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肉松面包

少年不老

【龙獒ABO】一纸婚约 Episode 34

warning:

雷且狗血,全是AU,放飞自我。

所有人物与现实世界无关。文中人物仅是同名同姓。

所有情节纯属虚构。请不要上升真人!

文中所有内容及好人坏人之分,仅用来服务情节。一切雷和bug都是我的,如果让您产生不适我真诚地道歉。

禁止以任何形式将本文转出Lofter。



Episode34

 

“马龙,这只是一个家长会,你穿这么风骚干什么!”张继科一脸纠结地看着马龙。

马龙有些莫名:“这不是挺正常的一套衣服吗?”

说实话,马龙今天穿的和平时并没有什么区别,一件白衬衫,外面套了件灰色翻领的黑色绒面西装,下身是普普通通的黑色裤子和皮鞋。但他今天戴了眼镜,看着就完全不一样了——马龙眉目生得疏朗,气质本就儒雅,戴上黑框眼镜之后就更显沉稳了。然而眼中那偶尔流露出的些微笑意被遮挡在了镜片之后,整个人便有了些不苟言笑的严肃,一点儿也不像21岁出头的青年。

“真像个家长…”张继科嘀咕。“等会要是老师问你是我家的谁你怎么说啊?”

马龙表情淡淡的,理所当然道:“我是你的丈夫啊。”

正在穿外套的张继科闻言一愣,声音低低的,半是抱怨半是撒娇:“马龙你要不要脸的啊。”

马龙笑着凑上来,亲了亲他的脸颊:“我不要脸,要你就够了。”

 

其实马龙心里也有些忐忑,毕竟这还是头一遭开家长会。他向来在各种会上都是发号施令的那一方,如今却得规规矩矩地坐在自家阿科的座位上,和同桌的邱贻可大眼瞪小眼,默默地听老师训话。

不过说实话,这经历也还挺有趣…

马龙听了一会儿班主任的唠叨,就开始有些走神了。他探头看了看邱贻可摆在桌子上的成绩单,忽然露出一点得意的神色。

邱贻可察觉到他的目光,莫名其妙地回过头来,眼神探究。

马龙笑着摇摇头,示意没事。

邱贻可看看马龙的桌面,又看看自己的桌面,总算明白了过来。

“哇,继科这成绩可以啊!”邱贻可凑过去,用食指敲了敲马龙摆在桌面上的成绩单。“他这好几科都满分哪,真厉害!这孩子太会读书了。”

马龙轻咳了一声后道:“方博也不错的,你看,年级第三。虽然比起继科儿差了那么一点点,不过这样才有进步的空间嘛。”

邱贻可看着马龙暗爽的样子,有些哭笑不得:“龙少您这有点幼稚啊,就差没把嘚瑟两个字写脸上了。这炫耀你家孩子的样子简直像个…像个…唉!”邱贻可“像个”了半天,没找着合适的词,只得叹了口气,闭嘴了。

马龙微微一笑,顺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将注意力转回到班主任身上。

 

张继科在无聊地走来走去,时而踮起脚往教室里瞄上一眼,他打开手上捏的稿纸看了一眼,趴到栏杆上百无聊赖地叹了口气。

今天家长会本来不用学生参加,但无奈张继科成绩太好,被班主任指定和家长们交流下自己的学习经验,于是他只得傻兮兮地等在外面。

想到一会儿要在众目睽睽下讲话,他心里就有点发虚,何况…马龙还在下面。

正在张继科无比纠结的时候,教室门打开了。班主任走出来朝他招招手:“继科,进来吧,和大家说说你的经验。”

张继科攥着稿纸,慢吞吞的走进了教室。

 

“各位家长,这就是咱们班的张继科,这次期末考的年级第一。”班主任站在讲台下,一脸骄傲。“下面请张继科同学和各位分享一下他的学习方法和经验。”

家长们先是一阵惊叹,然后开始呱唧呱唧地鼓掌。

张继科红着耳朵上了台,有些结巴地开始念稿子:“大家好,我是张继科。很高兴也很惊讶这次取得了还不错的期末成绩,这和老师的努力与同学的帮助是分不开的……”

“够厉害啊,”邱贻可目光揶揄地看着马龙。“怎么样,是不是倍儿有面?”

“我怎么想不重要,继科儿开心就好。”马龙神色淡淡,并没有多少高兴的样子,“其实继科儿成绩怎么样,我并不在乎。他成绩好,自然不是件坏事;他要是无心学习,只想混混日子,那也没有什么不可以。本人虽然不才,但家底好歹还是有一点,不怕养不起媳妇儿。要他那么努力干嘛?”

邱贻可想了想,勾起唇角露出了一点自嘲的笑意。

马龙的心思,邱贻可明白。

作为Alpha,本能是追逐优秀的Omega。但实际上,他们却又自私地希望自己的Omega不要太过优秀。太优秀了,心思也就多了,这意味着无法预测,不好掌握,脱离控制——Alpha们可不喜欢这样。

把Omega圈禁在家中生儿育女,这种原始且暴戾的认知刻在Alpha的基因深处,是Alpha劣根性的一部分——这种冲动可以被压制,却无法根除。

对于马龙、邱贻可这种Alpha中的顶层来说,更是如此。自己的Omega,想要什么不能给?何必让心肝宝贝出去打拼奋斗,自己还得焦虑不安、担惊受怕。

邱贻可看着马龙,暗自摇了摇头——自己如今是解开这个心结了,只要是方博乐意做的,他都会支持。只是不知道,马龙什么时候才能除掉那个蛰伏在他内心深处,蠢蠢欲动地想要摧毁他和张继科之间好不容易建立的信任与爱意的心魔?

 

那厢张继科已经念完了稿子,正有些手足无措地站在台上接受着家长们的追问。

班主任笑着拍了拍张继科的肩膀,问道:“继科,你的家长是哪一位,能不能请他也和我们分享一下感想?”

“他在那里。”张继科伸手指了指。

马龙给了张继科一个安抚的笑意,站起来朝众人微微欠身:“不怕各位笑话,感想什么的真没有。这都是继科儿自己努力的结果,我没有帮上什么忙。如果非得说有什么经验的话,就是多多鼓励吧。孩子总是要多夸,才能进步的。其他的,更多的还是靠自己努力和老师帮助。”

班主任也只是客套一下,马龙这一席话说得她也很受用。于是她笑着道了谢,让马龙坐下,送着张继科出了门,便回来接着交代假期的各种安排了。

“您看着好年轻,是张继科的哥哥?”马龙前排的一位女士转过身来,有些好奇地询问。

马龙垂眸笑了一下,英俊的脸上一片坦然:“我是他的Alpha。”

 

*****

 

张继科出了教室后就径直下了楼,昨天晚上下了雪,学校的操场上干干净净的一片白,看着就很爽。他撸了撸袖子,开始堆雪人。

“先练练,回去给乐乐堆个好看的。”张继科一边嘀咕,一边哼哧哼哧地滚雪球。

先滚个身子,再滚个头,至于手嘛……

张继科站起身来,朝一旁已经枯掉的灌木丛走去。

“张继科?”旁边的树下站着个人,见到张继科走过来,便扬声喊道。

张继科有些警惕地看着他:“你谁?”

那人耸耸肩:“如果你非要知道的话,我叫朱诚。”

“干嘛?”张继科凶巴巴地问,殊不知自己那个样子完全是可爱有余,威胁不足。

朱诚指了指他玩雪玩得通红的手,问:“你怎么也不戴个手套?没有人交代你冬天注意保暖吗?”

“你有病啊?”张继科一脸莫名其妙。“有话快说,不然我走了。”

“行吧。”朱诚抬起手,递给张继科一封信。“喏,给你。”

张继科盯着朱诚手里的东西,也不接,防备地问:“这什么?”

朱诚甩了甩信:“又不是什么东西,一封信而已。你不敢拿吗?”

张继科一听,瞪了朱诚一眼,终于伸出手接过了那封信。

“这信给马龙。”朱诚说着戴上了外套上的兜帽,转身朝校外走去。

张继科看着他的背影,默默在心里骂了句神经病,把信封翻来覆去地观察了一下。

“这啥?外国名字?”张继科皱着眉看着信封,“特…特拉法加尔,克里斯?”

白色的信封上有一个火焰中的三叉戟的暗花,上面写着两行漂亮的字——

马龙亲启

Trafalgar Chris

 


信封上的图案是杀哥胳膊上的纹身哟!
马总穿的衣服自然是这套↓

依旧求评论,求交流_(:зゝ∠)_

谢谢大家❤

评论(56)
热度(421)

© 一块肉松面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