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肉松面包

少年不老

【龙獒ABO】一纸婚约 Episode61

warning:

雷且狗血,全是AU,放飞自我。

所有人物与现实世界无关。文中人物仅是同名同姓。

所有情节纯属虚构。请不要上升真人!

文中所有内容及好人坏人之分,仅用来服务情节。一切雷和bug都是我的,如果让您产生不适我真诚地道歉。

禁止以任何形式将本文转出Lofter。



Episode61

 

房间内一片昏暗,厚重的窗帘低垂着,露出一条缝隙。阴雨天暗淡的日光从中流泻而下,慢慢消逝在了深浓的黑暗之中。

“继科,”马龙推开门,看着缩在角落里那个模糊的身影,轻声道。“时间到了,咱们该出发了。”

墙角的那一小团蜷缩得更紧了,低低的呜咽声响起,像受伤的小兽在舔舐伤口,听得人心头发酸。

“张继科,要送你妈妈最后一程了,你希望她看见你这个样子吗?”马龙站在门边,声音很平静。

呜咽声顿了顿,渐渐止住了。

马龙这才抬步走进了房间。他径直走到窗前,一把拉开了窗帘。骤然亮起的光线刺得他眼睛有些痛,他用力闭了闭眼睛,待神色正常后才转过身来,看着抱膝而坐的张继科。

“起来吧,把脸洗干净,然后去吃东西。”马龙朝张继科伸出手。“别让妈走得不安心。”

张继科慢慢抬起了埋在膝盖上的脑袋,他双眼通红,本来就小的脸已经瘦得不成样子了,颧骨很明显地凸着,像钝钝的刀子一般割着马龙的心。

张继科没有去拉马龙的手,他自己扶着墙站了起来。

马龙看他这个样子,心下反而松了点,他将手上拎着的那套衣服丢在了一旁的椅背上,朝张继科扬了扬下颌:“弄好就出来。”

张继科伸手搓了搓脸,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气。弯腰捡起被他甩到一旁的手机,解锁,看着十几个未接通的拨出电话沉默。

“该醒醒了,张继科。”他苦笑一下,抬手扇了自己一个耳光。

 

马龙其实并没有走远,他就站在卧室外几步的地方,细心地听着里面的动静。

他太害怕张继科出事了。

当时接到家里打来的电话时他差点被吓得一口气没上来,当即丢下正等着他布置工作的十几个高管就往家赶,路上接到保镖的电话,又调转车头开往医院,一路上不知道闯了多少个红灯。

到医院时,徐溪莺还在抢救,手术室前长长的走廊里就站了张继科一个人,形单影只的,一只脚上的拖鞋没了,就这么踩在医院冰冷的地板上。

马龙还没闹清楚状况,但看见张继科这个样子他心里就猛地一缩,快步上前要把人搂怀里。张继科整个人都是僵的,抖得很厉害,目光一片空洞。他双手垂在两侧,被马龙死死箍在怀里时都没什么反应。

马龙心下那点不祥的感觉越发明显,他松开手,半蹲下来,仰着头看张继科,声音柔得不行:“宝贝,怎么了?”

张继科茫然地眨了眨眼睛,目光渐渐聚焦,一大滴眼泪落了下来,砸在了马龙脸上,把他仅剩的那点冷静砸了个干净。

他直接打横抱起了张继科,走到一旁的长椅上,脱下自己的外套包住张继科冰凉的脚。

“到底怎么了?谁在里面?”马龙按着张继科的后颈,让他看向自己,难得强硬地问道。

张继科嘴唇有点抖,半天才挤出了“妈妈”两个字。

马龙只觉得后背一凉,心下也慌了。他勉强整理好情绪,一手环着张继科,让他靠在自己肩上,一手温柔地拍着张继科的后背。

张继科僵硬的身体终于慢慢放松下来。

马龙还未及松一口气,手术室的门打开了。他扭头一看,只觉得一口气哽在了喉口。

察觉到马龙的异样,张继科也将身子转了过来。马龙想去遮他的眼睛,但手却像灌了铅似的,抬都抬不起来。

张继科手忙脚乱地要从椅子上站起来,但裹在脚上的衣服却束缚住了他,让他难看地摔倒在了地上。马龙伸手想去扶他,却被他狠狠一把推开。

张继科站了起来,一步一步走向那张床。

妈妈温柔的面庞已经看不见了,一片惨白盖在她的身上,刺得张继科眼睛发痛。

他踉踉跄跄地走到那覆了白布的尸体前,猛地一下跪下了。站在一旁的医生甚至听见了重重的声响。

张继科揪着垂下来的床单,张着嘴,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徐女士手术中突发癫痫,我们对她进行了抢救,但是没有成功…”这种手术鲜少出问题,弄出人命更是这个医生行医生涯中的头一回。他看着眼前的孩子,心中也是难过得不行。

张继科似乎连呼吸都没了,整个人绷得死紧。他就这么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不哭,也不闹,像是无知无觉一般。

医生轻轻将手搭上他的肩膀,想要安慰他一句。谁知这么一碰,张继科却像是过电一样,整个人都以一种吓人的频率颤抖起来。

他的喉咙里终于发出了一声嘶哑的哀鸣,那声音像利刃一样,直直刺向每一个在场者的心头。

“继科!”刚刚赶来的张怡宁见到眼前的这一幕直接就摔在了地上。她看着几步开外的弟弟和…妈妈,一边摇头,一边喃喃:“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妈…”张继科揪着床单的手动了动,从那块白布下伸进去,摸到了徐溪莺还带着一点点温度的手。

“妈妈…”

“你醒醒啊…”

“我是龙龙啊…”

张继科撑着膝盖,一点点站起身来,他俯身抱住了徐溪莺还未僵硬的身体,脸埋在床单上,小声地嘀咕着。

“你怎么能不要我了呢?”

张继科茫然地抬起头,双手一点点摸上去,捏住被单的边缘,将那层单薄的布料缓缓地掀了起来,露出了徐溪莺安详的脸。

“别睡了…”张继科的声音很小很小,像是怕把谁惊醒了一样。“你醒醒啊…”

张继科那僵硬如面具般的微笑终于落了下去,他摇摇头,再次跪了下去,仰着脸,发出一声带着哭腔的嘶吼。

张怡宁撑着地面,一点一点挪了过去,将弟弟抱进了怀中。

“你不要看,别看…”张怡宁满脸都是泪水,伸手想要去捂弟弟的眼睛。

张继科的眼睛像失了光彩的宝石,空茫一片。在张怡宁将手盖在他的眼睛上时,大颗大颗的泪水终于滑落了下来。

 

一声轻响唤回了马龙的神志。

他抬起头,对上了张继科目光。

“好了?”马龙觉得喉咙里涩涩的。

张继科点点头,拉了拉衣服下摆,朝他挤出一点微笑:“好看吗?”

“啊?”马龙有些茫然

“我是说…”张继科低下头,用脚尖蹭了蹭地毯。“我这么穿,妈妈会喜欢吗?”

马龙心口一阵抽痛,他走过去,帮张继科紧了紧领带,摸摸他的脑袋,柔声说:“妈肯定会高兴的,我们阿科长大了。”

张继科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那个笑容明明那么好看,却比声嘶力竭的哭泣还要让马龙难过。

他抬起手臂,将张继科拥在怀里。

张继科把脸埋在马龙的肩窝里,声音小小的:“马龙…”

“怎么了?”

“只有你了…”

马龙伸手抚摸着张继科脑后绒绒的短发,低低地“嗯”了一声。

张继科回抱住了马龙,胸膛与他紧紧相贴。

“除了姐姐,我只有你了。”

马龙偏头吻着张继科的额角,声音很低:“我也只爱你…”

 

细细的雨丝打在玻璃上,汇成小条蜿蜒的水流,慢慢地流淌而下,将窗外阴霾的天空割裂成模糊的小块。

马龙听着那淅淅沥沥的雨声,心中忽然涌出一点非常孤独的感觉。

他想起了很早之前在哪里看见的一句话——

世界或许挺大,但人又不是生活在如此广大的世界里,只需少上三五人,就可能变得举目无亲。

马龙闭了闭眼,拼命将那点特别难过的感觉驱散了。他紧紧地抱着张继科,就像抱着他的整个世界。

评论(46)
热度(387)

© 一块肉松面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