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肉松面包

少年不老

一纸婚约·番外8 俗世温暖(上)

warning:

雷且狗血,全是AU,放飞自我。

所有人物与现实世界无关。文中人物仅是同名同姓。

所有情节纯属虚构。请不要上升真人!

文中所有内容及好人坏人之分,仅用来服务情节。一切雷和bug都是我的,如果让您产生不适我真诚地道歉。

禁止以任何形式将本文转出Lofter。



1

见过困儿的人总会说,这个小公主长了一双世界上最漂亮的眼睛,一湾碧波,半倾星河。

每当这个时候,张继科总会偏过头亲亲自己臂弯里的小宝贝儿,笑着回上一句:“那是,也不看看他俩是在哪儿怀上的。”

龙凤胎的父亲听到自家大宝贝儿的这话,却老是涨红了一张白面皮。

张继科就笑得更厉害了:“看看,又害羞了。”

可可和困儿是张继科和马龙在泸沽湖度假时有的,也许真是冥冥之中的某种祝福,这两个孩子生得实在好看,像是那方澄澈天地中最干净、最灵秀的造化之物。

 

2

那是张继科归国的次年,日子过得飞快,转眼就入了冬。这整整一个年头里,张继科常常还是在世界各地奔波,算起来,和马龙竟然聚少离多。

在又一次从欧洲回国后,张继科却没有回家,他拎着自己轻便的行李,直接就订了飞往丽江的机票,等到了目的地,张继科躺在旅馆的床上,这才施施然给马龙发了个自己的定位,并附上了一句又酸又滥俗的话——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要诗与远方。我在丽江等你。

马龙二话没说,当天安排好工作,当晚便飞到丽江和张继科汇合了。

不过丽江就这么大一点儿,几天下来,周围该看的、该玩的就已经被他们逛了个遍。张继科想了想帝都冬日常年阴霾的天空,怎么也不乐意回去。于是乎,午饭后照常闲逛的张先生,再次当机立断地定下了又一个行程——去泸沽湖。

从丽江前往泸沽湖的路并不好走,两人清晨五点披着星光上了车,沿着曲曲折折的环山路开了六个多小时,那片湛蓝的国度才最终映入眼眸。

说来也巧,张继科在丽江住的这家客栈的老板,在泸沽湖也有店,张继科问了问,后面几日竟然还有空房,便一不做二不休地直接付了定金。

等到到地方一看,张继科就乐了。

呦呵,我这眼神,成是不赖呢。

这家店恰好位于整个泸沽湖最漂亮的地方——里格半岛的对岸。

张继科订了二楼的最左边的房间,面积不大,但空间挺高,是个小跃层,无论是二楼的露台还是三楼的落地窗,都可以一抬眼就看到闪闪发光的湖水。

正午的阳光正是明媚的时候,照得这间以白色为主色调的房间里暖融融的,几乎给家具摆设上都镀了一层浅金。

“现在还早,你是想休息一会儿还是咋说啊?”张继科看了眼表,离五点还挺早。

旅游嘛,就算去的是所谓世外桃源、人间仙境,有些东西也不能免俗。这不,刚刚才到泸沽湖,张继科就已经和司机师傅报了名,去参观所谓“最后的女儿国。”师傅接人的时间是下午五点,还有几个小时才到。

马龙看了眼窗户外,冲张继科一笑:“睡觉浪费了,咱就在附近先走走吧,再说我挺饿了,去吃点东西。”

张继科摸了下自己瘪瘪的肚子,挺赞同马龙的提议。

俩人就这么一前一后下了楼。

 

3

现在已经入冬了,但周围的湖光山色还是一片明媚,张继科整了整自己的羽绒服帽子,在阳光下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

逆着里格半岛的方向走不了多远,就有一片很美的港湾,五彩的木船在湖水里晃晃悠悠,木板搭成的码头上趴着一只小土狗,十分惬意的样子。

“行了,就这吧,看看风景。”张继科就地盘腿坐了,开始摆弄自己的相机。

马龙坐在他身边,两个人一起望着湖水发呆,倒真有了点此时无声胜有声的意思。

“继科儿,”马龙声音很低,像是生怕惊动了什么一般。“我一直没问你呢,怎么突然想起来这里玩啊?”

张继科笑着耸耸肩:“就突发奇想,是不是耽误你工作了?”

“啊,没有没有!”马龙连忙摆手,脸有点红,也不知道是不是被这高原的冷风吹的。“自从你回来,我们还没有像这样,有这么长的时间待在一起呢。有点…有点,怎么说呢,不习惯。”

“那你高兴吗?”张继科举着相机对准马龙。

马龙挑了挑眉,垂下眼眸有些害羞地眨了眨眼睛,然后咧开嘴对着镜头比了个耶:“特别高兴。”

张继科按下快门,把马龙傻乎乎的笑脸永远记录了下来。

 

4

事实证明,旅游中的大多数“参观”,总会和购物挂上钩。

坐在摩梭族传统的祖母房里,看着刚刚滔滔不绝讲了半天摩梭族历史和银器的神奇功效的姑娘从角落里抬出一张放满银饰的小桌子时,马龙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他扭头去看张继科,似乎想从爱人那儿找点共鸣,谁知张继科居然眼睛亮亮地盯着那桌东西,看上去就是一副充满购买欲的样子。

“喜欢?”马龙低声问他。

张继科点点头,露出一个狡黠的微笑:“我要买样东西。”

马龙乖乖从怀里摸出钱包塞到了张继科手里。张继科先是一愣,然后看了看钱包,又看了看马龙,摇着头笑得更开了。

 

5

再次回到房间时,夜色已经沉沉地覆盖了下来。

客栈楼下的露天酒吧里坐了许多人,张继科刚刚在篝火晚会上玩得很兴奋,此时根本没有一点睡意,索性又拉着马龙找了个位置坐下,点了两瓶啤酒,安安静静地听着老板娘弹吉他。

一曲终了,老板娘拿起话筒问下面有没有人愿意上来唱歌。

张继科用手肘怼了下马龙,凑过来带着笑意问他:“歌王,上去唱一个呗。”

马龙忙不迭地摇头。

“是只愿意唱给我听吗?Sweet Sweet Love?”张继科继续逗他——之前在周雨和樊振东的婚礼上,马龙就被迫献唱了一曲《今天你要嫁给我》。

“继科儿!”

张继科哈哈大笑,看着某位正抓着话筒杆儿唱得一脸投入的游客努了努嘴:“这唱的比你差多了,关键是得自信知道吗?看着我给你唱一个啊。”

“诶…”马龙来不及拉住身边人,张继科已经从高脚凳上跳了下去,走到台上拿起麦克风。

“帅哥,给大家介绍一下你自己呗?”老板娘在一旁逗他。

张继科笑了笑,清清嗓子:“我是和我老公来度假的。”说到这儿,他朝马龙示意了一下。

马龙被这堂而皇之的一声“老公”砸晕了头,居然非常幼稚地抬起两只胳膊,在头顶比了个爱心。周围人一片哄笑。

张继科更是笑成了一只小核桃:“这首歌送给我的爱人,在这样浪漫的地方,能有你陪在我身边,我很幸福。希望我们一辈子浪漫,一辈子幸福。”

张继科唱了一首《早春》。

虽然隔得很远,但他还是在一片或明或昧的灯光烛影中,看到了马龙眼睛中的泪光。

 

哎,这个傻子,哭什么呢。

以后不会再让你难过啦,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你还不笑一笑的话,可就太不给面子啦。

 

6

“起床起床起床!”

马龙昏昏沉沉的,被身边人推了推。

张继科已经掀开被子跳下了床,房间里没有取暖设施,挺冷,他飞速穿好衣服,把属于马龙的衣物往床上一丢。

“外面冷,你在被窝里穿,穿好咱们去看日出啦!”张继科边说边往浴室走,开始刷牙洗脸。

马龙慢腾腾地穿好衣服,慢腾腾地起了床,等着马龙摇摇晃晃下了楼,跟着张继科走到了码头前,他的脑子还在发木。

四周一片寂静,几乎还深陷在夜的黑暗之中。远处的群山里隐隐约约透了些深红浅紫的霞光,将山岳起伏的轮廓勾勒成一幅清淡的剪影。

木浆划开水面,潺潺的水声更显出了清晨的岑静,不远处的嘻嘻哈哈的说笑声也显得有些虚幻。张继科给的钱多,这艘长而窄的猪槽船上只有他和马龙,船夫远远地站在船角,沉默地划着船。

“冷吗?”虽然两人都戴着手套,但马龙还是把张继科的手抓了过来,攥在手心里捂着。

张继科冲他笑笑,摇了摇头,嘴里喷出一团白雾。

晨光一朝冲破黑暗,便以一种势不可挡的速度从山后窜了出来。天已经大亮了。

随着温度的改变,水面上渐渐地起了雾气。先是袅袅的一层,轻纱似的,继而越发浓厚起来,将整个泸沽湖都罩住了。

这个季节的湖中有远道而来的红嘴鸥栖息,船上的游人开始掏出面包往水面抛掷。成群的水鸟腾飞而起,清脆地叫着,去吃今天的第一顿美餐。

朝阳终于从山后冒了头,整个湖面一片明亮,水波将晨曦切成小块的碎金,粼粼的,闪着宝石似的光。

“马龙,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张继科轻声地问。

“我知道,九年前的今天,咱们订婚了。”看着张继科瞪大的眼睛,马龙温柔地笑了起来。“继科儿,谢谢你。”

谢谢你什么呢?

谢谢你,还记得这个日子。

谢谢你,愿意为了纪念这样一个日子,带着我一起奔赴千里之外,来一场浪漫的旅行。

谢谢你,最终还是没有放弃我,最终…还是回到了我的身旁。

张继科吸了吸鼻子,像个动作笨拙的小熊一样,在怀里掏了半天,拿出了一对系着红绳的银锁。

“我昨天问那个姑娘,有没有爱人戴的,代表永不分离的东西。她给了我这个。”张继科摆弄着手心里的那对同心锁,睫毛微颤。“也许有点傻兮兮吧…但总觉得,这样的日子里,傻一点也很好。”

说到这里,张继科深吸一口气,抬起头来直直望向马龙。

“马龙,我还记得你跟我说,‘但将来的路途,无论是高山星辰和大海,我都想与你一起走。’万水千山,我已经走过。很遗憾,没能让你同我一起去看朝霞和星辰,去领略险峻的高山和无垠的海。人生须臾几十年,我无法向你许诺沧海桑田。我能给你的只有这短暂又漫长的一生。马龙,我能够请求你,原谅曾经的不辞而别、原谅曾经的天各一方、原谅我们之间,这痛苦分离的七年吗?我的挚爱,我能够请求你,从今以后一直和我相伴,再不分离吗?”

无比灿烂、无比明媚的晨光从张继科身后照了过来,马龙看不清他的表情,但他能感受到那春风一般的,含着无限爱意的,温柔地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

“你是四季,是山河,是星辰,是我所爱的一切总和,是我的希望、我的未来,是我眼中的热泪,和我脚下的路。”马龙伸出手从张继科手心里拿过一只银锁,郑重而虔诚地把红绳绕过张继科的脖颈,然后在他的额头落下一个吻。“你是我唯一的归宿。”

张继科也给马龙系上了红绳,他吻着爱人的侧脸,轻声说道:“我爱你。”

我在山河之中,日月之下,郑重地向你起誓。

我将自己交付于你,同时,我守护你、坚信你、陪伴你。

我的爱人,我再也不会和你分离。

我爱你,我会永远爱你。

评论(23)
热度(195)

© 一块肉松面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