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肉松面包

少年不老

【龙獒ABO】一纸婚约 Episode 35

warning:

雷且狗血,全是AU,放飞自我。

所有人物与现实世界无关。文中人物仅是同名同姓。

所有情节纯属虚构。请不要上升真人!

文中所有内容及好人坏人之分,仅用来服务情节。一切雷和bug都是我的,如果让您产生不适我真诚地道歉。

禁止以任何形式将本文转出Lofter。



Episode35

 

“副总,许先生来了。”秘书轻轻敲了敲门。

马龙仰面坐在沙发上,正在闭目养神,听见声响,他睁开眼睛,招呼道:“昕子,来了啊。过来坐吧。”

“哥你这么急着找我来,是出什么事了?”许昕看着马龙那明显的黑眼圈,不赞同地皱了皱眉。

马龙看上去很憔悴,整个人似乎都有些精神恍惚了。他抬眼看了下关紧的门,叹了口气,道:“玘哥出现了。”

“什么?”许昕一惊,差点失手把杯子打了。

马龙起身去抽屉里将张继科收到的那封信拿过来递给了许昕。

许昕接过来,才一看信封,就立刻明白了过来:“玘哥的信?”

马龙嗯了一声。

“可以拆开看吗?”许昕问。

“看吧,已经打开过了。”

许昕把信拿出来,看着信纸上短短的几行字皱起了眉头。

“龙仔,见信如唔,三年时光匆匆,物是人非。我知道你心中有许多疑惑待解。但原谅哥哥还有大事要做,无法与你会面。请你照顾好皓子和乐乐,不要再执着于追寻我的下落。我现在很好。”

这封信早已被马龙翻来覆去地读过许多遍,但再次听许昕念出,马龙心下还是一阵酸涩。

“玘哥明明知道,我们都在找他。也许…他甚至知道皓哥现在的状况。可他为什么就是不愿意和我见一面?”

许昕向来比较冷静,他拍拍马龙的肩膀,安慰道:“也许玘哥真有苦衷吧。至少咱们知道他现在很好。”

“是啊…”马龙无奈地点点头。“玘哥平安就好。”

“但是,哥,这信你是怎么收到的?”许昕忽然想起来,问道。

马龙神色有些迟疑:“这信,是继科儿给我的。”

“张继科?”许昕不解,“他给你的?”

“那天我去他学校开家长会,他在楼下等我,有个叫朱诚的人给了他这封信。”

“朱诚?你认识吗?”

马龙摇摇头:“不认识。”

“而且玘哥的信,为什么要送到张继科手上?明明有办法可以直接给你的。”

“我也没想明白。这…这太奇怪了。之前,继科儿带乐乐去游乐园,乐乐在中途曾经被人抱走过,那个人,应该是玘哥。”马龙想起乐乐和他说的话,心下疑惑更甚。“乐乐告诉我,‘那个叔叔’本来一直抱着他的,后来看见继科儿了,就让他回去了。”

“难道说玘哥认识张继科?这不可能啊!”

马龙抬手制止了许昕:“话别说得那么绝对,你还记得那张照片吗?”

“照片?”许昕一愣,既然明白过来。“你是说,那张拍到了玘哥的,张继科和张怡宁的合照?”

“对,我们已经确定,玘哥在失踪后曾在张家出现过。”马龙抬手揉了揉额角,神色疲惫。“而且玘哥在张家…可能遭遇过很不好的事情。”

“什么叫不好的事?”许昕连忙追问。

马龙沉默了一下,这才开口道:“有迹象表明,玘哥是被囚禁在张家的。”

“什么?”许昕大惊失色。

“希望是我错了。”马龙低下头,将脸埋在了手掌中。

许昕神色复杂:“你记不记得,张继科戴过的那个翡翠坠子,原本是玘哥的。所以说,玘哥是有可能认识张继科的。但是,张继科认识玘哥吗?”

马龙想了想,说:“这就是奇怪的地方,上次在皓哥的病房,继科儿见到了玘哥的照片,他只是说有点眼熟,并不认识。”

“哥,这么说也许不太好…”许昕犹豫着开口,“但有没有可能,张继科是在说谎?”

马龙抬眸看了看许昕,若有所思。

 

*****

 

很快就要过年了。

张家的传统是要回青岛祖宅过春节的,于是马龙和张继科只能在抓紧年前的时间拜访。

自张继科上一次回张家已经过去了约莫一个月,在这期间,他除了给妈妈打过一个电话外,和那边就再无联系。

这天一早,马龙安排司机将礼物都装进了车里,却找不到了张继科。

陈乐乐站在楼梯口,眼睛滴溜溜地转,一脸认真地观察着马龙。

“乐乐,妈妈去哪儿了?”马龙走到陈乐乐面前,蹲下身问。

乐乐咬着指头,摇摇头,含含糊糊地说:“我不知道。”

马龙伸手捏了捏他肉嘟嘟的小脸:“乐乐,不可以说谎的,知道吗?”

“可是…”陈乐乐很纠结。“可是我和继科妈妈说好了…”

“嗯?”马龙板起脸。

陈乐乐撅着嘴,慢吞吞地指指楼上:“在玩具房的帐篷里。”

马龙有些失笑,摇摇头站起身朝楼上走去。

 

马龙轻手轻脚地走进房间,直接朝着角落那个小帐篷走去。他弯下腰,拉开拉链探头进去一看,登时就笑了。

张继科蜷缩成一小团,枕着一只兔子玩偶睡得正香,帐篷顶上投下来一束光,照在他的侧脸上,将小小一张脸衬得越发无辜乖巧。

马龙坐在帐篷外的地上,微笑着凝视着张继科的睡颜——闭着的双眼眼线狭长,左眼眼尾的上挑的弧度特别妙,像燕子的尾羽划过水面。黑而浓密的睫毛安静地垂着,投下一点点阴影,让人不忍惊动。

马龙只觉得自己的心柔软得不可思议,酸胀的胸腔里都是难以言说的爱意。他就想这么陪着他的张继科,安安静静地坐着,哪儿也不去,谁也不许来打扰。

也许是他的目光太过于炽热,张继科皱了皱秀气的眉头,慢慢睁开了眼睛。

张继科才睡醒时总会特别懵,像是刚刚睁眼的小猫咪,眼神湿漉漉的,有些可爱,又有些可怜。

“怎么在这儿睡着了?”马龙将上身探进帐篷里,伸手摸了摸张继科的脸。

张继科揉揉眼睛,无意识地蹭了蹭马龙的掌心。

“宝贝起来吧,我们该走了。”马龙像是忘了张继科是故意躲在这儿了一样,语气里全是诱哄,又低又柔。

张继科抬眼看了看马龙,伸了个小小的懒腰,这才慢吞吞地坐起来。

“我不想去…”张继科的声音里带着点无意识的撒娇。“你自己去呗。”

“说什么呢,你肯定要和我一起去啊。”

张继科却缩进了帐篷一角,双手环抱着屈起来的膝盖,摇了摇头。

“继科儿别闹了,一会儿该迟了。”马龙微笑着劝道。

“可是我真的不想去啊…人很多,很讨厌的。”张继科垂下头,声音小小的。“我讨厌过年…”

张继科为什么这么不想在过年的时候回张家,马龙心里大概也有数。

人总是善妒的,在那种权势财富滔天的家族里更是如此。他知道在张家其他旁支看来,张怡宁和张继科的存在并不那么让人喜欢——不过一个情妇的孩子,如今却一步登天成了本家的小姐、少爷,那样令人眼红的财富对他们来说唾手可得——凭什么?

这些年来,怕是一到过年,那些叔公舅伯,姑嫂妯娌的就会对姐弟二人中相对弱势的张继科明嘲暗讽。说不定,很难听的话都说过。

马龙在心里叹了口气,面上却还是带着温和的笑意。他朝张继科伸出手,柔声道:“有我在呢,你怕什么。我难道还能让谁欺负你吗?”

张继科红了脸,别别扭扭地说:“切,谁敢欺负我啊!我就是单纯地不想去而已。”

“是是是,那劳烦宝贝陪陪我,好不好?我对你们张家又不熟,你让我一个人去,万一闹笑话了,不丢的还是你的脸吗?”马龙盘腿坐在帐篷前,笑眯眯地说。

张继科想了想,终于从帐篷里爬了出来,扑进马龙张开的怀抱里。

“不要给他们红包。”他窝在马龙怀里,有点怨念地小声嘀咕着。“也不许成天对他们笑。”

马龙垂头吻了吻张继科的耳尖,笑着说:“都听你的。”



今日第一更

评论(33)
热度(393)

© 一块肉松面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