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肉松面包

少年不老

【龙獒ABO】一纸婚约 Episode64

warning:

雷且狗血,全是AU,放飞自我。

所有人物与现实世界无关。文中人物仅是同名同姓。

所有情节纯属虚构。请不要上升真人!

文中所有内容及好人坏人之分,仅用来服务情节。一切雷和bug都是我的,如果让您产生不适我真诚地道歉。

禁止以任何形式将本文转出Lofter。



Episode64

 
等到秘书发现事情不对劲时,距离张继科离开已经两个小时了。秘书看着马龙铁青的脸色,知道自己这份工作肯定保不住了。

“去调监控,立刻。”马龙握着张继科丢在房间里的手机,朝一旁的闫安吩咐道。

闫安领命而去,临走时同情地看了看吓得发抖的小姑娘,摇了摇头。

“他自己走的?”马龙的声音和平时没什么两样,但身上的气势却截然不同了,平时那个温文尔雅的副总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因自己伴侣消失而暴怒的Alpha。

秘书带着哭腔:“科少爷说下楼去找您,我提议跟着,他说不想让人认出来,不让我跟着。我就…”

“所以你就让他一个走了?我交代过什么?”

秘书低着头,嗫嚅道:“您说绝对不可以让科少爷一个人行动…”

马龙挑了挑眉,没说话。

秘书壮着胆子为自己辩解:“我…我想着在公司嘛,有这么多人…所以…”

马龙做了一个让她打住的手势,冷冷地说:“怎么做你清楚,自己去人事吧。”

小姑娘含着泪,看着马龙绝情的背影,张了张嘴,最终却还是沉默了。

 

“怎么样?”马龙来到保全科,才一推门就急急问道。

闫安的脸色有些尴尬,他使了个颜色,陪着查录像的两名保全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

马龙皱起眉头。

“少爷…那个,少夫人是自己走掉的。”闫安指了指屏幕。“没有遇到危险。”

马龙松了一口气,揉了揉胀痛的额角:“出公司了?”

“少夫人从您办公室出去后,就直接去了二楼的咖啡厅,进去了大概一个小时。出咖啡厅后,他就直接出大楼了。”

马龙想了想,说:“去找咖啡厅,调他们的录像。”

突然响起的铃声代替了闫安的回答,马龙看了看张继科手机上那个陌生的号码,毫不犹豫地接通了。

“喂?”

“龙,是我。”张继科的声音很平静。

“你——”马龙有些急,“你跑去哪儿了?快点回来。”

“你先听我说。”张继科在那头不慌不忙地说。“我现在需要自己找个安静的地方,思考一些事情,你不要找我,想好了我就回来了。时间不会久,就几天。你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继科儿…”马龙捏紧了耳边张继科的手机,心下一沉,隐隐有了猜测。

张继科听出了马龙话里的担忧,低笑一声,安慰道:“你别瞎想,就是我心里…挺乱的。有些事情,我真的要好好想想。我不在的这几天,你能帮我个忙吗?”

“你说。”

“我妈妈…”张继科的声音沉了下去,“我妈妈的死不是意外,她是被人害死的。”

马龙大惊失色:“什么?”

“这个…这个我们稍后再说,我现在想要知道的是,我妈妈为什么突然会和母亲撕破脸,她到底知道了有关我母亲的什么事情。”张继科顿了顿。“你能帮我查吗?”

“没有问题。继科儿…你能回来吗,现在,我实在是不放心。”

张继科的声音有些无奈,但却非常温柔:“马龙,我总要长大的。”

在一声叹息之中,他挂断了电话。

 

“…少爷”闫安试探着问。“咖啡厅的录像还调吗?”

“调。”马龙的脸色冷了下来,一向上扬的唇角紧紧绷着,显得有些戾气逼人。“我要看看,到底是谁在背后撺掇他。”

 

张继科挂掉电话,把钱递给报刊亭里的爷爷,朝身旁的周雨微微一笑:“走吧,这两天得麻烦你了。”

 

马龙把照片狠狠往桌子上一摔,吓得闫安大气都不敢出。

“张超!他去见张超?他是嫌自己太安全了吗!”

“少爷…”闫安咽了口唾沫,“后来两人就分开了,没有一起走。”

马龙深吸一口气,慢慢冷静了下来。他双手撑在桌面上,十指相扣放在唇前,思考着。

“行了,不用再接着找了。”

“您的意思是…不用去公安那边调各个路口的影像了?”

“既然他要空间,那我就给他吧。”马龙点点头,他看了看桌子一角上的那个相框,叹了口气。“又不是别的什么人,他开口了,我哪能不遂他的愿呢…”

 

*****

 

“哥,吃饭啦。”周雨端着炒好的两个菜走了过来。

一直望着窗口沉思的张继科回过神来,他看了看桌子上的三菜一汤,脸色微红:“我一点忙没帮上,还给你添乱了。”

周雨想起张继科刚刚在厨房里手忙脚乱的样子,噗嗤一笑。他摆摆手,大大咧咧地说:“你来不来我都得做饭吃嘛,只要哥你别嫌简陋就行。”

“哪会啊。”张继科笑了笑。

周雨帮他添了一碗饭,递过来:“你尝尝我的手艺。应该还不错啦。”

张继科等着周雨也添好饭坐下了,这才拿起筷子夹了点土豆丝。

“嗯,好吃!”他嚼了嚼,眯着眼睛道。

周雨挠挠头,咧嘴一笑:“我妈经常出差,所以我这手艺算是锻炼出来了。”

 

吃过饭,张继科主动要求洗碗,周雨拗不过他,只得听张继科的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张继科洗完碗,拽了张纸巾擦着手走过来。

“这几天得靠雨哥收留了。”他丝毫不扭捏,大大方方地笑道。

“嗨,哥你客气啥呢。”周雨往边上挪了挪。“来,坐呗。”

两人沉默着看了几分钟电视,周雨终于还是没忍住,开口问道:“哥…你怎么会突然跑出来了?”

“有些事情我需要好好想想。”张继科盯着屏幕,答道。

“哦…”周雨没有再追问,而是换了个问题。“那哥你什么时候回来上学啊?”

“我也不知道,不过…快了应该。”他自嘲地笑了笑。“毕竟逃避,从来都解决不了问题。”

“那就好,我们可想你了!”周雨笑得很开心。

张继科往沙发背上靠了靠,转头看向周雨,眼神认真:“小雨,哥能问你个问题吗?”

“哥你说。”

“如果有这么一个人,我由于一些原因,不得不和他合作。但是…他之前的一些行为,导致了…嗨!”张继科本来在斟酌着慢慢陈述,说到一半,他自己先不耐烦了,把手一扬,直接道。“我哥——我俩妈不一样,让我和他合作。但是之前在烈士陵园那次,就是他绑架的我。因为这次绑架…间接导致了后面一件让我,可以说是抱憾终身的事情。但是,如果我不和他合作,凭自己的努力,是很难达到那个目的的,你说,我该怎么办?”

周雨皱着眉头,显然没有搞懂,他想了想,问:“这事只有他能帮你?”

“算是吧…”

“你既想达成这个目的,又想让你哥为绑架这件事情付出代价?”

“对。”

“嗯…怎么说呢,总之我觉得吧,如果你非他不可,那与他合作也并没有什么大不了。合作,就是双方你情我愿,互相得利。不存在谁欠谁的问题。他对你做了什么,他心里肯定比你清楚。既然他愿意来找你谈合作,那我觉得他肯定也做好会被你报复的准备了。所以不需要有什么心理负担啦。”周雨耸耸肩。“至于你想报复他这件事吧…你现在做不到,不代表你以后也做不到啊。那时候刚好你们合作也结束了,不是正好。”

周雨这话虽然说的白,但实际上只扼要害,张继科听完后缓缓点了点头。

“所以啦,先忍着。”周雨拍拍张继科的肩。“人类所有的气力,只是耐心加上时间的混合。所谓强者既故意义,又有等待时机。——哥,你总有一天会成为强者的,现在需要做的,只是稍加忍耐罢了。”

张继科低垂着眉目,面色凝重地点了点头,电视机或明或昧的光照在他的脸上,覆上了一层淡淡的阴霾。

评论(34)
热度(332)

© 一块肉松面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