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肉松面包

少年不老

【龙獒ABO】一纸婚约 Episode70

warning:

雷且狗血,全是AU,放飞自我。

所有人物与现实世界无关。文中人物仅是同名同姓。

所有情节纯属虚构。请不要上升真人!

文中所有内容及好人坏人之分,仅用来服务情节。一切雷和bug都是我的,如果让您产生不适我真诚地道歉。

禁止以任何形式将本文转出Lofter。



Episode70

 

一声巨响将坐在沙发上的少年吓了一跳,他朝玄关处忘了一眼,旋即又低下头,哄着怀里开始哼哼唧唧的孩子。

张乐棠面色不豫地走了进来,丝毫未理会地板上那个被摔得散了架的公文包,洁白的纸张散落一地——那是一份本要让张继科亲手签下的授权合同。

少年低垂着眉目,安静地看着襁褓里的孩子,听到由远及近的脚步声,他慢慢抬起头来,堪称绝色的脸上忽然绽出一个温和的笑意。

“回来啦?”少年的声音和人一样,软糯又乖巧,像一只无形的手,将张乐棠心中那欲燃的怒火不着痕迹地按熄了。

张乐棠提了提嘴角,在少年身边坐下,附身在小孩的脸蛋上亲了一下。

“好乖呀,我们囝囝。对了,囡囡呢?”张乐棠没看见双胞胎女儿的踪影,于是随口问道。

少年浅浅一笑:“保姆领去喝奶了。”

张乐棠点点头,顺手将自己的小儿子抱了过来。

这软乎乎的小家伙可比那些狼心狗肺的小杂种好多了,那么乖巧,那么听话,完全没有能力做出反噬这种忘恩负义的行为——和他们的妈妈一样。她瞥了一眼身边人,心下满意更甚。

以前那女人又聒噪,又贪得无厌,有了锦衣玉食还不够,还想妄图控制她的Alpha。

一心一意只爱着她?

哼,怎么可能呢?

张乐棠心下不屑,想到徐溪莺最后的下场,她的心底忽然升起一阵快意。

“今天不顺心吗?”少年把孩子递给保姆,顺势依到张乐棠怀里,怯怯地开口问道。

张乐棠面色一变,冷笑不语。

少年见她这般模样,心下便有了计较,他露出一个乖巧的笑意,劝慰道:“我们张董可别为了那些杂碎生气?干嘛与那些人一般见识,是不是?你碾死他们,不是分分钟的事情嘛。”

张乐棠挑眉看了他一眼,心下十分受用。她揽过少年的腰,叹了一口气:“要是都像你这样听话,就好了。”

“干嘛拿我和别人比?”少年嗔怪地戳了戳她的肩头。

张乐棠没在说话,思绪又陷进了她刚刚和张继科的那场交锋之中。

小子,长本事了啊…

她眯起眼睛,杀意一闪而过。

 

彼时张乐棠伏在张继科耳边,施施然吐出威胁的话语,她心中胜券在握——这小狗一样懦弱的家伙,肯定会乖乖听话。

于是她拿出准备好的股份转让书,让张继科签字。

张继科现在手上的这些股份,本来就是她张乐棠的——是时候物归原主了。

张继科目光空洞地接过笔,就在张乐棠以为他要在合同的最后签上自己的名字时,张继科却突然摔了笔,眼中的迷雾一点点散开,露出一片骇人的清明。

他抬起眼,用那如刀的目光深深剜了张乐棠一眼,脸上的那层脆弱如同龟裂的面具一般破碎开来,露出了下面波澜不惊的平静面容。

“你有本事,就动手。”他看着自己的母亲,眼神冷漠。

“你!”张乐棠被这样的剧变弄得措手不及,一把抓出自己的手机,在张继科面前晃了晃。“你不要你姐姐的命了,是吗?”

张继科的目光中似乎有一点悲哀,但他的声音却平静地似深冬冻结的湖面:“我本以为,你不会丧心病狂到这个程度,可没想到…”

张乐棠眉头一拧,显然还没从张继科的突然翻脸中反应过来。

“也是。”张继科轻轻笑了一声,不知是在嘲笑张乐棠,还是在嘲笑他自己。“我怎么还会对你抱着期望?你连自己同床共枕十几年的妻子都能杀,这世上还有什么是你不能做的。”

“她自己找死!”张乐棠怒吼道。

张继科用食中两指敲了敲桌面上的合同,说:“你当时为什么把股份给我,我一直百思不得其解,但后来我明白了…可是,我又生出了另一个疑问,妈妈究竟抓住了你什么把柄,能让你交出那么多股份,并且最后,丧心病狂地设计杀死了她?不过,事到如今,我已经不想去探寻了。我不想让妈妈在天上还得不到安息。她既然要让我拿着她用命换来的这东西,那我就会好好攥着,绝对不松手。”

“你装什么!你和你妈那贱货一样,不过是见钱眼开的婊子!”张乐棠咒骂道。

“张乐棠,你这脏钱我一分都不想要。我本来是想用它和超哥做笔交易。不过现在看来,他还是斗不过你。没关系,他输了,还有我。”张继科歪头冲张乐棠一笑。“你动得了他,却不见得动得了我。”

张乐棠气得浑身发抖,但嘴上还是恶狠狠的:“张继科,你凭什么这么自信?”

张继科单手撑着下巴,漫不经心地说:“你以为,我真的会单枪匹马地来和张超见面?外面有多少人在等我,你应该看见了。你是怎么样偷偷摸进来的,你自己心里也有数吧。”

“你胆子倒是不小,敢威胁我?”张乐棠还在嘴硬。

“我只是在陈述事实罢了。毕竟,马龙手下的人,可不是吃素的。”张继科嗤笑着摇了摇头。“趁我没喊人,你快点走吧。回去之后,好好地把我姐放了。等我确定了她的安全,我们再谈。否则…”

“你能怎样?”张乐棠拍了下桌子。“别忘了,你还没成年。你就算攥着这么多股份,也没用。”

“虽然我暂时不具有处分公司股份的权利,但它们毕竟是我的。我只要耐心等着就行——多谢超哥,教了我许多东西。”张继科一脸无辜。“当然,如果我现在死掉了,那这些股份自然会落回到你——我的母亲——目前的第一顺位遗产继承人手中。只可惜,你没有那个本事。”

张继科终于把裤子口袋里的那个东西摸了出来。

张乐棠看着他手上那把袖珍手枪,脸色变得非常难看。

张继科耸了耸肩:“我总说马龙太爱多想,不过如今看来,这似乎并不是多虑。”

事到如今,张乐棠知道已经没有了纠缠的意义。她隔空用食指点了点张继科,威胁道:“你就先这么得意着吧,我看马龙能不能护你一辈子!”

张继科眸色一冷,用枪指了指门口:“那就不劳烦您操心了。”

 

*****

 

“好啦,快下来。”马龙站在车前,有些好笑地看着缩在座位上,一副“非暴力不合作”模样的张继科。

张继科探头看了看不远处灯火通明的公馆,漂亮的眼睛中带着点哀求:“非得去吗?”

“继科儿…”马龙无奈了。“你都说好陪我来了,怎么到这儿又反悔了呢?”

张继科撅着嘴:“我也不知道,就突然不想去了。”

“这个宴会很重要,不然我也不会劳动小祖宗大驾啊。”马龙哄他。“不然人家看着明明已经结婚了的马龙,居然形单影只,该在背后笑我了,对不对?你乖啊,就三四个小时咱们就回去了啊。”

张继科垂着头,嗫嚅道:“可是我有点心慌啊,真的不想去。”

马龙也没再说话,就这么用那双会说话的眼睛看着张继科。

张继科纠结片刻,最终还是下了车,挽上马龙的臂弯,朝公馆走去。

 

才进公馆,张继科就被一阵暖暖的香风熏得一阵头晕。他看着眼前的衣香鬓影、觥筹交错,不由自主地拽紧了马龙的袖子。

“马总!”宴会的主人看见马龙,笑着大步迎了上来。“您肯赏脸前来,寒室真是蓬荜生辉啊!”

“付先生客气了。”马龙得体一笑,朝张继科偏了偏头。“这是我的伴侣,张继科。”

“小张公子果然也是一表人才。”那付先生毫不见外地朝张继科伸出手,笑容灿烂。

张继科握了握他的手,吐出一句“幸会。”

他面上一派淡定,心中那慌乱的感觉却越发强烈了。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总觉得有一道不怀好意的视线落在了自己身上。

在付先生走后,张继科开始扭头四处张望。马龙有些莫名,顺着张继科的视线一同看过去,却一无所获。

“怎么了,宝贝?”马龙有些担心地开口问道。

张继科咬着下唇,犹豫道:“我总感觉有人在看我…我心里有点不踏实。”

马龙安抚般地拍了拍张继科的手背:“放松,每个进来的人都要过好几道安检呢,再说,付先生是什么人,怎么可能让他的宴会出什么纰漏。大概是有人对你很好奇,在偷偷看你呢。”

张继科皱着眉,似乎还是很担心。

“等会儿抓到偷看你的人,我可是要教训他的。”马龙笑着凑过来,轻轻咬了一下张继科的耳垂。

张继科被马龙这么一打岔,有些哭笑不得,心思便从那道不怀好意的目光上转开了。就在这时,他的目光扫到了远处非常熟悉的两人。

“邱叔叔和方博也在啊。”许是看见了熟人,张继科心下似乎终于轻松了一些。

马龙看了一眼,搂过张继科的腰:“一会儿去找他们,下面马上就是付先生的例行节目了。”

“啊?”张继科不解。

马龙扬了扬下颌,示意他朝前看。

“各位朋友。”一束聚光灯打在了二楼的走廊处,付先生举着话筒出现在了灯光下。“下面是我们的例行开宴节目。”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走廊外悬着的白色绸缎应声落下,露出了一个个制作精巧的槲寄生花环。

“Kissing Time!”

整个公馆的灯骤然熄灭,人群中传来惊呼和欢笑——大多数人似乎对此已经习以为常了。

在一片黑暗之中,张继科感觉到马龙暖暖的呼吸拂在了自己脸上。他心下有些害怕,但更多的还是兴奋。温软的唇覆了过来,张继科回抱住马龙,主动吻了上去。

在唇舌纠缠间,张继科忽然听见一声轻响,像是有人在远处放了一颗烟花。紧接着,马龙的身躯蓦地一震,他闷哼一声,一把推开了张继科。



在爆字数的路上一去不复返_(:з」∠)_

评论(44)
热度(347)

© 一块肉松面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