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肉松面包

少年不老

【龙獒ABO】一纸婚约 Episode63

warning:

雷且狗血,全是AU,放飞自我。

所有人物与现实世界无关。文中人物仅是同名同姓。

所有情节纯属虚构。请不要上升真人!

文中所有内容及好人坏人之分,仅用来服务情节。一切雷和bug都是我的,如果让您产生不适我真诚地道歉。

禁止以任何形式将本文转出Lofter。



Episode63

 

“这里。”才一进咖啡厅,张继科就看见了朝他招手的张超。看上去他最近过得并不好,完全没有了公子哥那一贯春风得意的样子,胡茬没刮干净,黑眼圈也很明显。

张继科双手插在衣服兜里,晃晃悠悠地走过去,站在桌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张超:“说吧。”

“别这么着急嘛。”张超抬起菜单递给他。“喝点东西,我们慢慢聊。”

张继科冷哼一声,重重坐进柔软的沙发里,顺手将菜单往桌子上一丢:“没胃口。”

“行吧。”张超喝了一口自己的拿铁,朝张继科笑了笑。“弟弟既然愿意给我这个面子,过来见我,那我也得表示表示。你先说吧,你有什么想知道的。”

张继科翘着二郎腿,双手环抱在胸前,口气不善:“自然是我妈的事。”

“嗯…徐阿姨啊,唉,可惜了。”张超一脸遗憾地摇摇头。

张继科皱着眉:“口气能尊重一些吗?”

张超比了个OK,点点头:“逝者为大。”

“行了,别说废话了。”张继科强压着火气。“我妈…并不是死于意外,是吗?”

“没错,她是被咱们母亲大人弄死的。在母亲知道徐阿姨要做手术后,她就让人在徐阿姨的饮食里加入双氯喷托维林了,这个药和标记祛除手术中的一种常用药一起作用,会导致癫痫和心律不齐,进而致死。”

张继科默默放下了环抱着的双手,改为按在膝盖上。

张超继续陈述:“母亲为什么要对徐阿姨下毒手?我所知道的原因,估计只是一部分。徐阿姨…最近经常和母亲吵架,闹得厉害时,母亲有好几次用了信息素压制。后来,徐阿姨开始寻找进行可以进行标记祛除手术的医院。总之,母亲知道了。对一个Alpha来说,尤其是…嗯,母亲这样的Alpha,祛除标记这样的举动无异于触她的逆鳞。虽然我觉得因为这个就下杀手,实在是有些…不合常理。所以我说,我只知道一部分原因。另外的原因,我大胆猜测了一下,母亲可能有什么把柄握在徐阿姨手上,并且,徐阿姨用这个获利了。”

张继科声音里都是不悦:“我妈不是这样的人,你说她缺什么吗?她需要动这样的歪脑筋?”

张超提了提嘴角,像是嘲笑张继科的天真:“我可没说她是为自己谋利啊。张继科,你想想你最近得到了什么?”

张继科脸色一僵。

“看来是想到了。”张超放松地陷在沙发中。“徐阿姨很厉害啊,给你搞来那么多股份。”

张继科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没有说话。

“我羡慕死了,嫉妒得恨不得杀了你。”张超站起身,凑到张继科耳边,一字一句地说。“所以我派人绑架了你,想要弄死你。”

张继科猛地扭头,对上张超冰冷的目光。

“你!”张继科攥紧了拳头。

张超挑了挑眉,坐了回去。他耸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别激动嘛,你看,你这不是好好的,又没死。”

张继科死死咬着牙关,拼命压抑着涌上心头的恐惧和愤怒。

“我的弟弟啊,你真是…命大得很。我绑架你两次,你两次都侥幸逃过了。”张超抬起手拍了几下。“我真是非常佩服。”

“三年前那次…”

“没错,”张超大大方方承认了。“也是我。”

张继科拍了一下桌面,猛地站起身来,一把揪住张超的领子,举起拳头就要揍。

张超依旧带着点痞笑看着他,躲都不躲。

张继科的手臂绷得死紧,拳头最后还是没落下去。他有些颓然地放开张超,跌坐回沙发上,语气有些疲惫:“你突然和我摊牌,原因是什么?”

“弟弟很聪明啊。”张超转了转眼睛。“既然你这么干脆,那我就开门见山了。我要你手上的那些股份。”

张继科冷笑:“你要,我就给?”

“当然有条件。这我知道。”张超一副很谦逊的样子。“我也不是现在要,你未成年呢,股份虽然转在你名下,但实际控制权还是在母亲手里,我没这么傻。”

“那你是要?”

“时间。你需要时间,我也是。等你18岁,把股份给我——放心,我会给你钱的。而我,负责把我们母亲送进监狱。你放心,她这辈子都出不来了。”张超笑了笑。“如果你…期待死刑的话,那我也可以勉为其难地帮你办到。”

张继科深吸一口气:“你突然来找我,肯定有原因。”

“张继科,你是真厉害。”张超忍不住感叹道。“要不是Omega,说不定整个张氏都早晚是你的。”

张继科皮笑肉不笑,嗤道:“过奖。”

“咱们母亲又要结婚了,你知道吗?和一个比你大不了多少的…男孩子。关键那小贱货已经生了一对崽了。”张超眼里带着杀意。“等他进门,咱们就都不用混了。我很惨,张怡宁也不会好过,而你…你别忘了,你虽然和马龙‘结婚’了,可你们的婚姻关系实际上可不受法律承认的。张氏本就该是我的,谁敢来抢,老子就弄死他。”

张继科有些迟疑。毕竟,帮助张超,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在拆张怡宁的台。而且…张超的话究竟有几分可信度,这个真不好说。

张超似乎是看透了张继科心中所想,他不屑地撇了撇嘴:“我没那个闲工夫骗你,你大可以和张怡宁求证一下——她那边我可是已经说通了,她会帮我。”

张继科将信将疑。

张超继续道:“咱们三个,小时候好歹还是挺和谐,算是有些感情。更何况,目前我们的目标应该是空前一致的,那就是扳倒张乐棠。我亲爱的弟弟,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张继科终于缓缓点了点头。

“这就对了嘛,”张超面露满意之色。“只要你同意了,这事就好办多了。”

张继科咬了咬唇,目光死死盯住张超:“我妈,真的是死于非命吗?你那段录音怎么来的?”

“很简单啊,在母亲大人的书桌里,装了一个窃听器。”张超摊了摊手。“在她遇袭后,她就一直疑神疑鬼的,我趁着她升级家里保全系统的当口,钻了个空子。”

“我…我具体要怎么帮你。”张继科心中的天平终于倾斜了。

张超看着他,目光揶揄:“具体的我会和怡宁商定,她会转告你的。毕竟…你这只金丝雀被看得太严了,我怕不小心,被你家看家护院的恶犬咬死。”

“你这是什么意思?”张继科皱起眉头,语气非常不悦。

“如果你非要知道的话…”张超露出一点非常遗憾的表情。“那就让我来打碎你这个美梦吧。”

“不要给我故弄玄虚。”张继科警告道。

“行行行,那我就简明扼要地和马家少夫人说明一下。”张超掏出一支烟点上,惬意地吸了一口。“我说了,在烈士陵园那,是我派人绑架你的。我怎么也没想到,马龙居然会这么快找到你。但后来,我明白了。我请了顶级的黑客,想在你手机里装个窃听程序——别激动,就是…嗯,方便找个时间见你。结果那程序死活装不上去,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有人捷足先登了。”

“什么叫…捷足先登?”张继科心下隐隐有了一点非常不好的猜测。

“就是说,你的手机上早就被装好监视程序了。至于…装程序的是谁,不如弟弟你自己猜一猜?”

张继科只觉得心猛地沉了下去,背后一片冰凉。

“看来,你真是无比地被‘珍爱’着呢。”

在一片袅袅烟雾中,张超笑了起来,那看似开朗的笑容里全是显而易见的,嘲讽般的恶意。

评论(53)
热度(330)

© 一块肉松面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