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肉松面包

少年不老

【龙獒ABO】一纸婚约 Episode 47

warning:

雷且狗血,全是AU,放飞自我。

所有人物与现实世界无关。文中人物仅是同名同姓。

所有情节纯属虚构。请不要上升真人!

文中所有内容及好人坏人之分,仅用来服务情节。一切雷和bug都是我的,如果让您产生不适我真诚地道歉。

禁止以任何形式将本文转出Lofter。



Episode47

 

“姐,怎么样了?”马龙牵着张继科疾步走来,身后跟着六七个保镖,不由得引人侧目。

张怡宁一看这个阵势,就知道马龙对真相还一无所知,不觉暗暗松了口气。她从医院的长椅上站起身来,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开口道:“目前已经稳定了。”

“究竟怎么会出这样的事?调查有结果了吗?”

张怡宁迟疑着看了看低着头的张继科,朝马龙使了个眼色,然后走到张继科身边,和颜悦色地哄道:“继科你进去陪妈妈好不好,她一直在哭,我有点事情要单独和马龙说。”

张继科抬起头,没看张怡宁,反而求助般地望向马龙。

“没事,你去陪陪妈。”马龙把张继科拉进怀里抱了一下,低头亲亲他的发旋,声音温柔。“我一会儿就来找你。”

张继科闷闷地嗯了一声,不情不愿地进了病房。

“现在可以说了,”马龙看着关紧的病房门,微微皱起眉头。“今天到底怎么回事?”

张怡宁深吸一口气:“马龙,今天这件事是我母亲自己做下的孽,我不会再调查下去了。我要和你说的,是其他事。”

“你说。”

“继科他…这事,是…”张怡宁纠结着措辞。“马龙,我实话说了吧,有些事情,我不能告诉你,这既是为了继科好,也是为你好。如果有一天你知道了真相,到时候再另说。你只要记住,继科不是个会撒谎的孩子,如果有些事情他没有告诉你,那是因为他也不记得了。”

“你这话究竟什么意思?”马龙心下一动,想起来张继科曾经的一些反应,突然有些了然。

“继科他…失忆过,那段记忆对他来说不是什么愉快的事情,忘了很好。”张怡宁神色郑重。“继科是个善良的孩子,他受过伤害,但他从来没有伤害过别人,你一定要保护好他,不要再让他受伤了。”

张怡宁这半遮半掩的话让马龙有些心慌,但他并没有追问,而是将心中那些不悦强压下去,露出淡淡一个笑意,点头道:“你放心。”

 

张继科没呆多会儿就跟着马龙走了,张怡宁看着弟弟冷淡的样子,心中有些发苦,却又莫名地有些庆幸。

她隔着病房门上的玻璃,默默看着趴在母亲病床边睡着的妈妈,眼中酸涩不已。

张怡宁深吸一口气,努力将情绪平复下来,转身走到走廊尽头,拨通了一个电话。

 

“喂,怡宁吗?”

“邱爷…”张怡宁嗓子发干。“有件事儿得拜托您了。”

“没问题。”邱贻可干脆地回道。“你说吧。”

“陈玘他…回来了,我需要您帮我尽快找到他。具体情况,我们稍后见面再说,您看可以吗?”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邱贻可的声音里带上了点凝重:“行,我知道了。”

 

*****

 

吃过晚饭之后,张继科去楼上房间做作业了,陈乐乐则被保姆抱着去花房里散步消食,马龙一心挂着今天没弄完的工作,随便吃了几口之后就也去书房里做事了。

书房里没有开灯,一片昏暗。马龙甫一迈进去,就感觉到了异样。他握着门把手,正欲退出,却听见黑暗中响起了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声音:“龙仔,好久不见。”

马龙停下了动作,他走进房间,背靠着房门,将门轻轻地关严了,接着伸手按下开关,让那个坐在书桌前的人暴露在了光明之下。

“玘哥,”马龙静静的看着他。“欢迎回来。”

陈玘挑起眉:“你似乎一点也不惊喜?哥哥我好伤心啊。”

马龙走过去,一把拽住陈玘的衣领将他拉了起来,他朝陈玘笑了笑,握起左拳,狠狠揍到了陈玘脸上。

“谁说我不惊喜的?”马龙看着倒在地上的陈玘,声音又低又轻,就像以前那个喜欢和玘哥撒娇的小龙仔。

陈玘抬手摸了摸嘴边的血迹,忽地露出一个笑容:“手劲儿渐长啊,不愧是我带大的。”

马龙朝陈玘伸出一只手,陈玘拉着站了起来。

 

两人在沙发上坐定,马龙看着陈玘瘦削且略显沧桑的脸,微微皱起眉头:“说说吧,这三年你都去哪儿了?”

陈玘眼神里有点茫然,察觉到马龙的目光,他不自觉地抬手摸了摸自己下颌上的胡茬,笑着说:“事情有点多,一言难尽,以后有机会,哥再跟你说,成不?我今天来,是想求你件事儿。”

马龙看着陈玘,神色复杂,没有说话。

“那啥,你成天派人在皓子门口守着,我想溜进去看看自己媳妇儿都不成。打个商量,你把人撤了吧,让我跟他好好说说话。”

马龙深深叹了口气,他闭了闭眼,像是极力忍耐着什么:“你什么时候知道皓哥的情况的?既然都知道他这样了,怎么还能一直躲在暗处?”

“知道挺久了。”陈玘很平静。“在见他之前,我得把伤他的人先解决了。”

马龙心下一动:“当时让我尽快离开韩国的,是你?”

“聪明。”陈玘抬起手拍了两下。

“你怎么知道我当时的打算?你怎么知道…我要嫁祸张家?”

陈玘拍了拍马龙的肩:“我想知道的,自然有办法。”

马龙皱着眉:“玘哥你…你是不是认识继科儿?因为这个才不让我动张家?你跟张家究竟有什么渊源?我查到,你失踪的最初在张家出现过,是不是?”

“这么多问题,要我先回答哪个?”陈玘摊了摊手。

马龙表情严肃:“玘哥,我这些问题都是认真的,希望你好好回答我。”

陈玘沉默了一会儿,露出了一点无奈的笑意:“有些事,本来不打算让你这么早知道的。但既然你执意要问,那告诉你也无妨。只是,知道这些,真的未必是好事。”

“我想知道真相,其他的,无所谓。”马龙很平静地回答道。

“行吧。”陈玘点点头,朝后靠坐着,一副打算长谈的样子。“那就从我的失踪说起吧。”

 

*****

 

“夫人,您的包裹。”

张妈妈痴迷网购,且家财万贯、无需剁手,所以几乎每天都会收到包裹。这天下午,佣人照例抱着大大小小几个快递走了进来。

张妈妈点点头,哼着小曲,拿着自己的拆包裹专用小刀,把一个个纸箱划开,从里面掏出一堆五花八门的东西。

“咦?这是什么?”她拆开一个文件袋,看着里面那个小小的U盘,疑惑道。“难道寄错了?”

张妈妈转头去看收件人,上面明明白白写着“徐溪莺”三个字,不由得更加不解了。

“这谁给我的啊?”快递单上寄件人一栏一片空白,连始发地都没有。

她抖了抖袋子,从里面又抖出一张薄薄的纸。纸上有几行打印的字,是这么写的——

张夫人,见信安。如有叨扰,请您见谅。听闻您芳辰将至,特送上一份贺礼,望您笑纳。

徐溪莺拿着那张纸,莫名地感到有些心慌,她看了看静静躺在掌心中的U盘,直觉里面并不是什么好东西。然而人的好奇心总是无比巨大的,那块小巧的银色金属,就像潘多拉的魔盒一般,无声地引诱着她打开一探究竟。

终于,徐溪莺还是站了起来,走上楼去开了电脑。

 

十几分钟之后,一声巨响从楼上传来。

佣人匆匆去看,只见夫人披头散发地坐在地上,正在歇斯底里地尖叫,一旁的电脑已经从桌上跌落到了地上,屏幕一片漆黑。

徐溪莺死死盯着那块黑屏,双手捂住耳朵,神色惊恐又厌恶,像是看到了无比肮脏的东西。

音响里,正不断传出淫糜又痛苦的呻吟以及交媾时粘腻的水声,还有张乐棠那熟悉的嗓音。


今日第一更

评论(51)
热度(296)

© 一块肉松面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