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肉松面包

少年不老

【龙獒ABO】一纸婚约 Episode69

warning:

雷且狗血,全是AU,放飞自我。

所有人物与现实世界无关。文中人物仅是同名同姓。

所有情节纯属虚构。请不要上升真人!

文中所有内容及好人坏人之分,仅用来服务情节。一切雷和bug都是我的,如果让您产生不适我真诚地道歉。

禁止以任何形式将本文转出Lofter。



Episode69

 

“玘哥。”朱诚推开门,径直走到了陈玘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一脸的胜券在握。

陈玘从烟盒里拿了根烟叼上,点燃后深吸了一口,视线虚虚落在半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些年,张超做了什么,你说张乐棠一点都不晓得,我是不信的,她不过是睁只眼闭只眼罢了。但她大概没想到吧,张超亏空的金额居然那么大,而且还敢伪造账目。而且,当年张继科被绑架,就是张超为了钱干出来的。张乐棠虽然不在乎张继科的命,但是张超动了这种心思,她心里怕是…哼。”

“那咱们下一步…”朱诚试探着问。“还是按照原定计划吗?”

陈玘皱起眉,有些踟蹰:“你让我再想想。”

“玘哥,时间不等人,这几件事情必须连起来做,中间不能让张乐棠有喘息的机会,这样效果才能最好。”朱诚是个急性子,看到陈玘犹豫,他心中有些焦虑。

“张怡宁就罢了,她怎么样,我无所谓,但张继科…他毕竟是救了我一命的。”陈玘摇了摇头。“真的让张乐棠知道了她那三个孩子在密谋搞倒她,她恐怕不会轻易放过他们。”

“张继科现在出入都有人保护,学校里也有小雨看着,出不了什么事。咱们只有把张乐棠逼急了,笑笑那边才好使力啊。”朱诚劝道。“张乐棠那手攥得死紧,笑笑虽然如今进了张家门,但是一点也说不上话,所以…”

陈玘把烟在烟灰缸里按熄:“继续下一步吧。”

朱诚站起来,朝陈玘微微欠身,笑道:“是。”

 

*****

 

正值初夏,花园里栀子、茉莉和白兰花都开了,沾了昨夜的雨水,散发着格外清新的芬芳。

张继科带着陈乐乐的看花看草,小家伙好奇得很,这也喜欢,那也喜欢,每种花都想揪两朵下来,张继科由着他玩,甚至还把小孩儿抱了起来,让他去摘树上的白兰花。

“真香。”小肉爪子捏着花朵,陈乐乐笑得很甜。他把花递到张继科鼻子面前,说:“继科妈妈,你闻,好香呐。”

张继科捏着小孩软嘟嘟的小手,叭唧亲了一口,逗他道:“乐乐的小手也香喷喷的。”

陈乐乐咯咯地笑,用小毛脑袋去蹭张继科的肩窝。

“乐乐想不想要花环?”张继科看着小鱼池边的那从生机勃勃的芦苇,开口问。

陈乐乐惊喜地睁大了眼睛,连连点头。

张继科把小孩放到阳伞下的一把椅子上,剪了几根芦苇,又摘了些花,然后坐到陈乐乐身边开始编花环。

“继科妈妈你好厉害啊。”陈乐乐长着小嘴,无比崇拜地看着张继科。

“会编花环就厉害啊?”张继科失笑。

陈乐乐认真地点了点头。

张继科眼睛一转,笑着问:“那乐乐觉得,皓皓叔叔厉不厉害呢?”

陈乐乐一脸严肃地回答道:“我觉得皓皓叔叔好坚强。”

“乐乐为什么这么说啊?”

陈乐乐咬着指头,皱着小眉头:“他不会走路,但是每天都有在认真学习,走的汗都出来了,看着真的好累好累啊,但是他都没有哭过,而是很认真地在走啊。”

“是啊,”张继科叹了口气。“乐乐知道为什么皓皓叔叔不会走路吗?”

陈乐乐摇了摇头。

“在乐乐还小的时候,皓皓叔叔和爸爸一起工作,皓皓叔叔为了救爸爸,遇到了危险,受了很重的伤。后来皓皓叔叔就睡着了,和睡美人一样,睡了快三年。”

“啊,好可怜啊…”陈乐乐瘪了瘪嘴。“那,皓皓叔叔的王子是谁啊?”

“什么?”张继科一愣。

陈乐乐抬起小短手,急急忙忙地比划着:“睡美人不是被王子吻醒的吗?谁是皓皓叔叔的王子呀?”

“是陈玘叔叔。”张继科笑着摸了摸陈乐乐的小脑袋,“你看陈玘叔叔不是还经常来陪皓皓叔叔吗?”

“哦——”陈乐乐拉长了声调。“陈玘叔叔好帅,很像王子哒!”

张继科编好了一大一小两个花环,他给陈乐乐戴了一个,然后抬眼看了看一楼的某个窗口,把那个大花环递给陈乐乐,声音温柔:“那乐乐愿不愿意把这个花环送给皓皓叔叔呀?”

“好啊!”陈乐乐弯着眼睛回答道。

“真乖。”张继科亲了亲他的小脸蛋,把人从椅子上抱下来,然后拍了拍他的小屁股。“那乐乐自己上楼去送给皓皓叔叔。”

“嗯!”陈乐乐重重点头。

“对了,皓皓叔叔腿还不好,不能来和我们一起玩。乐乐在房间里陪皓皓叔叔玩一会好不好呀?”张继科看着陈乐乐的眼睛,认真地问。

“没有问题呀。”陈乐乐笑得很可爱。“我会好好陪叔叔的!”

 

看着陈乐乐的小身影跑进屋子里,张继科脸上的那点笑意慢慢落了下来。他揪着一朵剩下的栀子花,垂头丧气的,有些长了的刘海垂下一片阴影,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清香的汁液从断开的花瓣中渗出来,在空气中酝酿出一片馥郁的暖雾,稍稍安抚了张继科低落的情绪。

他拿出手机,按了下HOME键,锁屏上的他和马龙都笑得格外开心,那是他们在波多黎各度蜜月时拍下的照片。

张继科伸出小小圆圆的手指头抵在马龙的下巴上擦了擦,眼角终于有了笑意。

 

Let the battle begin的铃声突然响了起来,张继科被吓得一个手抖,差点摔了手机。他看着那个号码,心里一沉。

“喂?”犹豫片刻,张继科还是按下了接听键,他的声音冷冷的,有些不悦。“你有什么事?”

“计划恐怕要更改了。”张超的声音在电话那端响起,听起来有些阴鸷。“我等不了那么久了。”

“你什么意思?”

张超骂道:“妈的,老子的事不知道被谁捅出去了,现在有人在查我,公司里也在清算前几年的账目。操,不用多久,他们肯定就会发现不对劲。我不能坐以待毙。”

张继科有些不耐:“你打给我怕是没什么用吧?”

“你手上还捏着那么多股份呢,怎么没用!”张超喊道。

张继科捏着手机的手一紧:“你要动手了?”

“没错,如今我只能尽力一搏,在两天后的董事会上,我要把张乐棠拉下来!”张超大口喘着气。“她想把我逼上绝路,那我也不用顾忌什么了,看她不顺眼的大有人在,旁支们早巴不得她赶紧滚蛋了,只要你和怡宁站在我这边,我肯定会赢。”

“哪有这么容易。”张继科对张超的大话十分怀疑。

“张继科,你不是想报仇吗?现在机会来了,你干不干?”张超咬牙切齿道。“你要让你妈就这么白白死了?”

“我…”

“你来找我,我得和你面对面谈,”张超似乎失去了耐心。“地址发你手机上,来不来你自己看着办吧。”

张继科看着挂断的电话,慢慢他松开了攥紧的拳头,被捏得面目全非的栀子花从中掉了出来,柔白似的花瓣上布满伤痕,像是撕裂的锦缎。

 

*****

 

茶室雅致的小包间里燃着日本线香,淡淡的梨花味道弥漫开来,熏得人衣袖染香。

咔嗒一声轻响,包间的门打开了,张继科反射性地朝门口望去,当即僵在了沙发上。

张乐棠面色不豫,一身黑色的套装更显阴沉,她上下打量了一下张继科,冷笑道:“看来你嫁到马家后,过得非常不错啊。”

张继科猛地站了起来,只觉得眼前阵阵发黑,耳边传来一阵尖锐的嗡鸣,他扶着桌子,勉力稳住了自己。

“你来干什么?”

“我来看看自己儿子,不行吗?”张乐棠一步步走近。

张继科朝后退了一步,姿态是显而易见的防备。

“我没有你这样的母亲。”他冷冷地说。

“又是一个狼心狗肺的。”张乐棠垂下眸子,微微一哂。“也罢,反正你一向就是个让我失望的。”

张继科的手隔着裤袋捏住了一个硬物,他感觉到自己后背出了一层冷汗,薄薄的T恤被黏在了背上,让人十分难受。

“你在等谁?张超吗?”张乐棠在张继科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我没想到,你们这几个家伙,居然还有合作的一天,嗯?”

张继科的心猛地一沉。

“想搞倒我?你们也配?”张乐棠猛地一拍桌子。“简直痴心妄想!”

“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张继科竭力压住颤抖的声线,转身欲走。

“急什么?”张乐棠的声音似乎非常悠哉。“你和你姐姐很久没见了吧?不想见见她吗?”

张继科猛地转身:“你说什么?”

张乐棠冷哼一声,把手机往桌子上一丢。“来,打个招呼吧。”

张继科冲到桌前,只见那方小小的屏幕上播放着一段小视频——昏暗的房间里摆着一张椅子,椅子上的正是被捆着手脚,塞住嘴巴的张怡宁!
“你!”张继科目眦欲裂,像一只被人逼到了绝境的小老虎,终于露出了尖锐的爪子。“你竟然!我不会放过你的!”

张乐棠嗤笑一声,显然是在笑张继科的不自量力。她站起身来,绕到张继科的背后,亲昵地环住了他的肩膀。

张乐棠放柔了声线,在张继科耳边低声说:“别怕,只要你听话,你姐姐肯定没事。继科,我的乖儿子,你不是一向最听母亲的话了吗?”

张继科浑身绷得死紧,眼睛茫然地睁着,大滴的泪水从中滑落。他感觉张乐棠环住他的手臂就像一条冰冷的蛇,将他一点点拽进了腥臭的泥淖,再不得脱身。


噫...这章爆字数了_(:зゝ∠)_

评论(48)
热度(312)

© 一块肉松面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