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肉松面包

少年不老

【龙獒ABO】一纸婚约 Episode71

warning:

雷且狗血,全是AU,放飞自我。

所有人物与现实世界无关。文中人物仅是同名同姓。

所有情节纯属虚构。请不要上升真人!

文中所有内容及好人坏人之分,仅用来服务情节。一切雷和bug都是我的,如果让您产生不适我真诚地道歉。

禁止以任何形式将本文转出Lofter。



Episode71

 

张继科踉跄一下后站稳了,他在一片黑暗中茫然睁着眼睛,心里砰砰直跳。

“马龙…?”他小声喊道。

下一秒,灯光逐渐亮了起来,女孩子尖叫的声音像一把刀,划破了公馆里凝滞的空气。“杀人啦!”

周围的人四散奔逃。

张继科愣愣地站在原地,眼神一片空茫,看着雪白地砖上的那片血迹。

有人撞了他一下,那是慌不择路的逃命者。

张继科的瞳孔猛地一缩,耳边传来嗡鸣,心脏颤了一下,四肢百骸中的气力随着这一颤跑了个干净。

“马龙!”他听到了自己的声音,尖利的,失真的,充满恐惧的。

他朝那个躺在地上的人扑了过去,手指触到他的胸口,像是触电一样猛地收回。他的手指上全是温热的液体,带着铁锈的味道直冲鼻腔。

张继科死死抓着马龙的袖子,他拼命呼吸,却好像吸不到一点空气,肺部紧缩,胃部痉挛,心脏颤动。

恐惧倾巢而出,将他淹没。

 

“少夫人,您放手,让我们来。”

“少爷?少爷您能听见吗?”

“快点止血!”

“联系医生!”

 

有人拽着他的胳膊将他拉了起来,张继科像是提线木偶一样,茫然地跟着人走。

周围的人面目模糊,女孩子涂了鲜艳唇膏的嘴带着惊愕和害怕,像是食人花一样绽放。

他的理智慢慢回笼,眼神一点点清明起来。

马龙受伤了。

这个认知像是一记重锤狠狠锤上他的胸口,他抬起头,却直直对上了邱贻可关切的眼神。

“邱叔叔?”

“你别怕。”邱贻可揽着他的背,以一种保护性的姿势护着他往前走。“马龙没有生命危险,子弹打偏了。”

张继科抬起手,手上是半干的,黏腻的血迹。

“他…”

“已经去医院了。许昕跟着。还有我的人。”邱贻可的身体绷得很紧。“你现在赶快出去,这里还不知道安不安全。赶紧跟着去医院,守好马龙!”

说完,顾不得张继科反驳,邱贻可就猛地推了他一把。两个保镖将张继科护在中间,急急朝门去了。

 

邱贻可深吸一口气,转身环顾四周,然后大步朝一脸惊慌的付先生走去。

“封锁公馆,立刻!”

 

“高远?高远?”有人抓着林高远的肩膀晃了晃。

林高远回过神来,脸色苍白。

“吓着了吧?”来人是与马龙、林高远都相熟的一个公子哥。他一脸心有余悸地看向马龙、张继科一行人离开的方向。

“龙哥…龙哥怎么样了?”林高远转动眼珠,声音干涩。

“我看着有点凶险,你瞧瞧,那么一大滩血!”那人抬手一指。

暗红色的血迹灼痛了林高远的目光,他瞥了一眼,便像见鬼似的闭上了眼睛。

那人还在感叹:“不知道是谁这么大胆子,在付先生的宴会上刺杀魏桥的少主!公馆已经封锁了,不说魏桥,连带着邱爷、蟒爷都疯了,那人要被找出来,怕是会被卸成几百个零件。”

“我…”林高远死死咬着下唇,在浅色的嘴唇上留下了几个带血的齿痕。“我…”

“你到底怎么了?”那人疑惑起来。“怎么抖得这么厉害?吓坏了?”

“啊…?”林高远茫然地抬起头,眨了眨眼,像是没有听懂对方的问话。

那人素来有点喜欢林高远,见他这个样子,恻隐之心骤起,他抬起手,摸了摸林高远冰凉的小脸。

林高远猛地一颤,回过神来,他一把推开对面人,好像那轻轻一触弄痛了他似的。

“高远?”那人惊讶于林高远的反常,瞪大了眼睛。

“我…我晕血…我要去下卫生间。”林高远朝他挤出一个勉强的微笑,转身急匆匆走了。

“哎!人家现在不准乱走!”那人朝他的背影喊道,林高远却像见鬼一样,走得更快了。

 

“小林少爷,抱歉,现在不能乱走,请您留在宴会厅里。”站在宴会厅大门处的保镖礼貌地拦住了林高远。

林高远朝他露出一个虚弱的微笑:“我有点晕血。”

保镖看了看他毫无血色的脸,觉得他的话不似作假,于是抬手朝走廊示意了一下:“您出去透透气吧,但是请不要走远,走廊两端还有人守着。”

“谢谢你。”林高远朝他笑了笑,慢慢走到走廊上,对着夜色中的花园深深吸了一口气。

不远处的灌木丛微微动了动,林高远抽了抽鼻子,闻到一点极淡的槐花和樟叶的味道。他脸上的忧虑渐渐落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显而易见的愧疚,还有深藏其间的一丝畏惧。

林高远撑着雕花栏杆低下了头,露出了一截细白的后颈,软软的碎发间,一个发红的针眼若隐若现。

 

*****

 

手术室外空寂的走廊上,张继科垂头坐着。

十几个铁塔似的保镖站在走廊入口处,像两排黑面神,引得来往行人纷纷侧目。

“手术中”的灯熄灭了,医生边摘口罩边走出来。

张继科猛地站起来,声音发颤:“怎么样了?”

“您放心,已经将子弹取出了。”医生露出一个安慰的微笑。“伤势不重,没有伤到脏器。”

“好…好…那就好…”张继科点点头。

两个护士推着病床走了出来,马龙躺在上面,脸上依旧毫无血色,但胸口平稳的起伏却昭示了他已然脱离了危险。

张继科这时才觉得脚下一阵阵发软,他吩咐保镖跟着马龙去病房,自己扶着长椅,脱力似地瘫坐了下来。

“科少爷,您还好吗?”邱贻可派来的一个手下关切地问道。

“我没事。”张继科摆摆手。“让我缓缓。你们…你们在外面等我。让我安静一下。”

“是。”

 

张继科闭上眼,仰面靠着椅背,深深地呼吸着。

过了一会儿,他睁开眼睛,坐直身体,从裤子口袋中拿出手机,拨通了张乐棠的号码。

电话接通了,张乐棠冷淡的声音传了过来。

“简直难以想象,你居然会主动给我打电话?”

张继科紧紧捏着手机,声音发紧:“是不是你?”

“什么?”

“今天是不是你?”

张乐棠冷笑:“说话说清楚,不要让我打哑谜。”

“今天宴会上动手的,是不是你派来的?”

张乐棠心念一动,把手机转成外放,不动声色地问道:“你猜呢?”本来倚在她身侧的女秘书见状悄悄起身,走出几步去打电话了。

“张乐棠!你耍这种手段,太卑鄙了!”电话那头的张继科激动起来。“你真的认为你可以无法无天?随便杀人?”

“张继科,你好歹是我的儿子。遇到事情这么不冷静?这十几年,我是白教你了。”张乐棠顾左右而言他。

“我没有你这样的母亲。”张继科冷冷地说。“我的血亲现在只有一个姐姐。”

女秘书走过来,贴着张乐棠的耳朵说了几句话。

张乐棠闻言挑了挑眉,唇边扬起一抹快慰的笑意,她提高了声音道:“张继科,你以为马龙真能保护你一辈子?你看看,他连自己都护不好。”

“果然是你吗?”张继科又惊又怒。

“这次是马龙命大,下次那枪,还会不会失了准头,那可就不一定了!”张乐棠贴近话筒一字一句地说。“你把股份给我,我自然不会再去碰你或者你的丈夫。”

“你以为伤了马龙,你会没事?”张继科怒极反笑。

“我的耐心有限,你最好动作快点。”张乐棠嗤笑一声,挂断了电话。

 

“操!”张继科狠狠将忙音的手机摔在了地上,他站起身来,大步朝走廊外走去。

“科少爷?”

“带我去马龙病房。”

 

叮的一声,电梯到了。

张继科快步而出,走到马龙所在的病房前,一把推开了门。

“马……爸爸?”看着坐在马龙床边的那个不怒自威的中年人,张继科愣在了原地。


有新人物侧面出场哦!猜猜是谁~

评论(35)
热度(272)

© 一块肉松面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