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肉松面包

少年不老

【龙獒ABO】一纸婚约 Episode131

warning:

雷且狗血,全是AU,放飞自我。

所有人物与现实世界无关。文中人物仅是同名同姓。

所有情节纯属虚构。请不要上升真人!

文中所有内容及好人坏人之分,仅用来服务情节。一切雷和bug都是我的,如果让您产生不适我真诚地道歉。

禁止以任何形式将本文转出Lofter。



Episode131

 

一早送Dolly一行人入了关之后,张继科打车去了魏桥。

眼前的魏桥总部倒是和七年前的没什么差别,张继科轻车熟路地来到前台,拿下墨镜冲前台的小姑娘一笑:“我找马龙,有预约,我姓张。”

虽然已经9月末了,但秋老虎余威犹在,张继科穿了件天蓝色的T恤,黑色的帽子反扣着,光看上一眼都能觉出几分爽利的凉意来,他这一笑便把小姑娘的脸都弄红了。

小姑娘腼腆地给他指了路,悄悄目送着那个清俊的背影一路进了电梯,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咦?这人好像传说中大老板的那一位呀。可是他们…不是据说早就离婚了吗?

 

到了马龙办公室门口,张继科总算遇见了熟人。他看着一脸面瘫相的闫安,点点头,淡淡一笑:“好久不见了。”

闫安毫不掩饰地翻了个白眼,伸手把门打开,故意朝张继科挤出一个充满嘲讽的谄媚笑意:“张先生,您请。”

但张继科并没有露出闫安预想中那种吃瘪的表情,他还是很有礼貌地在笑,连一丁点儿愠色都没有显露出来。

张继科“嗯”了一声,径自走进了马龙的办公室。

闫安很嫌弃地撇了撇嘴,懒得再搭理这个自己心目中的“白眼狼”,关上门就转身走了,甚至都没吩咐秘书给张继科端杯水。

 

马龙办公室里的陈设和之前相比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只是换了沙发和一些装饰。张继科踱步到落地窗前,看着下面的滚滚车流出神。

那天在酒店房间里的谈话算是无疾而终,虽然马龙看起来有很多想要说的,但张继科要赶下午的议程,他知道在午休这一段短短的时间内是绝无可能将两人七年的心结轻易解开的。于是趁着他们还没有谈得太深入,张继科便直接向马龙提了建议。当听到张继科说自己会议结束后不会立刻回加拿大时,马龙那双带着疲惫的眼睛明显地亮了起来。哪怕张继科已经明确表示过自己之后还是会走,马龙的样子也依旧很开心。

想起马龙当时的表情,张继科心里很有点不是滋味。

想留下吗?想和马龙重新开始吗?

张继科在心里默默问自己,然而他也不知道答案。他甚至连今天究竟来和马龙谈些什么都不确定。

那为什么要来呢?他又问自己。

——也许就是单纯地想见见他吧。

张继科看着自己倒映在玻璃上模糊的轮廓,垂下头安静地笑了。

 

*****

 

张继科是被一阵喧哗声吵醒的。

他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从小沙发上坐起身来。

刚刚在办公室里转悠了两圈,实在是有些百无聊赖,张继科绕到角落的屏风处,对着那扇不起眼的门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扭下把手推门走了进去。

这里是马龙办公室附带的小套间,功能几乎一应俱全,以前马龙非要带着他来公司时,张继科一般就呆在这里。

套间里的陈设一点儿也没变,张继科看着眼前的景象,几乎有一种回到了七年前的错觉。他颇为怀念地摸了摸略微泛黄的壁纸,走到墙角的小书柜前,指尖从书脊上一个个点过去——书柜里的书都是七年前的那些,张继科对它们可算是熟悉得不行了。马龙把他禁锢在身边的那些日子里,张继科已经把这些书都看过不止一遍。

张继科叹了口气,随手抽出一本。手上的书已经很旧了,这显然不止是时间流逝的结果,那些蓬松的书页昭示着它们被人一次次翻阅过的事实。

张继科捧着书,心里百味杂陈。这么短短几天内,无数证据都在朝他无声地呐喊马龙这七年过得有多不好。

但如果让张继科回到七年前重新选择,他觉得自己大约还是会离开的。

不破不立,生活总是残忍的。

 

外间的声音有些不对劲。

张继科动作很轻地站起身来,蹑手蹑脚地走到门边,并没有急着推门出去。

隔着门板,外面的声音有些失真,但张继科还是清晰地听到了女声惊恐的尖叫和男声紧张的怒喝。在乱哄哄的嘈杂声中,张继科辨出了马龙那把清冽的嗓音。

“闫安,别报警。”

报警?

张继科皱起眉,并没有轻举妄动,依旧安静地站在门后听着外面的动向。直到这样一句话传进他的耳朵——

“老子今天大不了跟马龙同归于尽!”

张继科悄无声息地地打开门,闪身出去了。

 

*****

 

马龙没想到丁祥恩会狗急跳墙。

今早的董事会结束,马龙一边同闫安说话,一边往外走。走廊里站了不少人,都是来参会的大佬们带的保镖。

马龙心里记挂着张继科,有些着急地往电梯走。

当马龙走过一个转角时,垂手站在那儿的一个保镖忽然动了,他上前一步,一把勒住马龙的脖子,在马龙反击之前,迅速地把刀架在了马龙的喉口。

“董事长,别来无恙啊?”阴测测的声音,像蛇一样。

是丁祥恩。

 

丁祥恩的父亲算是魏桥的元老之一,老先生近年来身体不大好了,便将集团中的许多事务移交给了自己的儿子。

丁祥恩初接手时做的着实不错,在魏桥中也赢了不少口碑,马龙本想对他委以重任,却在对丁祥恩例行的调查中发现了一些端倪——丁祥恩利用在魏桥的职务之便,悄悄在魏桥往来欧美的航线中做起了毒品走私。

魏桥并不是什么纯白的企业,但丁祥恩触到了马龙的底线。按规矩,他绝无活命的可能。但看在丁老先生几十年兢兢业业的份上,马龙最终还是放过了丁祥恩。

没想到这个决定最后却成了一个农夫与蛇的故事。

 

丁祥恩挟持着马龙一路往退走,马龙其间试图反击,但丁祥恩并不是什么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他制住了马龙的反抗,甚至在马龙身上捅了两刀。看着被自己牢牢制住的马龙,丁祥恩的心里不禁得意了几分。

他向来是瞧不起这个掌管魏桥的年轻人的,他甚至不太看得起自己父亲为之奉献了几十年的魏桥。但大树下面好乘凉,在接手了魏桥的工作之后,丁祥恩渐渐觉出了好处。魏桥的业务范围遍布全球,如果能利用这张大网捕点属于自己的鱼,那的确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

丁祥恩没有想到,自己这边才刚刚尝到点甜头,就被马龙连锅端了。

父亲沉默而失望的脸像鞭子一样打在了他身上,老头子甚至打算剥夺他的继承权。

丁祥恩恨死了马龙,他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而是将自己遭受的一切都归咎于了马龙。

他要报复,他要让马龙跪在自己脚下,他要亲眼看着马龙毫无尊严地哀求。

 

“老子今天大不了跟马龙同归于尽!”丁祥恩被逼退到了马龙的办公室,他发现自己已经无处可逃了。

冲动的热血渐渐冷却,丁祥恩看着那些黑洞洞的枪口,终究是心虚了。他绝望地环视一圈,对马龙的恨意已经吞噬掉了他的所有理智。

一起死吧,他想,反正我算是完了。

丁祥恩用左臂死死勒着马龙的脖子,右手举起刀,打算狠狠地刺下去。

这时身后一阵冷风袭来,一记重击精准地击中了丁祥恩的颈椎,他眼前一黑,不由得踉跄了一下。

张继科从后面拉开丁祥恩的胳膊,顺势抬脚,直接将马龙蹬了出去,紧接着,他直接冲着丁祥恩的腰椎部门便是一记膝腿。丁祥恩惨叫一声,跪倒在地,张继科反拧住他的胳膊,将人死死按在了地上。

马龙回过头来,对上了张继科亮得吓人的目光。

保安一拥而上,将丁祥恩扣上手铐拎了起来。

张继科气喘吁吁地站起身,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马龙。不知为什么,马龙竟被张继科看得有些心虚。他想要站起来,但身上的伤口却传来撕裂般的剧痛,马龙感觉到温热的血已经浸透了他的衬衣。他拉了拉自己的外套,坐在原地,朝张继科仰起头。

“继科儿,谢谢你救了我。”马龙轻声说。

张继科凶巴巴地瞪着马龙,脸色铁青,甚至连眉毛都拧成了一团。他绷紧的嘴唇止不住地颤抖,胸膛的起伏非常明显。

在马龙再欲说什么之前,张继科重重地跪了下来,他迟疑着伸出手去,轻轻摸了摸马龙苍白的脸,然后用力抱紧了马龙。

 


越到死线越需要通过摸鱼来缓解压力ヘ(´ω`ヘ)

先让我爽一章再说φ(>ω<*) 

评论(38)
热度(208)

© 一块肉松面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