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肉松面包

少年不老

【龙獒ABO】一纸婚约 Episode75

warning:

雷且狗血,全是AU,放飞自我。

所有人物与现实世界无关。文中人物仅是同名同姓。

所有情节纯属虚构。请不要上升真人!

文中所有内容及好人坏人之分,仅用来服务情节。一切雷和bug都是我的,如果让您产生不适我真诚地道歉。

禁止以任何形式将本文转出Lofter。



Episode75

 

把张继科哄睡之后,马龙悄悄出了卧室。他叫来家庭医生给自己换药,一边找出刚刚的未接电话,回拨过去。

“玘哥。”马龙声音里还带着点情事后的餍足。“刚刚在忙,抱歉没接你电话。”

“没事。”陈玘低笑一声。“龙仔,你让我查的事情,有眉目了。”

马龙动作一滞,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他抬手挥了挥,让家庭医生出去,这才不急不缓地答道:“哦?跟我猜的一致吗?”

“先给你听听吧。”陈玘那边悉悉索索一阵后,张乐棠略显模糊的声音从话筒中响起——

“这个小杂种,胳膊肘往外拐,跟马龙搞在一起之后就连自己姓什么都忘了,哼,留着除了碍眼没什么用。杀了他说不定还能让我高兴一下。”

马龙沉默了一下,唇角挑起一点冰冷的笑意:“所以那天是她?”

“八九不离十吧。”陈玘淡淡道。“我找人去调了公馆里的监视,其中被剪掉了一段。根据你说的,在公馆封锁之后,只有一辆车从公馆那条路驶出来过。沿着路口监视追踪,那辆车最后去了张宅。视频我发你邮箱,如果你有兴趣的话,就亲自看一看吧。”

听着陈玘的话,马龙的眼神一点点冷下去。

“龙仔,其实人家是要去杀张继科的,估计太黑了没瞄准,你家那位没事,你却莫名其妙中了一枪。这真是…嗨。”陈玘叹了口气。“张乐棠这人啊,怎么对自己孩子都下这样的狠手。”

马龙右手已经紧紧握成了拳,用力大到骨节都有些发白。他深深呼吸着,把心头那些暴怒与惊惶慢慢压下去。

如果继科真的出了事的话……

“龙仔,我也不瞒你。我对张乐棠有多恨呢?我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陈玘的声音很沉,从电话那端清晰地传来。“我肯定是要对付她的。但是张家这样的势力,我也是力不从心。现在既然她都不顾念亲家情分,朝你下手,朝张继科下手。那哥哥觉得,你也不用手下留情了。再说,如果真把张家吃下去了,老先生对你怕是要刮目相看了。你说呢?”

马龙俯身将地板上张继科刚刚脱下的T恤捡了起来,放在鼻尖深深嗅闻——他和张继科的信息素已然水乳交融,形成了一种全新的,甜美中带着凛冽的味道——这种味道在无声地说明,T恤的主人是一个已经结合的Omega,而且他的Alpha深爱着他。

他决不允许任何人将张继科从他身边拉开,他也绝不会放手。

马龙闭上眼睛,终于下了决定:“玘哥,你说的对,张家不能再留了。”

 

*****

 

安静的和室内,身着素雅和服的女子低垂着头,露出一段细长的颈子,动作轻巧地将刺身拼盘端上小桌,然后像猫一般躬身退了出去。

邱贻可看着合紧的拉门,若有所思地轻笑了一声。

“没想到你会喜欢这种寡淡无味的东西。”

邱贻可出身川渝,嗜麻嗜辣,对日式料理实在不感冒,不过今天会面的重点并不在于吃,所以此处安静的环境很对他的胃口。

对面人喝了一口茶,眼神透着点宠溺的味道:“是我疏漏了,邱爷莫怪。选这地方大概是习惯使然吧。”

“这有什么。”邱贻可失笑。“谁能想到你也有这样柔情的一面,小爱遇到你很幸运。”

张怡宁微微一笑:“邱爷谬赞了。我知道邱爷时间宝贵,咱们还是说正事吧。”

“也是。”邱贻可点点头。“那言归正传。”

“今天请您来,是想让您帮个忙。或许会有些强人所难,我不敢想您一定会答应,可是但凡有些机会我都是要试一试的。”张怡宁微微低着头,很谦恭的样子。

“不要顾虑,但说无妨。”

“我想把张家的话语权攥到手里。也就是说,我要把我母亲从上面拉下来。”张怡宁开门见山道。

邱贻可似乎并不意外,他只挑了挑眉,问道:“你要怎么做?”

“您不问我原因?”张怡宁微觉诧异。

“怡宁,你性格一向隐忍,既然你做出这样的决定,那说明你已经是退无可退了。”邱贻可给自己倒了一杯清酒。“至于我的答案,很简单….我会帮你。”

“邱爷。”本来做了费口舌准备的张怡宁完全没有想到居然那么轻松。

“在你告诉我具体计划之前,我先问你一个问题。”邱贻可面上浮起一个颇为玩味的笑意。“你知不知道,陈玘已经回到了一直对你们虎视眈眈的马家?”

 

*****

 

事实证明,纵欲实在不可取。张继科翌日起床时,只觉得浑身的骨头都像在醋里泡过一遭似的,又酸又酥。

不过许是因为Alpha充分的“抚慰”,他的心情可以说是非常不错。

张继科哼着歌穿好了衣服,却怎么看怎么觉得哪儿不搭,他看了看自己的手腕,转身去柜子里翻手表。

找了半天,合适的表没找到,一个红色的丝绒盒子却映入了他的眼帘。

张继科一僵,脸上的笑意落了下来。

他把红盒子拿出来,珍而重之地打开,看着里面的东西沉默不语。

半晌之后,他叹了口气,捏着盒子站起身朝楼下走去。

 

笃笃笃。

“请进。”正和陈乐乐在垫子上玩得开心的王皓看了看房间门,扬声道。

谁知门后却站着一个出乎他意外的人。

“继科。”王皓愣了一秒,接着便笑开了,“进来吧。”

张继科有些忸怩地走了进来,低着头声音细弱:“皓…皓哥,有时间和我谈谈吗?有些话想和你说。”

“继科儿酥酥,你要和麻麻说秘密昂?乐乐可不可以听?”陈乐乐仰着小脸看张继科,大眼睛眨啊眨的。

张继科脸上笑意温和,心下却有些酸涩,他摸了摸陈乐乐的脑袋,蹲下身平视着小孩儿,认真道:“乐乐自己都说了,是秘密呀,是…是叔叔和妈妈的秘密,乐乐能给我们一点空间吗?”

陈乐乐皱起小眉头,认真地点了点头:“好啊,那我出去了。”

“乐乐真乖。”张继科亲了亲他软乎乎的小脸蛋,拍拍小屁股。“去吧。”

“继科儿酥酥,妈妈一会儿见。”陈乐乐摆摆小手,蹬蹬蹬地跑了,还非常贴心地帮忙带上了门。

房间里陷入沉默。

王皓轻轻咳了咳,率先开口道:“继科你来是想和我谈什么?”

“啊…”张继科似乎走神了,他猛地抬头,看向王皓,眼睛里有着一点慌乱。

“你别慌,慢慢说。”王皓拍了拍他的手背。

张继科把那个攥了半天的盒子递到王皓面前:“这个…给你。”

王皓打开盒子,看着里面的那个翡翠坠子愣了:“你怎么会…这东西怎么会在你手上?”

“陈…陈哥给我的。当年。”张继科吞咽了一下。“当年…他被我…我母亲关起来了,后来我带他离开我家的时候,碰上了我…我哥哥找来的绑匪。陈哥跟我一起被绑走了。我当时年纪小,胆子也小,吓得不轻。他就把这个坠子取下来给我了。他说——”

消失已久的记忆在回归的过程中变得越来越清晰,现在,张继科已经能回忆起当时的每一点细节。

在那间黑暗而冰冷的废旧厂房里,因自己母亲而伤痕累累的虚弱男人不计前嫌地安慰着自己。

——“小子,你别怕,你母亲虽然坏了点,但肯定不会丢下你不管的。会有人来救你的。嗨…只是我这跑怕是白跑了。来,拿着,戴上吧。这是我爱人给我求来的,高僧开过光的,可灵了。你看,我被折磨那么久,不都撑下来了。这说明这玩意的确有用啊。你救了我,我也没什么可回报的。就把这点好运气给你吧。”

 

张继科垂下眼睛,声音中有着难以掩饰的泪意:“皓哥…对不起,让你们两人分开了那么久。”

“你这孩子。”王皓心疼地叹了口气,上前抱住了张继科。“跟你有什么关系啊。”

“希望你们从今往后,一直幸福。”张继科的声音哽咽却坚定。

“嗯,一定会的。”王皓笑着点了点头。



最近的章节在铺线索,会稍稍有点碎&无聊

请大家包涵

评论(23)
热度(273)

© 一块肉松面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