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肉松面包

少年不老

一纸婚约·番外2 【杀团】致命温柔

warning:

雷且狗血,全是AU,放飞自我。

所有人物与现实世界无关。文中人物仅是同名同姓。

所有情节纯属虚构。请不要上升真人!

文中所有内容及好人坏人之分,仅用来服务情节。一切雷和bug都是我的,如果让您产生不适我真诚地道歉。

禁止以任何形式将本文转出Lofter。


1.

第一次见到王皓时,陈玘还是个小酒保。

又打架了。

陈玘坐在吧台后面,面无表情地双手环抱,冷漠地看着眼前飞来飞去的酒瓶和烟灰缸。

一根脱手的钢管朝他飞了过来,陈玘偏了偏头,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

钢管半路被截住了。

一个俊秀的少年握着那根金属朝他挑眉一笑。

陈玘感觉自己的心猛地跳了一下。

 

一场群架用时总不会太久的,尤其是在一方有援手的情况下。

看到门外冲进一群黑衣打手,三两下结束了战斗。陈玘终于懒洋洋地站了起来,开始拿着抹布擦吧台上溅到的血迹和玻璃渣。

黑色台面上的水迹还未消散,就见一只五指修长的手轻轻扣了扣。

陈玘抬眼,对上那双亮湛的眸子。

“看着刚才我救你一命的份上,请我喝杯酒呗?”

污浊的空气中忽然夹杂了一缕甜香,让人口舌生津。那是一种丰沛多汁却又略显青涩的味道,有茉莉花茶和白檀,也有香甜的柑橘与苹果。

陈玘看到少年颈后被撕开一半的屏蔽贴,心下又是突突一跳。

他调了一杯酒。

少年举起玻璃杯一饮而尽,残留的一点点橙红色酒液顺着杯壁流淌而下,划出一个类似于爱心的图案。

“谢谢你的酒。”在同伴的呼唤下,少年放下酒杯,只留给陈玘一个潇洒的背影。

 

这天正好是陈玘的生日。

下班后,他在饼屋里买了一个小蛋糕,回到出租屋点上蜡烛,摇醒室友,让他给自己唱首生日歌。

“你不是从来不过生日吗?”室友奇道。

陈玘淡淡一笑,烛光映在俊秀的侧脸上,真是天生的好皮相。

“以前没愿望要许,现在有了。”

小小的火苗微微摇曳着,照亮了陈玘黑暗的人生。

 

2.

在酒吧这种地方,打听一个露过面的人并不困难,尤其在这人名气很大的情况下。

“昨天那个男孩啊?”后厨的大师傅抽了一根陈玘孝敬的烟,享受地眯起了眼睛。“王皓,外号东北虎,是马先生的左膀右臂,咱们魏桥的半个小少爷。”

“王皓…”陈玘又笑了,眼睛亮得吓人。“我的小老虎。”

 

3.

当你是一个连马仔都不如的小虾米,而你的心上人却是高高在上的黑道阔少时,你该怎么办?

云泥之别,痴心妄想,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描述这种情况的,可没几个好词,每个词中都透出两个字来——没戏。

可惜,陈玘没怎么读过书,这些酸溜溜的拽文更是一个都不认识。

自生自灭着长大的孩子总是不服输的。

既然看到了,就要搞到手。

陈玘就这么憋着一口气,开始一步一步地往上爬。

当年的魏桥还没洗白,涉黑的地方总是信奉用拳头说话的。

陈玘拳头够硬,心也够狠,于是就这么一个堂口、一个堂口地打过来了。

半年又三个礼拜,他终于得到了进入魏桥总部的资格。

 

4.

去总部干什么呢?

黑社会也是要开会的。

给他们开会的是谁?是马先生最为倚重的军师王涛,而王老师身边,便是他的养子王皓。

陈玘这个小头目坐得可靠后,就算伸长了脖子也看不清王皓的脸。

于是陈老大又开始发愤图强了。

目标就是往前坐——越前越好,我要看清媳妇儿的脸!

 

5.

要不怎么说人就是得有点目标呢?

在美色的诱惑下,陈玘越发狠了,抢势力、占地盘,名声越来越响。

无数手下败将,甘心的、不甘心的,不约而同地给他取了个外号——杀神。

陈玘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号时,有些失笑。

他挑眉问身边的马仔:“除了打架时,我有什么时候脾气很火爆吗?”

马仔瑟瑟发抖,马仔违心地摇了摇头。

 

6.

现在开起会来,陈玘总算可以把王皓的一举一动都看得清清楚楚了。

他也是一个坐在前三排的大佬了。

可是啊,可是!王皓似乎已经忘记他了。

那双漂亮的眼睛毫无波动地扫过坐得无比端正的陈玘,就像在看一颗白菜一样。

陈玘心里那个一直欢呼雀跃的小人啪叽一下就蔫儿了。

我的小老虎不记得我了!

陈大佬泪流满面。

 

7.

不记得了咋整啊?

陈大佬向来简单粗暴,一个字——“追”呗!

现在已经可以自由出进魏桥总部的陈玘开始了疯狂的追求。

王皓的办公室他还是进不去的,但他送的东西是可以进去的——今天一把玫瑰花,明天一盒巧克力,后天一只泰迪熊的。

王皓喜不喜欢不得而知,反正门口的那位女秘书每天都可以带着被送进去又被拿出来的礼物回家了。

向来只会打直球的陈大佬没辙了,每天在办公室里团团转,把一众高级马仔转得头昏眼花。

陈玘那个愁啊。

追个人怎么这么难呢?

陈大佬挠挠头,挠下两根头发。

 

8.

让我们一起替陈大佬的秀发说声幸好吧!

在他把自己急秃之前,居然接到了皓少的传召。

对,就是传召!

他的女王陛下的传召!

没毛病!

 

9.

“陈玘是吧?”王皓靠在大班椅上,双脚搭在桌面上。

那叫一个倜傥风流,那叫一个帅气不羁啊!

陈玘缩手缩脚地坐在沙发上,眼睛冒着小爱心。

王皓的下一句话,在我们陈大佬砰砰乱跳的心上,用力开了一枪。

“你那时调的那杯酒叫什么名字?”

他记得我!!!

陈玘的内心咆哮不已,面上却是一派淡定。他撩了撩头发,摆出一个自认为非常帅气的姿势。

剑眉星目的青年挑起嘴角,邪魅狂狷一笑:“专门为你调的,叫致命温柔。”

王皓没憋住,噗嗤地笑出了声。

 

10.

陈玘现在万分喜欢“杀神”这个名号了。

因为王皓喜欢啊!

“听说你很厉害,人送名号‘杀神’。”王皓从椅子上站起身来,踱步到陈玘身边,居高临下地打量着他。“杀神,你愿意帮我做桩生意吗?”

他叫我杀神欸!

四舍五入就是叫我小甜甜了!

心花怒放的陈老大想都没想就点了头。

 

11.

这个头,点得值!

陈玘一边嘶嘶地吸着冷气,一边看着王皓帮他缝小臂上的伤口。

缅北一带的居民向来剽悍,一把景颇刀使得虎虎生风。

对方打算黑吃黑,来个杀人灭口。

十几个护着王皓突围,最后算是成功逃跑了,但人折损了大半,陈玘胳膊上也被划了个大口子。

“你手不要啦!”王皓气得要死。“人家拎着刀过来,你怎么会想着伸手去挡呢!”

陈玘脸色苍白,豆大的汗珠不要钱似地往下淌。

“我这不是…”

怕他砍着你嘛。

陈大佬靠在角落,老委屈地看着媳妇儿。

王皓缝好了伤口,把剪刀和针往托盘里一丢,抱着陈玘脏兮兮的脸吧唧亲了一口。

“你个傻蛋!”

 

12.

媳妇儿终于点头了。

陈玘内心欢呼着,看着面色铁青的王涛和马先生,郑重地跪了下来。

“马先生,王老师,我要和王皓结婚。”

 

13.

“后来呢?后来呢!”陈乐乐拽着老爸的袖子,一脸意犹未尽。

“后来就有你了呗。”陈玘一边拼飞机模型,一边腾出手来摸了摸陈乐乐的脑袋。

“有我之后呢?”

“然后爸爸和妈妈就被人暗算了,然后你就去你马叔那儿了呀。”陈玘皱着眉头看9岁的儿子。“你忘了?当时你妈好不容易醒了,你马叔让你回来和爸爸妈妈团聚,你还闹呢!”

陈乐乐鼓着嘴:“我是说再后来,我妈带我在国外呆的那几年啊!你告诉我,你怎么把我妈哄回来的啊?”

“嘿,你这小子。”陈玘瞪着眼睛,嫌弃地摆了摆手。“边儿去啊,我这忙着呢。”

“哎,有了姑娘忘了儿啊!”陈乐乐故作老成地叹了口气,他拍拍老爸的肩膀,说。“算了算了,你快拼吧,小心一会儿葱头又把模型毁了,看我妹不哭给你看。”

陈玘头疼地看着眼前拼了一半的模型,哭笑不得:“好好的小姑娘,不喜欢洋娃娃,偏偏喜欢飞机坦克,也不知道像谁!”

“还能像谁?像你啊。”

听见爱人的声音,陈玘笑着回过头去。王皓走过来,往他嘴里喂了一瓣橘子。

“她这么喊打喊杀的,可不就像杀神你吗?”

陈玘嚼了嚼橘子,眼睛眯了起来。

真甜啊!

 

评论(24)
热度(260)

© 一块肉松面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