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肉松面包

少年不老

【龙獒ABO】一纸婚约 Episode 48

warning:

雷且狗血,全是AU,放飞自我。

所有人物与现实世界无关。文中人物仅是同名同姓。

所有情节纯属虚构。请不要上升真人!

文中所有内容及好人坏人之分,仅用来服务情节。一切雷和bug都是我的,如果让您产生不适我真诚地道歉。

禁止以任何形式将本文转出Lofter。



Episode48

 

“当时我前往邻市把生意搞定后,那天已经有些晚了,皓皓经常交代不要开夜车,所以我就选了家酒店住下,打算第二天再回来。当晚进房间后,我很快就困了,困得很厉害,睡得特别沉。等我再醒来的时候,已经身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了。房间里没有窗户,似乎是个地下室。然后我见到了一个人——张乐棠。

“我和张乐棠见过几次。第一次见她,好像是乐乐出生后不久吧,在一次酒会上。当时她主动来找我谈话,我也没想太多…她之后说要和我谈合作的事情,我就去了,结果酒喝到一半,她开始动手动脚,那种感觉很恶心。你知道吗?一个Alpha说要和你上床,还撕了屏蔽贴用信息素怼你…真的…嗨!不过这种性向的我也不是没见过,况且她还是张氏的总裁,我不好得表示出太明显的厌恶,只是严词拒绝之后,再不和她联系。谁知道这货居然一直惦记着老子。操!

“回到刚刚说的,我醒来之后就看见了张乐棠。那个变态,不知道给我喂了什么,我全身一点力气都没有,就瘫在床上。然后她开始摸我…总之,那天晚上的事我不想提了,想起来就要吐。反正,就是你哥我被强上了。之后那人就每天都来问我愿不愿意跟她。滚她大爷的!爷怎么可能答应?后来她大概有些恼羞成怒了吧,把我换了个地方关。她书房隔壁的一个小房间。

“那房子墙上焊了锁链,她就这么锁着我,你说是不是个神经病?嗨,当时也是惨哪!栓我的那面墙正对着太阳,她经常下午就把锁链栓短点,就这么烤着老子。有病!后来她看我这么不屈不挠的,呵呵,就开始把那些乱八七糟的东西往我身上招呼,什么皮的藤的鞭子,狠抽我啊!她还露出一副特别爽的表情…操!总之,就是那样吧。

“她还给我打过她的信息素。那种感觉,真的生不如死啊,感觉内脏都在烧,疼得不行。其实最绝望的时候想过死的。但我乐乐都还不会走路呢,我家皓皓找不到我肯定也急得要死,我就想着,我怎么样也得忍,留着自己这条命呗…再屈辱,也得忍。后来啊,不知道过了多久,总之已经开始下雪了,我遇到个小孩。那小孩长得真好看,又乖又秀气。他好像是无意中走进来了吧,看到我的时候吓得要死。

“我就问他是谁,他最开始不说,吓跑了。后来我在窗子里看到张乐棠那变态陪着他、一个女人和另外一个女孩子在院子里堆雪人。——对了,说起那个女孩子。我见过她,张乐棠带她进来过几次,她就让那姑娘站在一边,喊她看着我被打。所以我就猜那男孩是张乐棠的儿子。

“过了几天小家伙又悄悄来了,还拿着个药箱,问我疼不疼。不怕你笑话,我当时真的眼泪都快下来了。知道吗?那种感觉…怎么说呢,大概就是,过了那么久,老子终于又被当成了个人吧。那小子估计第一次见我也被吓得够惨吧,那时候我全身是血——被打的。我就和他说,张乐棠要和老子结婚,不要他跟他妈了。唉…也是被逼急了,那么不要脸的话我也说得出来…

“他就含着包泪,过来要给我脸上贴创可贴,我说你别贴了,你想让人知道你进来过啊。他就呆掉了…我就接着和他商量,我说,你看,我在这被关着,还一天到晚挨打,你说我可不可怜?他就点头。然后我又说,你不想我取代你妈妈吧?他就摇头。那我就接着哄他了,我说,咱们打个商量,你想个办法把我放了,我立马就走,再不回来。这样你妈妈也不会被抛弃了,我也不会被打了。多好。

“小孩儿坐在我旁边,想了很久之后,他说好。他就问我,怎么放。我说你拿个钳子来,把这链子直接夹断算了,反正那链子也不粗。然后找个没人的时间,带着我溜出去,也就完了。小家伙居然毫不犹豫就答应了。他说过两天家里人都要去给他爷爷过生日,但他母亲不让他去。我问他为啥,他说因为他是Omega,他爷爷不喜欢。——嗨,跑题了。

“他没骗我,到了那天,他真拎了个挺粗的钳子来了。老子终于自由了!他就带着我跑…谁知道啊,我和他才走到院子,就遇到了一堆戴着面罩的人。那些家伙上来就要抓那小子,我一看,不行啊,这怎么说也是我的救命恩人。老子就和他们打。但我被关了那么久,哪儿打得过啊,很快就被放倒了。然后就和那小子一起被抓走了。

“对了,我后来才知道,那小子的名字叫张继科。对,就是和你结婚这个”

 

马龙已经完全震惊了,他呆呆看着陈玘,僵硬地问:“然后呢?”

陈玘看了看时间,站起身来拍拍马龙的肩:“剩下的事,我以后再和你讲。作为交换,你把皓皓门口的保镖给老子撤了,我要看媳妇儿。对了,我儿子睡着没啊?睡着了的话,你让我也看他一眼。”

“玘哥…”

“得,别废话,先按我说的办!”

 

*****

 

张乐棠醒过来时,对上的就是徐溪莺惨白的脸。

“你干嘛啊?哭丧呢?”张乐棠张嘴就骂。

“张乐棠,你还不如死了!”徐溪莺周身发颤,忽然歇斯底里地喊道。

张乐棠先是愣了一下,继而马上暴怒,她坐起身来,抬手给了徐溪莺一耳光:“你发什么疯?你不想活了?”

“你在外面瞎搞,我都忍了,毕竟我自己也是个婊子,哪有立场去管别人。”徐溪莺目光空洞,看着张乐棠不住冷笑。“所以我这十年就这么忍过来了。但是,张乐棠,你怎么能这么肮脏!”

徐溪莺跌跌撞撞地站起来,在包里翻了半天,找出一个U盘。她颤抖着手,将U盘插进电视后的接口里,然后打开了屏幕。

“这是什么!”徐溪莺指着屏幕里不堪的画面,质问道。“你这是在干什么?性虐是吗?那个男孩子才几岁!你…你怎么下得去手?他和你儿子差不多大啊!你太恶心了!你还是人吗?啊?!!!”

张乐棠看着电视,血一点一点冷下来,声音也没了底气:“你这是从哪儿弄来的?”

“这重要吗?”徐溪莺看上去完全像是疯了。“不止一个啊!你这个畜生!都是孩子啊!你…你这是犯罪,你知不知道!宁宁和龙龙怎么会有你这样的母亲!太耻辱了!”

“你把东西给我。”张乐棠虚张声势地威胁道。“如果你不想死的话。”

“呸!”徐溪莺冲到张乐棠的病床前,把一沓照片摔在她脸上。“甚至连家里!你都…你把家都弄脏了!”

照片里赫然就是张乐棠书房旁那间囚禁过陈玘的房间,墙上的墙纸被完全撕掉了,露出一整面血迹斑斑的墙。

“我居然完全没有意识到!就在家里啊!”徐溪莺一边怒吼着,一边哭了出来。“你是不是杀人了?啊?我嫁给了一个杀人犯吗?”

“徐溪莺,你给我冷静下来,听我说,好吗?”事情到了这一步,张乐棠只得采取诱哄手段。“你要什么,我都给你,我们好好商量,行吗?”

“去你的吧!我要什么?我告诉你,我要你去死!”徐溪莺抓着包狠狠抽了一下张乐棠,直接朝门口冲去。“我要让大家看到你这恶心的面目!那些孩子,我要给他们讨回公道!”

张乐棠在摔门的巨响中沉下了脸来,眼睛中透露出显而易见的杀意。


二更来了!

最近都会是走剧情,希望大家能多多跟我分享你们的猜想和感受,这样我能更好、更全面地思考后文的走向。

谢谢大家!

评论(46)
热度(353)

© 一块肉松面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