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肉松面包

少年不老

【龙獒ABO】一纸婚约 Episode72

warning:

雷且狗血,全是AU,放飞自我。

所有人物与现实世界无关。文中人物仅是同名同姓。

所有情节纯属虚构。请不要上升真人!

文中所有内容及好人坏人之分,仅用来服务情节。一切雷和bug都是我的,如果让您产生不适我真诚地道歉。

禁止以任何形式将本文转出Lofter。



Episode72

 

“来,坐吧。”马先生指了指身旁的椅子。

张继科有些拘谨地走了过去,缩手缩脚地坐了,沉默地垂着眸子。

“别这么紧张。”马先生露出一点微笑,拍了拍张继科的后背。“吓坏了吧?”

张继科诧异地抬起头来,下意识回了句“没有”,但一片寡白的小脸却泄露出了他真实的情绪。

马先生叹了口气:“不必和我这么生分。龙仔几年前就不和我一起住了,他有自己的小家,而我一般住在小秀山的别馆。我想着,日子是要你们小俩口自己过的,我这糟老头子也不好得过多地插手,所以咱们也没见过几面。但我知道你是个乖巧的孩子,龙仔也很喜欢你。好歹呢,你还叫我一声‘爸’,所以不用这么拘束。”

张继科点点头:“我知道了,爸…”

“和爸说说吧,今晚到底怎么回事?”马先生眉头紧皱,眉心有一道深深的皱纹。“怎么突然就中枪了?”

“我…我不知道。”张继科的手有点抖。“当时刚好灭了灯,然后我听见一声很轻的响动——现在想来应该是装了消声器的手枪,接着马龙就把我推开了。”

马先生沉默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过了好一会儿,马先生才再次缓缓开口:“继科…魏桥的背景究竟是怎样的,我想你应该心里也清楚。龙龙以前,曾经把控着魏桥暗处的大部分生意,算是刀口舔血的营生,大风大浪他都过来了。其实这个孩子,心特别硬,对于感情也很淡薄。最开始,我对你俩的这桩婚事,其实也不抱什么希望,这种联姻,双方只要相敬如宾,不成怨偶就已经很好了。我没想到龙龙会那么喜欢你,他变得…怎么说呢,有人情味了吧。你俩有缘,龙龙能过得幸福,这是好事。但是啊,为上位者,当至无情。他对你的这种感情,是他的软肋。我不希望我的儿子有软肋。”

马先生那一声又一声的“龙龙”简直像鞭子一样抽在张继科的心头,他咬着下唇,目光一转不转地盯着昏迷的马龙,只觉得眼睛又酸又涩。

“继科,我知道现在时代不同了,你们Omega也需要什么平等什么权利的,但是Omega和Alpha不同,这是先天决定的。张家是大家族,你也是养尊处优的小少爷。不过呢,既然你已经嫁给龙仔了,那心该朝哪边偏,我想你心里应该也有数。据说你手上握着不少张氏股份,张氏的利益自然与你息息相关。但万事还是要以丈夫为重。知道吗?要搁以前,你嫁到马家来,连姓都是要改的。”马先生面上虽然笑着,但话中却毫不留情。“你还小,高中嘛,怎么说要念完的。但是之后,爸爸希望呢,你要顾全大局,多多帮扶龙仔。他在外面打拼,你要在家让他安心才是。怎么样?能答应我吗?”

“我…”张继科张了张口,那句“是”却怎么样也说不出来。

马先生瞧着张继科的样子,心下也明白了,他理解似的笑了笑,拍着张继科肩膀说:“没事,这个决定我知道比较艰难,也不急在着一会儿。反正,爸爸是这个意思,希望你多考虑考虑。”

张继科挤出一个很不自然的微笑:“我知道了,我会好好想想的。”

“对了,你现在离成年还有多久?”马先生状似漫不经心地问道。

“还有不到一年。”

马先生扫了一眼张继科的后颈,点点头:“嗯,一成年就去和龙仔把证领了。”

“是。”

“行了,今天太晚了。”马先生站起身。“龙仔没事,我就走了。”

“您慢走。”张继科起身欲送,却被马先生按坐回了椅子上。

“好好照顾龙仔,不用管我这个老头子。”马先生帮儿子掖了掖被角,转身走了。

 

张继科望着马先生的背影,只觉得心底一阵阵发凉。他挪了挪椅子,趴在马龙床边,轻轻地把马龙的手从被子拿了出来。

马龙的手心干燥又温暖,掌心有一点薄薄的枪茧,修长的手指骨节分明。

张继科把马龙微蜷的手指展开,自己和他掌心相贴。张继科的手在男孩子中算是小的,手掌肉肉的,指头圆圆的,指甲也又圆又小,看着又几分秀气,又很有些可爱。

“你当时在想什么呢?”张继科嘟哝着,呆呆地看着他们两人交叠的手掌。“怎么就把我推开了呢?你明明…已经受伤了啊…”

张继科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他眨了眨眼睛,滚烫的泪水啪嗒一声落在了白色的床单上,晕开一片小小的湿痕。

他这时才开始感到后怕——要是当时子弹再偏一点,也许…

张继科不敢再想下去了,他抓着马龙的手,低下头吻了一下他的手心。

“被你保护固然很好,但是…马龙啊,我也想成为能够保护你,能够和你并肩而立的人。”张继科笑得有点苦涩。“或许我现在还追不上你。但是,马龙,你能不能等一等我?我不想让你一次又一次地回头,不想拖慢你的脚步。所以我想请你站在原地,等等我。等着我追上来,然后拉着你的手——拉着你的手,和你走完这一辈子。”

马龙紧紧闭着眼睛,像是安静地聆听着张继科的告白,又像是对这一切充耳不闻。

 

张继科记得自己明明是趴在马龙床边睡着了,可他当他醒来时,自己却是躺在原本属于马龙的病床上,枕头上还有属于马龙的淡淡的杜松子味——也许这就是他睡得格外安稳的原因。

“马龙?”张继科有些惊慌地坐起身来,接着便看见了那个安坐在落地窗边的人。

“醒啦?”马龙悠闲地靠在躺椅上,举着张报纸在看。他放下手中的东西,朝张继科笑了笑。

张继科掀起被子下了床,急急地问道:“你怎么跑这儿来了?你那伤——”

“小伤,没事。”马龙的脸上已经有了血色。他仰头看着张继科,目光一片澄澈。“继科儿,让你担心了。”

“你——”张继科眼眶骤然红了。“什么小伤!你知不知道,要是子弹再偏一点,也许就…”

“我没事,继科,这是意外。”马龙的表情依旧很平淡,但一双深黑的眸子中的情绪却复杂得让人看不懂,就像暴风雨前的海面,酝酿着漩涡与暗流。“你不要担心。该查清的事情我稍后都会一一去做的。”

“不用查了…”张继科有些懊丧地蹲在了马龙的躺椅边,揪着他盖在膝上的毯子一角,低头愣愣地看着毯子上的花纹。

马龙拽了拽张继科,让他坐到躺椅上来。

“怎么了?宝贝。”马龙拉着张继科的手,问道。

张继科吸了吸鼻子,声音滞涩:“是…是张乐棠。”

“什么?”马龙蹙起眉,似乎没反应过来。

“我…之前张乐棠威胁我,说你不可能一直保护我。”张继科的声音有些哽咽。“我以为她只是嘴硬,但昨晚你…我就想起了她的话。然后我打电话去问她,她…她承认了。”

马龙沉吟片刻,点点头,语气平静:“我知道了。”

“马龙…我…”

马龙捏了捏张继科的手心,再次微笑起来:“你别放在心上,事情究竟是怎么样,我们目前还没有搞清楚,你不要听信一家之言。而且,就算是你母亲做的…”

“你叫她名字吧,不要叫她…她不是…”张继科垂着头,像一只受伤的小动物。

马龙叹了口气:“继科,其他事情你不用再管,这是我操心的事,你千万,千万不要把外人的话放在心上。你是我的爱人,我会保护好你,我也会保护好找自己。相信我,好吗?”

张继科闷闷地“嗯”了一声。

“好啦。”马龙拉着他的手晃了晃。“宝贝笑一个。”

张继科扬了扬嘴角,但实在是笑不出来,小脸皱巴巴的,看得让人忍俊不禁。

马龙忽然“嘶”地吸了口气。张继科被他吓了一跳,忙问:“怎么了?是不是扯着伤口了?”

“有点疼…”马龙眨了眨眼睛。“龙仔伤口疼,要阿科亲亲才能好。”

张继科闻言终于噗嗤一声笑了,他俯身捧着马龙的脸,给了他一个深深的吻。


过渡章~

到底是谁刺杀我们龙少呢?且见下回分晓~

评论(43)
热度(290)

© 一块肉松面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