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肉松面包

少年不老

【龙獒ABO】一纸婚约 Episode54

warning:

雷且狗血,全是AU,放飞自我。

所有人物与现实世界无关。文中人物仅是同名同姓。

所有情节纯属虚构。请不要上升真人!

文中所有内容及好人坏人之分,仅用来服务情节。一切雷和bug都是我的,如果让您产生不适我真诚地道歉。

禁止以任何形式将本文转出Lofter。



Episode54


张继科从昏迷中渐渐苏醒,他勉力睁开眼睛,面对的却还是一片漆黑。他想张口呼叫,嘴上却也被贴了胶布。

“老实点!”有人凶狠地在他脑袋上煽了一下,张继科本能地就想抬手反击。手上一阵剧痛传来——捆在他手上的绳子因为动作而深深地勒进了皮肉里,紫红的瘀痕渐渐浮现起来。

因为视觉的丧失,其他感官变得尤为敏感,张继科能明显地感觉到车子的每一次加速、减速与转弯。乙醚残留的效果让他依旧昏昏沉沉,加上不断的颠簸,张继科只觉得越发胸闷。他有些想吐,然而被封住的嘴巴却让他想要大口呼吸都不能。

吸入的氧气似乎越来越少,张继科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憋闷的胸腔里像是困了一只力大无穷的怪物,一下一下撞击着他的胸骨。他感觉到自己的心脏正在以一种极其奇怪的频率震颤着——这是一种极为畏惧的感觉,是某种…难以言说的本能。

张继科觉得,有危险正在悄悄浮现。

它不是被蒙住的双眼,不是被缚的手腕,也不是这辆不知道驶向何方的车。甚至可以说,和当下的境况并无关联。

可是…真的没有关联吗?

现在的这个场景,为什么有一种莫名熟悉的感觉?自己就像一个诱饵,被人放在了危机四伏的夜色草原上,毫无还击之力地等待着那只怪物来将他吞噬。

是了,快要来了。

那东西在阴影里蛰伏着,喷出炽热而腥臭的气息,一点一点地逼近他。

亮出利爪,露出獠牙…

然后终于扑了上来。

张继科周身猛地一震,眼前炸开一片白光。

一个装载着记忆的陈旧匣子从他脑海的深处浮了起来。

匣子上覆盖着厚厚的青苔,阴冷而又潮湿,隐隐的血腥气从其中渗了出来。它被一根名为逃避的铁链拴住,恐惧的巨石坠着它,把它藏在张继科记忆之湖那幽暗的湖底。现在,锈蚀的铁链被突如其来的冲击撞断了。尘封许久的回忆露出了丑恶的真容。

 

那也是一辆行驶的车,上面坐着13岁的自己和一个满身伤痕的人。

他叫什么来着?

陈玘…对,他叫陈玘。

他让我救他。

今天没有人在家…他们都回青岛去了。

我不可以去,因为我是Omega。

母亲说,爷爷不喜欢我。

我把他放出来了,带着他往外走,然后我被抓住了。

这些人为什么要抓我?

他们是谁?

……

 

张继科惶然回头,对上了一张青面獠牙的脸。凶狠的声音从乳胶头套后传来。

“老实点!只要你家肯给钱,你就没事!别自讨没趣,乖乖呆着!”

 

车停住了,他们拽着我,把我关在了一个废弃的黑屋子里。有一点点光从那个高高的小窗子里射进来。

陈玘一直在屋子里走动,他说自己好不容易逃出来,不能死在这儿。

我看着他一脚一脚地踹门。

后来,有人从门外进来了,他朝陈玘的腿上开了一枪。

好多血。

我以为陈玘会死,我很害怕。

他缩在角落,一直在说胡话。

好像是在喊谁的名字吧。

你可别死啊…别留我一个人在这…

 

后来我对时间已经失去了概念,只觉得似乎已经过去很久很久了。

他们进来过一次,丢给我们几瓶水和一包饼干。

我很难受,但我还是把东西吃进去了。

我得活着。

我用水把饼干泡软,喂了陈玘一点。

他也得活着。

 

我觉得自己可能熬不过去了。

为什么没有人来呢?

是…放弃我了吗?

 

...姐姐?

 

*****

 

“少爷,现在进去吗?”

狂飙的队长站在车前,对着面沉如水的马龙问道。

马龙抬眼看了看那间荒僻的小屋,捏紧了手中的枪。

“你们要做好万全的准备,绝对不能伤到继科。”马龙从车上走了下来。

看着狂飙的队员在短短几秒内丢入闪光弹,撞开屋门,迅速而敏捷地冲了进去,他摸了摸腰间的弹夹。

 

屋子里很小,很空,没有人。

正中间摆着一个低且窄的铁笼,张继科蜷缩在里面,浑身湿透。他的双手被拴在背后,脚也被捆住了。

笼子的正上方悬着一个盆,有水滴正在从上面滴答滴答地落下来。

一名队员把盆放了下来——里面是巨大的一块冰,化出的水就顺着盆底被钻开的那些小洞淋在动弹不得的张继科身上。

马龙只觉得眼前一片血红,暴怒的情绪几乎噬尽了他的理智。

他举起枪,一枪打断了笼子上的铁锁。

马龙跪在肮脏泥泞的地面上,将身子探进笼子。他一手勾住张继科的腿弯,一手扶住他的肩,小心翼翼地把人慢慢移了出来。

张继科闭着眼睛,面色苍白,脸颊上浮着一点不自然的红。

“好了,好了,没事了。”马龙将张继科紧紧抱在怀里,吻了吻他冰凉的额头。“我来了。”

 

*****

 

18个小时后。

“少爷,找到了!”闫安揪着一个人走了进来。

黄昏时分黯淡的天光从窗口照进来。

马龙仰面靠坐在椅子上,雕塑般的侧脸显得冰冷又无情。他缓缓张开眼睛,毫无温度的目光直直扎向那个被闫安踩跪在地上的人。

马龙拿起了摆在桌面上的那把蝴蝶刀。

 

“是谁?”马龙踩住那人的手腕,一把将刀插了下去。刀刃穿过手掌,钉在了地板上。

那人尖利地嚎叫起来。

“说吧,给你两分钟。”马龙面无表情地握着刀柄转动刀身,眸中平静无波。

“勘弁してくれ!”那人声音嘶哑,本能地喊了出来。

马龙动作一滞:“日本人?”

那人生怕马龙再有什么动作,连忙求饶:“我说,我都说,你放过我!”

马龙看着他,没有说话。

“我们接到命令,说要绑架那个小孩。找个地方把他关着,弄成冻死或者饿死的假象。等他死了,丢回到南山上就行。”那人飞快地说道,眼睛死死盯着插在手掌上的刀,脸色惨白。

“命令?谁?”

“Mizutani Jun。”忙不迭的回答。

马龙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水谷隼…”

 

*****

 

“6天前,水谷隼自天津入境。入境之后,与多个集团的代表进行了洽谈。从表面上看,这是一些再正常不过的商务洽谈。但仔细追究起来,会发现这些人手上都握着少量的张氏股份。”

薛飞将一份文件恭敬地放在了马龙桌前。

“这是水谷隼这个月以来的通话记录,您看这一天之后。”薛飞在一个时间上指了指。“这天张董在董事会上宣布将张氏25%的股份过给继科少爷。”

马龙挑眉,顺着薛飞的指的位置往下看。

一个号码开始频繁地出现。

“这个号码的主人是?”马龙在文件上用指尖敲了敲。

“是张超。”

薛飞做事向来周全,看到马龙紧锁的眉头,他淡淡笑了一下,将手上的牛皮纸袋递给了马龙。

“水谷隼和张超,很有渊源。”薛飞待马龙大略扫了一遍袋子中的资料,这才不急不缓地开口道。“水谷隼的父亲,是中国人,姓崔。这位崔先生曾在日本早稻田大学担任了两年的客座教授,在此期间,他和学校中的一位助教有着非常亲密的关系,并且生下了一对龙凤胎。在他离开日本时,那位助教与他分手了,两人一人带走了一个孩子。留在日本的,是男孩,也就是水谷隼。而被崔先生带回国内的那个女孩,被取名叫崔琪琪。”

“崔琪琪…这个名字,似乎在哪里听过。”马龙若有所思。

“崔琪琪是张乐棠的原配,也就是张超的亲生母亲。”薛飞看了看马龙的神色,语气变得越发谨慎。“这次的绑架,十有八九是张超授意水谷隼做的。而且…三年前,继科少爷遭受到的另一次绑架,估计也是他们。”

马龙垂眸安静地盯着桌面,手指有节奏地敲击着桌面,显然是在深思。

薛飞见状便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

过了许久,马龙低低地冷笑了一声,他抬起头来,黑沉沉的眸子里酝酿着一场晦暗的风暴。

正午的阳光照得整个办公室非常明亮,但坐在桌前的那个人却像极地不化的冰川那样散发着无比凛冽的气息。

马龙划亮手机,在通讯录里找到了一个名为“Q”的人,修长的手指按下了绿色的通话键。

“喂?怎么突然给我打电话了?”电话很快便接通了。

马龙目光转了转,落在了桌子左边的一个相框上——照片里的张继科笑得可爱又天真,是无比灿烂且明媚的阳光。

“玘哥,有兴趣合作吗?”马龙带着笑意,开口问道。


天啊……快15w字了你们知道吗!!!
写不动了(ಥ_ಥ)
后面还有那么多剧情……得写到多少章啊!!!!
何年何月才能完结_(:з」∠)_

另外,虽然这几章比较无聊吧……
还是希望大家能多在评论里跟我交流感想啊~
你们的评论就是我的动力٩( 'ω' )و 
反正最近的剧情都挺重要的
会比较跌宕起伏(ಡωಡ) 

评论(50)
热度(408)

© 一块肉松面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