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肉松面包

少年不老

【龙獒ABO】一纸婚约 Episode 37

warning:

雷且狗血,全是AU,放飞自我。

所有人物与现实世界无关。文中人物仅是同名同姓。

所有情节纯属虚构。请不要上升真人!

文中所有内容及好人坏人之分,仅用来服务情节。一切雷和bug都是我的,如果让您产生不适我真诚地道歉。

禁止以任何形式将本文转出Lofter。



Episode37

 

马龙察觉到身边人的瑟缩,轻轻捏了捏张继科冰凉的手。

“母亲…”张继科垂着头站了起来。

“张继科,你上来。小马也来一下。”张乐棠双手抱在胸前,朝两人吩咐道。

马龙不慌不忙地起身,拉着张继科上了楼,眼神都没留给那群人一个。

 

张乐棠带着他们走到自己的书房前,推开门示意了一下:“进去吧。”

马龙不着痕迹地看了看隔壁房间紧闭的门,眼中如闪电般掠过一丝冷厉,但旋即便隐没在了那谦恭的笑意之后。

“您别那么严肃,继科儿都紧张了。”马龙揽着张继科的肩,朝张乐棠道。

“唉…这孩子。”张乐棠皱皱眉,“胆子那么小,哪像我生的!”

张继科咬了咬下唇,默不作声地进了房间。

“行了,坐吧。”张乐棠指了指沙发。“和我说说,为什么结婚这么几个月了,还没有标记?”

马龙拍了拍张继科手背,示意自己来说。他直直看向张乐棠,眼神诚恳:“妈,继科儿还小,我不能标记他,这对他身体有影响。”

“他16了,不小了。要搁以前,他这个年龄孩子都有了。”张乐棠严厉地看了一眼张继科。“而且Omega被标记是很正常的事,对身体能有什么影响?”

“可是这不是以前了。我和继科结婚证都没领呢,说明法律也觉得他太小了。”马龙有点羞涩地笑了笑。“继科儿还在长身体,没有发情期的。”

张乐棠叹了口气:“就算是这样吧,为什么临时标记也没有?像今天这样,一没了屏蔽贴,人家就知道他张继科没有被标记,这样不是惹人非议吗?”

“是我考虑不周,妈,你别怪继科,是我不愿意标记的。”马龙看着张继科,眼神怜爱。“临时标记后信息素味道就会改变了,继科儿还在上学,让别人闻见不太好。”

“谁敢说什么吗?”张乐棠冷冷挑眉。

“是,”马龙无奈地笑了笑。“但我在乎的本来就不是别人说什么,我是担心继科承受压力。”

“张继科,你这么脆弱?别人说你一句你就受不了了?”张乐棠皱着眉看向自己的儿子。

张继科依旧垂着头,默默吸了吸鼻子。

“您看…您也别说继科了,我俩回去就把临时标记做了,您看成吗?”马龙试探着问。

张乐棠想了想,说:“何必等回去?一分钟都不要的事。在这做吧,我把地方让给你们。”

“不是…”马龙有些急,“如果是在非发情期进行临时标记,Omega反而可能会由于接受了Alpha信息素而进入发情期。万一要是发生这种情况,就不好了。”

“没事,他放假了,不用上学。”张乐棠不为所动。“就算是他现在就发情了,张家这幢宅子里,空房间也多的是。”

“马龙,”张继科终于说话了,声音闷闷的。“你咬我吧。”

“你们自便。”张乐棠脸上终于露出了一点笑意,她朝马龙点点头,转身出门去了。

“继科儿…”马龙长叹一口气,将张继科拥入怀中。“你不愿意的事情,为什么要同意?”

“我没有不愿意,”张继科的发梢蹭得马龙鼻尖痒痒的。“马龙,我真的愿意让你标记我,只是临时标记,没有关系的。”

在张继科看不到的角度,马龙的眸色冷了下来,他温柔地抚了抚张继科的背,劝道:“临时标记之后,你有可能会进入发情期,这样也没关系吗?”

张继科摇摇头:“没事的,我想让人知道我和你已经在一起了。”

“继科儿,这只是形式。重要的不是这个,你明白吗?”

张继科从马龙怀里抬起身,认真地看着他,回答道:“马龙,我知道,重要的是我们之间的感情。但是,我不想因为标记问题,让别人觉得我们之间感情有问题。这样会让我不高兴,我不喜欢他们质疑。”

马龙抬手抚摸张继科的脸:“你不要不高兴,你让我临时标记你,我自然很乐意,只要你想清楚就好。”

“我想好了,”张继科偏过头,露出细白的后颈。“你咬吧。”

马龙凑过来,灼热的呼吸激起一阵战栗,他吻了吻张继科那片娇嫩的皮肤,然后张开嘴咬了下去。

张继科闷哼一声,手指扣紧了马龙的肩膀。他感觉到一阵疼痛的灼热,就像破损的伤口沾上盐水一样,烧得疼。

马龙更深地咬下去,他的牙齿咬破皮肤,刺穿血管,最终扎入了那块腺体之中。张继科尝起来简直太棒了,无比甜蜜、无比纯洁,像是清晨花朵上的露珠。

这是他的Omega,他正在用自己的信息素占有他。

鲜血溢了出来,马龙温柔地将血珠舔舐干净,最后又轻轻吻了吻那道伤口。

张继科现在闻起来很像他了,Alpha的信息素将他包裹起来,把独属于马龙的甜美隐藏起来——甜可可的味道很淡了,取而代之的是强悍的麝香味道,无言地诉说着Alpha的占有和威压。

这是Omega和Alpha结合的强有力证据——虽然还不完全,但马龙相信,那也不远了。

张继科恹恹地靠着马龙,声音虚软:“马龙,我好累,想睡觉。”

马龙吻了吻他的耳朵,柔声问:“那我陪你回你房间躺一躺好吗?”

“嗯,”张继科已经快要睡着了。“你抱我过去,我走不动了。”

“好的,宝贝。”

 

“马龙。”张怡宁站在走廊里,斜倚着墙,似乎已经等了一会儿了。

“姐,我抱继科儿去睡觉。”马龙打横抱着张继科,压低声音朝张怡宁道。

张怡宁抽了抽鼻子,眼神里带上了怒意:“你咬他了?”

“应您母亲的要求,是的。”马龙露出一点嘲讽的笑意。

张怡宁闭了闭眼,深深呼出一口气,像是极力忍耐着什么。她朝张继科房间的方向指了指:“你把他抱过去,然后出来一下,我有话和你说。”

“行。”马龙点了点头。

 

*****

 

“你对日韩市场是不是很感兴趣?”张怡宁看着从张继科房间里出来的马龙,开门见山道。

马龙一愣:“你这话什么意思?”

难道…他们知道了?

不对,上次的计划根本就没有进行完,张家应该不会察觉才是。

马龙按下心头的疑惑,笑着说:“当时最开始和张家谈的,不就是日韩这条线吗?魏桥对日韩市场自然是有兴趣的。”

张怡宁点点头:“那我要是现在把张家在韩国的生意都交给你,你愿意吗?”

马龙皱着眉笑了笑:“姐,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怎么会接手张家的生意呢?”

“不瞒你说,张家在韩国出了大问题。”张怡宁揉了揉额角,神色疲惫。“我们现在必须要尽快撤出来了,但花了那么大力气打下的江山,不能拱手让人。与其让那些秃鹫蚕食,不如直接交给你。我觉得魏桥应该有足够的能力镇得住吧?”

“您能详细和我说说吗?”马龙不动声色地问。

“郑家的大少爷柳承敏死了,他的尸体是在我们在首尔的一家医药公司的楼梯间发现的,警方来搜查,在那里找到了很多走私的吗啡。我不知道那里怎么会出现那种东西,但既然找到了,就是百口莫辩。这个时候,郑荣植出来指认,说张家和柳承敏的仇人朱家合作杀死的柳承敏。更巧的是,有人去自首了,说他杀的柳承敏,我们负责给他提供了枪支,并负责销毁了凶器。警方开始调查朱家,结果查到了朱家对青瓦台高官进行行贿的证据…那本账本上,也有张家好几家公司的名字。警方核对了银行账务往来,那几笔钱,都是真的。”张怡宁脸色很差。

“所以…”马龙试探着问。“这就是你们要从韩国撤出来的原因?”

“已经丢掉好几个公司了,弃军保帅,我们必须舍弃韩国了,在被拖垮之前。”张怡宁摇摇头。“韩国市场一向是张超负责,这次出了这么大的篓子,母亲临时叫我接手,我没有那么大的本事,我自己手上的东南亚市场还有很多棘手的事,所以,我打算把韩国市场给你。”

马龙垂下眸,思索了片刻,这才淡淡地微笑了一下:“自然愿意为您分忧。”



三更达成!

请留下评论哦~

话说我不可爱吗?눈_눈

你们对我有什么误解,总觉得我要开虐Ծ‸Ծ

虐还远着呢!(ಡωಡ) 

评论(61)
热度(401)

© 一块肉松面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