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肉松面包

少年不老

【龙獒ABO】一纸婚约 Episode52

warning:

雷且狗血,全是AU,放飞自我。

所有人物与现实世界无关。文中人物仅是同名同姓。

所有情节纯属虚构。请不要上升真人!

文中所有内容及好人坏人之分,仅用来服务情节。一切雷和bug都是我的,如果让您产生不适我真诚地道歉。

禁止以任何形式将本文转出Lofter。



Episode52


“张夫人,幸会!”陈玘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笑着迎了上去。

徐溪莺戒备地看着陈玘,靠在门边,似乎十分惊慌。

陈玘没贴屏蔽贴,攻击性极强的Alpha气息像一只无形的手按住了徐溪莺。

“是你找我?”徐溪莺强自镇定地问。

“您这么紧张干什么?我又不会吃人。”陈玘挑了挑眉,咧嘴一笑。说罢他伸手摩挲了一下自己带着青色胡茬的下颌,嘀咕道:“我看着脾气很不好吗?怎么一个二个都这么怕我。”

徐溪莺眼神里带了些莫名,但身体依旧紧绷着,像只掉入狼窝的兔子。

“请吧,”陈玘抬手朝沙发迎了迎,“您先请坐。不然显得我待客不周啊。”

徐溪莺从陈玘身边绕了很大的一个弧度,来到沙发前坐下,腰背挺直,臀部只有一半搭在坐垫上,一副随时要起身逃跑的模样。

陈玘远远地另找了一张沙发坐着,姿势随意,语气也很随意:“张乐棠乱搞的视频看见啦?感想如何?”

徐溪莺的紧张感消散了一点,她盯着陈玘,冷笑道:“感想?寄视频的一定没安好心。”

陈玘闻言哈哈大笑,他朝徐溪莺比了个大拇指:“胆色不错,怪不得能在张乐棠身边混到正室。你那俩孩子可是托你的福。”

徐溪莺猛地想起了自己到这儿的目的,她厉色道:“你到底想干嘛?告诉你,你要是想碰我儿子,我肯定要和你拼命!”

“哟,这时候这么爱儿子了?一天口口声声地要保护他。我问你,你保护他啥了啊?”陈玘语气嘲讽。“给他找了个好老公?让一16岁的孩子去结婚,你们也真干得出来。不过嘛,谁叫张继科是个Omega呢?是不是?他要不是有点利用价值,恐怕早就成了一颗弃子了。你这女人,又虚荣又胆小,除了嘴上功夫,你会什么啊?你那谋略,还及不上你女儿的十分之一。看看张继科被欺负的,你这当妈的也真的有本事!”

徐溪莺闻言白了脸,她咬着下唇,只能干巴巴地反驳一句“你胡说。”

“得了,看你这模样,能给你儿子什么啊?”陈玘摊了摊手。“看在张继科救了我…两次的份上,我给你指条明路。拿着这个视频去和张乐棠谈条件,让她好好放点血,拿个三十、四十的股份给张继科。你放心,这点东西,买她的名声,她自然是很乐意的。”

徐溪莺眼神闪烁,神色确还是十分犹豫。

陈玘接着道:“你想想,那钱放在你亲生孩子那儿,不比放在一个想要杀了你的人身边好吗?”

“哪有那么容易…”徐溪莺绞着手指。“我威胁她有什么用?”

“你有军师啊,”陈玘朝一直站在门边的孙闻抬了抬头,“谈判这码子事,他可是个专家。”

徐溪莺扭头看了看孙闻,又将目光转回到陈玘身上:“你干什么要这么好心?”

“好心?你搞错了吧?”陈玘失笑。“我的目的,可一直都是弄死张乐棠啊。”

 

“邱爷,您觉得这出戏如何啊?”打发走了徐溪莺,陈玘老神在在地坐在原处,听见门轴的清响,嘴边扬起一个嘲讽的笑意。

“我不知道你究竟想做什么,但我看出了一点,你把张夫人当老鼠玩呢。”邱贻可走过了坐到陈玘对面,神色平淡。“就算你是真心要为张继科谋点东西,以报答他的救命之恩。这事让你手下去做就行了,你根本无需露面。你今天把人找来,只是想特意羞辱她一下。陈玘,好玩吗?”

陈玘摇头,耸了耸肩道:“没劲。”

邱贻可正欲说什么,却被陈玘一个邪气的笑容堵了回去:“但我乐意。”

“她和你无冤无仇的…”邱贻可皱眉。

“要不是她不够骚,拴不住人,张乐棠那倒霉玩意儿能搞到老子头上来?”

“陈玘你…”邱贻可叹了口气。“你要报仇就报,但不要伤及无辜。”

陈玘伸出一根指头摇了摇,笑容顽劣。

“话说,你今儿到底来找我干什么?”陈玘懒洋洋地摊在沙发上,朝邱贻可扬了扬下颌。

“怡宁请我帮忙找到你。”邱贻可也无意隐瞒。

“张怡宁。”陈玘带着思索念出这个名字。“这丫头怎么和你,堂堂邱家掌门人扯上关系的。这话其实我一直想问了,当时去救张继科,显然张乐棠没有参与,就凭张怡宁那丫头,是怎么请动您这尊大佛的?”

邱贻可没说话。

陈玘坐直身子,朝邱贻可的方向凑过去:“诶,说说呗。我可一直好奇呢。当时老子那狼狈样子,根本没记住什么。当年你们怎么救的张继科啊?真给赎金了?那伙人真的就是只为钱?”

邱贻可神色严肃:“那你记得多少?”

陈玘皱眉,似乎没有理解邱贻可这话的言下之意。

“你记得自己腿上被打了一枪,失血过多,体温流失的时候,张继科那傻小子把衣服全脱给你盖着,自己冻出肺炎,差点在我们来之前就撑不住了吗?你记得张怡宁朝你磕的那个头吗?你记得张继科都神志不清了,还央求着我们放你走吗?你知道…张继科回去之后就昏迷了半个月,醒来以后,什么都忘了吗?”

陈玘放在膝上的手有些抖,他无意识地摩挲着自己的右腿——裤子下面,有一个狰狞的伤疤,那是子弹贯穿大腿留下的。

邱贻可叹气:“反正你那儿的拼图已经拼得差不多了,虽然当年的绑架案只是边角上并不重要的一块,但你要是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

陈玘安静地看着邱贻可,眼中一直暗藏的戾气似乎淡了些。

“当时绑走继科的那伙人,的确是想要钱,他们打听好了张家的行程,找到了继科一个人在家的时候,买通张家佣人混了进来。你俩倒霉,正好撞上了。那伙人只想要钱,不想搞出人命,所以你才没被当场弄死。”邱贻可看了看陈玘,眼神带着点责备。

“绑匪很快就给张乐棠打电话了,要五千万。张乐棠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后来才知道,她当时就决定放弃张继科了。”邱贻可深深叹气。“亲生孩子啊…她也忍心。”

“张怡宁无意中接到了绑匪打到家里的电话,她…去求张乐棠,结果只得到一句话:你就当从来没有过张继科这个人吧。五千万,他不值。”

陈玘闻言不自觉地骂出声来:“这畜生心肝是被狗吃了吧!”

“张怡宁很聪明,她去找了张乐棠的表弟,也就是我曾经的老师,肖战。老师找到我,让我帮这个忙,我就答应了。后来,我花了点功夫,很快就找到了继科。再往后的事,就不用说了吧?”邱贻可眼神中露出一点敬佩。“在救出继科后,怡宁和我说,她总有一天会在张家有真正的话语权。到时候,她会报答。这话我当时没往心里去,但她记住了,她也做到了。一年前,她将缅北地区的张家势力全部撤出,把那一片,给了我。”

“张怡宁,的确不简单。”陈玘难得露出了认真的神色。“撇开我和张家的恩怨不谈,我的确敬佩她。当时,因为我帮张继科挡了一刀,她给我磕了一个头。我记着呢。”

邱贻可揉了揉额心,叹气:“那你还…”

“可惜,张家现在被她握了一半在手上。为了自己的目的,我只能从她手上强抢出来,然后摔碎了。”陈玘摊了摊手。“过程中,要是误伤了她,我也只能说声抱歉。”

“你!”邱贻可有些怒了。

“所以…告诉张怡宁,主动放手吧。只要她乖乖退开,我就不会伤害她,”陈玘顿了顿,平淡地说完了自己的话。“还有张继科。”


评论(36)
热度(348)

© 一块肉松面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