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肉松面包

少年不老

【龙獒ABO】一纸婚约 Episode133

warning:

雷且狗血,全是AU,放飞自我。

所有人物与现实世界无关。文中人物仅是同名同姓。

所有情节纯属虚构。请不要上升真人!

文中所有内容及好人坏人之分,仅用来服务情节。一切雷和bug都是我的,如果让您产生不适我真诚地道歉。

禁止以任何形式将本文转出Lofter。



Episode133

 

“生活如此玄幻…”方博吃惊地瞪大眼睛,低头吸溜一大口面。

张继科默默把自己碗里的牛肉挑了过去,夹着烟没说话。

方博咽下嘴里的东西,还是有些不可置信:“讲真啊?你美救英雄地刀口夺龙了?”

“说的什么胡话?”张继科皱了皱眉。“凑巧罢了。”

方博看着张继科撑在桌子上的胳膊,不敢苟同地撇了撇嘴:“你的肱二头肌不是这么说的。老张,你太牛逼了,真的!”

张继科给方博递了张纸巾。

“不过,你现在这又是几个意思?你还得守着马龙?这于情于理都不用你守啊。”

“博儿啊,我先问你个问题吧。那个…”张继科欲言又止。

方博继续吃面,声音含混:“有话直说呗。”

“马龙他父亲…是不是…”张继科回想起刚刚许昕的话,心里越发地难受起来。

方博放下筷子,叹着气摇了摇头:“去世了,大概两年前。他走之前好像是要逼着马龙结婚的,本来消息都传出来了,但最后不知道为什么没有结。”

张继科的动作有一瞬间的凝滞,他把烟按熄,抬起茶喝了一口。

“老张。”方博神色严肃地看着张继科。“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你想跟马龙复合?”

张继科面带苦笑:“我只是越发觉得,我当年似乎真的太绝情了,对马龙…太不公平了。”

方博一听却不乐意了:“张继科你有毛病啊!你哪儿对不起他了?不辞而别吗?他要不是像关狗似的关着你,你能悄悄跑路吗?他有尊重过你吗?有平等地对待你吗?他就把你当做他的一件东西,搁家里放着,哪里关心你的喜怒哀乐。你是个人啊,不是玩具不是宠物!当年做那么多孽,现在来演苦情戏会不会晚了点啊?”

“他…”张继科看方博满脸气愤,不禁有些犹豫。

方博恨铁不成钢地瞪张继科:“你费了多大劲儿才成今天这样。你和马龙复合,是打算又被他关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呐?咱别的不说吧,马龙那两年疯了似的找你,为了不让他有迹可循,我每次去看你都得先飞欧洲再转机,很累的。你至少要对得起我多花的这些机票钱对不?”

张继科嗤地一声笑了出来:“博儿啊,这么多年来,谢谢你一直陪着我。”

方博依旧义愤填膺:“马龙不容易,那你就容易啦?你明明条件那么好,当年在学校里你那成绩简直横扫。马龙耽误了你差不多一年,落下多少东西?王叔叔后来和我说了,你当时情绪特别不好,接受了很久的心理辅助才慢缓过来。你看你,好不容易逃出魔掌了,也不能联系家人,全得靠自己。一个人孤苦伶仃的,功课还跟不上。你也是头倔牛,学啥不好去学医。专业知识本来就难,语言水平还不够用。张继科,你有如今的成就你付出多少血泪啊!绝对不能被毁了!我方博第一个不答应我告诉你!”

“好啦好啦,别急,我知道的。”张继科伸手捏了捏方博涨得通红的小圆脸。“有件事我一直没和你说过,我怕你骂我来着。”

“啥?”

“三年前我接诊过一个病人——林高远。”

“那小崽子!我记得他对马龙图谋不轨的!”方博的表情简直生动诠释了什么叫一万头羊驼从脑海里奔驰而过。“张继科你别告诉我当圣母了啊!”

“他…他和我说了一些事情。”张继科看着餐厅外面的路灯,神色有些恍惚。

 

*****

 

——“你还记得当年在付先生宴会上龙哥中的那一枪吗?是孔令轩开的。”

——“本来就没打算杀他,只是为了栽赃给你母亲。她当时和你撕破了脸,生怕你的股份落入马家,同时马先生早就对你手中的东西虎视眈眈了。说张乐棠要杀马龙,没人不信。马家太强了,想要扳倒它,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于是他们打算利用张家——让张家先和马家斗,撕下一块肉来,最好让魏桥元气大伤,他们才好趁虚而入。马家有他们的人,你应该也见过。龙哥的二叔,马琳。”

——“当时…当时的情况其实很复杂,陈玘一直对你母亲怀恨在心,想要报复,于是他们将计就计,把陈玘做的许多事情都推到了马家头上。你姐和你哥最终还是中计了,开始对付魏桥。孔令轩觉得不放心,让我再从龙哥那边突破,最好让你俩也闹掰。龙哥真的很爱你,我没有成功。又或许,我也算成功了,龙哥限制了你跟张家之间的沟通,这一点对他们很有利…也是因为这个,让你姐姐最后下定了决心。”

——“你走之后,张家几乎倾尽全力在和魏桥斗,挺惨烈的…后来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收了手。但那时候魏桥已经不行了。然后他们就出手了…”

——“你放心吧,最后还是马龙赢了,虽然是惨胜,但好歹是胜了。”

——“张继科,你回去看看他吧。马龙从来没有对不起你,他一直一直很爱你。”

 

*****

 

“你好像一直都是这样,伤了也不吭声,咬着牙硬抗。”昏暗的光线下,张继科看着沉睡中的马龙,喃喃道。

“我其实…其实三年前回来过。当时是怎么想的呢?好像什么都没想,一腔热血地就跑回来了。那时候的我比现在勇敢吧,嗯…多少要勇敢一点的。”张继科唇角挂着点怀念的笑意。“我就想啊,我要看看马龙,就看看他——我很想他。那时候直达的机票已经没有了,我就买了到上海的。结果我在飞这儿的飞机上看了空姐发的报纸,看到了你疑似订婚的消息。我好怂啊,我就跑了。蠢吧?都没想着亲眼确认一下,在机场才落地就又跑了。”

张继科迟疑了一下,悄悄把手伸进被子里,握住了马龙略微冰凉的手。

“我从行李箱里看到我姐给我的诊断书的时候,真的很难过,说不怪你那是假的。我就想,让一切都结束吧。我当时还在美国,心血来潮就订了去波多黎各的行程,我又去吃了我们吃的那家餐馆,住了同一家酒店,不过我没有勇气再去看看荧光海了。那天夜里,我站在阳台边看大海,忽然就觉得,我们以后应该都是陌路人了吧。然后我取掉了我的戒指,寄回给了你。我希望自己能拥有新生,也希望你能重新开始。”张继科攥紧了马龙的手。“后来…后来学的多了,我才知道,当时我那种情况,我们的…我们的宝宝本来就保不住,我不应该怪你的。”

“马龙啊,我这些年去了很多地方,看过了很多生死,我以为我不会害怕了。但是今天看见那些源源不断从你伤口里流出来的血,我才发现自己其实不堪一击。我发现自己…不能没有你。”张继科俯下身趴在了马龙病床边上,被褥上淡淡的消毒水味窜进他的鼻腔,居然让他有了一点奇怪的安心。“还好你没事。这是第二次看见你躺在病床上。上一次是很久之前了…当时你,你都中枪了,还想着推开我。这一次呢,明明伤成那样了,还装没事。真是个傻瓜!马龙…在你眼里我那么脆弱的吗?但我印象里的你呀,却好像永远无坚不摧。可其实呢,你也就是个普通人,也会累、也会痛。马龙啊,你怎么不知道对自己好一点呢?”

张继科眨了眨眼睛,小小地打了个哈欠。

“既然你不知道对自己好,那我只有受累以后多对你好一点啦。”

张继科站起身来,帮马龙拉了拉被子。

“哎,我好困了,不想回酒店了,就在你这儿凑合一晚吧。”张继科自己念叨着,在病床里无所适从地转悠了两圈,然后从柜子里拿出一床薄毯放在沙发上。

张继科躺到沙发上,双手搁在肚子上,闭上眼睛。但几秒之后,他又忽然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他三步并作两步地走回到马龙床边,盯了马龙那张没什么血色的脸一会儿,然后小心翼翼地俯下身,在他的唇角落下一个轻如蝶翼的吻。

 “Fais de bonnes rêve,ma cherie.”


评论(23)
热度(189)

© 一块肉松面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