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肉松面包

少年不老

【龙獒ABO】一纸婚约 Episode53

warning:

雷且狗血,全是AU,放飞自我。

所有人物与现实世界无关。文中人物仅是同名同姓。

所有情节纯属虚构。请不要上升真人!

文中所有内容及好人坏人之分,仅用来服务情节。一切雷和bug都是我的,如果让您产生不适我真诚地道歉。

禁止以任何形式将本文转出Lofter。



Episode53

 

“天哪,还没讲完!”方博崩溃地看着主席台上的校领导。“晒死了啊!”

天气已经有些热了,中午直射的阳光尤其的烈,晒得人脑袋发昏。

一中的高一学生黑压压地站了一片,心不在焉地听着校领导训话,每个人都是又饿又乏。

今天一早,他们就被拉到郊外的一个烈士陵园来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因为出发的早,很多人都没有吃早餐,或者就是啃个面包了事。一上午又爬山又参观的,着实累得不轻。

张继科打了个小小的哈欠,伸手从外套兜里掏了几块巧克力出来,用手肘捅了捅一旁的周雨,悄悄递给了他。

周雨接过东西,大眼睛笑得弯了起来,他小声地说了句“谢谢哥。”然后剥开一块巧克力,飞快地塞进了嘴里。

“吃什么呢吃什么呢!”方博听见动静,扭头瞪着张继科。“你咋那么偏心?给小雨不给我?”

“看你那圆脸,吃什么吃?”张继科虽然这么说着,还是往方博手里也塞了两块巧克力。

 

等方博把巧克力都吃光了,主席台上的讲话也终于结束了。

站了许久的学生们三三两两地散开,各自找地方待着,边聊天边等交通车上山接人。

方博是班长,被老师叫去收拾东西了,张继科就带着周雨在展览厅前走廊的角落里坐下,打开书包往外掏零食。

周雨看着张继科拿出的小盒果汁,小袋坚果和真空鸡腿一脸懵逼,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哥…你这是出来春游啊?”

“吃吃吃,”张继科往周雨怀里塞东西。“不然还得往回背,重死了!”

周雨接过一个撕开包装的鸡腿,讷讷点头。

张继科拿吸管戳开果汁,边喝边说:“马龙非得让我带,说中午肯定没地儿让我们吃饭。真是料事如神。”

周雨挠挠头,没说话,鼓着腮帮子嚼鸡腿。

“同学,那个…能帮个忙吗?”一个中年男人走了过来,有些不好意思地朝两人笑。

张继科抬头看他:“有什么事吗?”

“啊…是这样,”那人搓了搓手,“你们今天来进行爱国主义教育,我们不是有几个解说员带你们参观了嘛,单位是要对他们进行考评的,所以你能不能帮我填个问卷?”

“不用填了吧,我觉得讲的都挺好的呀。”张继科懒得动,于是随口回答到。

那人脸色有些尴尬:“同学…这是我们的规定,每次组织这种活动就要进行随机不记名问卷的,就耽误你两分钟,跟我去办公室填一下就好。”

“小雨,去不?”张继科问周雨。

周雨举着油乎乎的两只手,摇摇头:“我手脏。”

“对,对,一个同学就够了。”那人笑着说。“很快就好。”

“行。”张继科站起身来。“走吧。”

 

周雨看着两人离开的方向,心下不知为何有点打鼓,他盯着张继科消失在墙后的背影,咬着嘴唇想了想,最终把手往裤子上这么随便一抹,起身追了上去。

 

周雨远远跟着两人,觉得越发不对劲。

远远看去,张继科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只见他停住脚步,和那人说了句什么,就转身要往回走。

站在树后的周雨正欲迎上去,却看见那个男人疾步追了上来,猛地箍住张继科,一把将一块毛巾捂上了他的口鼻。张继科挣扎了两下,就软倒了下去。

周雨抬步就要冲上去,眼角余光却扫到了两人几步开外的一辆面包车——男人才一得手,那车就发动了。车窗一片黑黢黢,显然是贴了特殊的膜。

周雨思索片刻,默不作声地把身子往树后又藏了藏,他静静看着男人扛起张继科上了那辆面包车,推拉门哗地关上,车子绝尘而去。

等到面包车沿着山路开远了,周雨这才掏出电话,拨出了一个号码。

“玘哥,是我。张继科被绑架了。”周雨语气很镇定,“上了一辆银色的面包车,刚刚顺着山路开下去了,车号是京B65980,估计是套牌。现在查录像应该能追踪。”

陈玘的声音模模糊糊从电话那头传来:“你去找那个叫方博的,把你刚刚说的话和他复述一遍。这件事我不能插手,你动作最好快点。”

周雨听见挂断的声音,愣了一秒,便转身朝来时的方向跑去。

 

“卧槽!你再说一遍!”方博眼睛瞪得跟铜铃似的,死死抓着周雨的肩膀。“你没在开玩笑吧,这可不好玩啊!”

周雨喘着粗气,豆大的汗珠从额角滚落,结结巴巴地问:“博…博哥,现在怎么办啊?是不是报警啊…”

“报个屁的警!”方博掏出手机,拨出邱贻可的号码。

电话响了两声就接通了,邱贻可的温柔的声音传来:“怎么了宝贝?”

“宝什么贝啊!”方博急得要死,哒哒哒跟机关枪似的。“科子被绑架了上了一辆车现在估计已经走远了你快点帮老子找!”

“什么什么?你慢点说。”邱贻可没太听清,但大概已经明白了,他的声音骤然紧张起来。“继科怎么了?”

“我去,我说个什么劲儿!”方博把手机塞给周雨。“你跟他说。”

“啊?啊…”周雨小心地把脸贴上手机。“那个…您好,我是继科同学。刚刚有人找他帮忙,我刚好去上厕所,就看见那人拿着毛巾把继科捂昏了搬上车了。是辆银色的面包车,车号是…”

邱贻可听完了周雨有条不紊的陈述,悬着的心稍微安定下来,他让周雨把电话还给方博,嘱咐他们跟好同学、老师别在乱跑后就挂了电话。

邱贻可挂了电话的下一秒就拨给了陈玘。

“邱爷?有事?”陈玘的声音很平淡。

“你是不是动张继科了?”邱贻可单刀直入。

“什么玩意?”陈玘似乎非常莫名其妙。“你说啥呢?张继科怎么了?”

“你是不是派人绑架张继科?”口气不善。

陈玘的声音也带了怒意:“邱贻可你他妈有病啊?我绑架张继科?说什么胡话呢!老子今天一整天都守在我媳妇这,没那心思跟你们瞎闹。”在骂了一声“操”后,陈玘毫不留情地挂了电话。

邱贻可盯着通话结束的界面,眉头紧锁,片刻后,他把纷乱的思绪抛到一边,找出了马龙的电话,打了过去。

 

*****

 

马龙从口袋中拿出震动的手机,看了一眼来电人姓名后,抬手示意会议暂停。

“邱爷,您好。”马龙声音温和。

邱贻可的声音乍一听很正常,但还是有一丝掩饰不住的担忧流露了出来:“龙少,您家小孩估计出事了。”

“什么?”马龙猛地站了起来,大步走出会议室。“邱爷您这是什么意思。”

“张继科和方博他们今天不是去南山的烈士陵园嘛,继科被人绑架走了,具体经过没时间说了,现在找到人要紧。”

“你别挂。”马龙放下手机,点开一个应用,看着上面那个缓缓移动的熟悉的小红点,暗暗松了一口气。

“喂,邱爷。”他重新拿起手机,声音平稳了下来。“多谢您的告知,我已经知道继科儿在哪儿了,马上就带人去找他。”

邱贻可心下疑惑,但听了马龙这话,他也没时间再多想,只回了一句“有需要随时找我。”便不再耽误马龙的时间了。

 

马龙站在空旷的走廊上,深吸了一口气。他冲着跟着走出会议室的闫安吩咐道:“让狂飙全员准备,带上家伙,马上出发。”

狂飙是马龙的贴身卫队,由退役特警和一些国际雇佣兵组成。这支队伍很特殊,一般都是负责马龙手上那些见不得光的事务。马龙轻易不会动用他们,如今却吩咐狂飙全员出动。——难道出了什么大事?

闫安神色一凛,应了声是,便急急去了。

马龙默默看着地图上依旧在移动的红点,清润的眸子一点点暗下去,血丝像游蛇一样,慢慢爬上眼白。

马龙闭了闭眼睛,将颤抖的手紧握成拳。他抬头看了看窗外渐渐布上阴云的天空,大步走进自己的办公室,从书桌上锁的抽屉里拿出了一把枪。



解释一下:
玘哥不想暴露周雨,所以不会出面。
邱怡可肯定要把这事告知继科的Alpha马龙。
所以打了一圈电话。
有车牌,有描述,顺着一路的监控不怕车找不着。
而且几个电话加起来也不超过5分钟~

评论(45)
热度(368)

© 一块肉松面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