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肉松面包

少年不老

【龙獒ABO】一纸婚约 Episode56

warning:

雷且狗血,全是AU,放飞自我。

所有人物与现实世界无关。文中人物仅是同名同姓。

所有情节纯属虚构。请不要上升真人!

文中所有内容及好人坏人之分,仅用来服务情节。一切雷和bug都是我的,如果让您产生不适我真诚地道歉。

禁止以任何形式将本文转出Lofter。



Episode56

 

“快点快点!我要找这个没良心的小混蛋算账!”方博一下车就一边嚷嚷着一边拉着周雨往马龙家门口走。“抛弃战友啊这是!”

周雨踉踉跄跄地跟着方博,涨红了脸:“博哥,你别激动。”

方博却充耳未闻似的,走到门前按了下门铃,喊道:“张继科,出来开门!你请我们过来也不主动迎接迎接啊!”

门哗地一下拉开了,露出了张继科一张神清气爽的脸。

“门都要被你拍掉了。”张继科朝方博很嫌弃地撇撇嘴,接着朝周雨露出微笑。“小雨,谢谢你能过来!”

周雨不好意思地笑:“好久不见科哥了,怪想你的。科哥是身体还没好吗?”

张继科的眼神有些躲闪,他往后退了退,把门大大地拉开:“先进来吧。”

“哟,豪宅!”方博一边吹着口哨一边往里走。周雨缩手缩脚地跟在后面。

“坐吧,喝点啥?”张继科带他们走到客厅,指了指沙发。

方博拉着周雨坐下,说:“可乐吧。”

“没有可乐…马龙不让买。”张继科摸摸鼻子,有点尴尬。

“管你这么严啊?”方博眨眨眼。

“不是我,是…嗯,我儿子。”张继科心想反正他们一会儿肯定会看见乐乐,索性先打预防针了。

“儿子?!!!”方博一脸不可置信。

张继科挠挠头,坐到方博身边用手肘怼了他一下:“是马龙一个兄弟的孩子,孩子父母都出事了,马龙就养着了。”

方博“哦”了一声,一脸坏笑:“那管你叫妈不?”

“我让他叫你大姨妈你信不信!”张继科眼睛一瞪,威胁道。

周雨咯咯笑,扯了扯方博:“博哥,这可是科哥的地盘。”

“就是!”张继科赞同道。“看小雨多聪明,哪像你这个旺仔,傻乎乎的。”

“小孩一定很可爱吧,我特别喜欢小孩子。”周雨腼腆地问张继科。

张继科一脸得意地点头:“可爱,特别可爱!一会儿有机会你们能见着。”

说曹操,曹操到。

张继科话音刚落,就见马龙牵着陈乐乐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继科儿,你同学到了?”马龙看着沙发上的三人,问道。

张继科指指方博,又指指周雨:“方博你认识,这周雨,我弟。”

马龙朝两人温和地笑:“你们好,不要拘束,和继科儿好好玩儿啊。”

方博周雨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

“爸爸?”被忽视的陈乐乐不高兴了,他仰着脑袋,晃了晃马龙的手。

“啊…对,乐乐你看,那是继科妈妈的同学。”马龙蹲下身子,圈住陈乐乐,让他看向方博和周雨的方向。“他们来找他玩的,乐乐要乖,不要去闹继科妈妈,好吗?”

方博因为“继科妈妈”这个词已经快要笑崩了,但面对着马龙他还是有些不敢这么放肆,于是就拼命憋着,整个人的表情都扭曲了。周雨倒是很淡定,只是星星眼地看着乐乐肉嘟嘟的脸,小声地嘀咕:“真的好可爱啊。”

“好啦,自己去玩吧。”马龙拍了拍陈乐乐的小屁股,看他颠颠地跑开,这才站起身朝三人走去。

“方博,谢谢你。”马龙走到方博面前,很真挚地道谢。

“啊?”方博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连忙摆手。“不是我,不是我,是周雨看见的,他跑回来告诉我,问我是不是报警,然后我就找了老…邱贻可。”

“这样啊…那还是得谢谢你。”马龙温和地笑。

方博涨红了脸,伸手拽周雨的袖子,干笑道:“谢他,谢他就好。”

“周雨同学,谢谢你。”马龙朝周雨颔了颔首。“幸亏你能那么冷静地记下这么多细节,不然我不会这么快地找到继科。真的非常感谢你!”

周雨反应很淡,他只是微微笑了笑:“本能反应而已,您没有怪我胆小没冲上去救科哥就好。”

张继科噗嗤一乐:“你这小身板,幸亏没冲上来!”

周雨抿了抿嘴,没说话。

马龙抬手看了下表,冲张继科说:“我得走了,你们好好玩啊,要吃什么就叫厨师做。”

张继科点点头,朝马龙挥了挥手:“拜拜。”

 

等到马龙走了之后,方博又恢复了那副大咧咧的样子。他凑过来,捏了捏张继科的脸:“长胖了啊你!这么滋润。我看你早全好了,回来上学呗。”

周雨帮腔道:“是啊,科哥,我们都很想你。”

张继科舔了舔唇,摇头:“不想去。”

“为啥啊?”方博不解。

张继科叹了口气,神色认真地看着两人:“我害怕。”

“啥?”方博不可置信。“你,张继科,害怕?”

“让我缓缓吧。”张继科苦笑。“有点心理障碍,暂时克服不了。”

周雨拍了拍方博的肩,劝道:“博哥,咱们理解下科哥吧,这个绑架…太凶险了,我想起来也后怕啊。科哥这个应该叫那个啥…PTSD?”

“啥玩意?”方博没听懂。

周雨想了想,自己也不太确定:“是PTSD…吧?创后什么什么综合征?”

“得得得!”方博摆了摆手,无奈地叹了口气,总结道,“就是你现在有心理障碍,不敢出门,是吧?”

张继科点点头。

“啥也不说了,就祝你早日克服吧!”方博拍拍张继科,冲他露出一个笑容。“我们还在等着你呢!”

“我一定尽快。”张继科其实也不喜欢这种整天待在家的状态,但目前来说,只有这样才能让他自己心安。

“走吧,别坐这啦!”张继科站起身,朝一个方向指了指。“去后面的院子吧,让人架个炉子,咱们烤肉吃!”

方博闻言眼睛亮了:“有牛排不?”

“应有尽有!”张继科拉起周雨。“走,哥给你烤玉米吃!”

 

*****

 

滴,滴,滴……

单调的仪器声是安静病房里唯一的声音。

陈玘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目光转也不转地盯着病床上那人。

三年的时光似乎没有在沉睡的王皓身上留下一点痕迹,还是当年他们分别时那清隽明朗的模样。而自己呢?

陈玘苦笑着摇了摇头。

尘满面,鬓如霜…….纵使相逢应不识啊!

他醒来应该认不出自己了吧,当年的那些桀骜天真早就被人碾碎在了那间装满屈辱记忆的房间里了,留下的只有这样一张面目狰狞的脸孔。

包里的手机“滴”地响了一下,陈玘划开一看,是周雨发来的微信。

“哥,我看见你儿子了,白白胖胖的特别可爱,和皓哥长得很像,小帅哥呢。”

陈玘无言地低笑了一下,退出微信,翻开手机相册,点出那张乐乐百天时三个人的合影。凌厉的眉目难得地柔和下来。

“小子,我是爸爸,知道吗?”他划到另一张照片,看着上面坐旋转木马的乐乐,自言自语道。

“孩子都长那么大了,却不认识爸爸,也不认识妈妈。”陈玘叹了口气,把手伸进被子里,握住王皓稍显冰凉的手。

“皓皓啊…”他痴痴地看着王皓。“醒过来吧,好不好?你看,我都回来了,咱们三个人该团聚了。”

王皓紧闭着眼睛,没有一点回应。

“皓皓?皓皓?”陈玘笑得宠溺。“你以前总不乐意我这么叫你,说听起来太娇气。那叫你‘媳妇儿’吧,你又得揍我。我都忘了,你让我怎么叫你来着?要不你醒醒,提醒我一下吧,嗯?”

“对不起啊,我回来得晚了…”陈玘喃喃着。“可是最开始,我身体真的不行…我怕你担心。当时那个鬼样…不提也罢。我要是知道,知道你那时候已经…我怎么也不会走的。”

他的声音哽咽起来。

“有什么大不了呢?再狼狈、再不堪的样子,也好过和你分开啊…我怎么这么蠢呢!”陈玘流着泪,抬手煽了自己一下。“我怎么能丢下你一个人呢?”

“皓皓啊…我的小月亮啊,你醒过来看看我好不好?”陈玘语气哀求。“你醒过来,怎么对我都好,我用剩下的半辈子给你赔罪,你说好不好?”

床上的王皓依旧是那副不变的模样,安静,却冰凉,像是没有一丝活气,像是…再也醒不过来了一样。

陈玘看着眼前的爱人,心理防线再一次崩溃,他想要嚎叫,想要撕碎什么、破坏什么,想要向造成这一切的每一个人复仇。

他察觉到自己不稳的情绪,连忙想要站起身来。

他不想让王皓看见自己丑陋的一面。

但这时,他却突然僵住了。

他感觉到被自己握在手心的那几根手指,微微动了动。


给我评论的天使们我真的太爱你们了!

自己写过的东西能被理解,被记住,被提起这种感觉简直太棒了!

群么一个!(づ ̄3 ̄)づ

所有愿意看这个故事的,点下小红心、小蓝手的宝贝们,love you the same~比心❤

评论(44)
热度(396)

© 一块肉松面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