:зゝ∠)_

大八一来军训没毛病对吧~

科科军训发言的就是2011国乒冬训那个

一本正经地念稿子的小奶狗超可爱啊啊啊啊!

评论(32)
热度(276)

© 一块肉松面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