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肉松面包

少年不老

【龙獒ABO】一纸婚约 Episode128

warning:

雷且狗血,全是AU,放飞自我。

所有人物与现实世界无关。文中人物仅是同名同姓。

所有情节纯属虚构。请不要上升真人!

文中所有内容及好人坏人之分,仅用来服务情节。一切雷和bug都是我的,如果让您产生不适我真诚地道歉。

禁止以任何形式将本文转出Lofter。


Episode128

 
下午的论坛上,马龙没有再出现。张继科翻着厚厚的会议材料,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有些空落落的。

樊振东倒是十分“尽责”,会议全程都紧贴着他坐,抬着头一本正经地听人演讲。

张继科瞟了他好几眼,最终忍不住开口问:“你听得懂啊?”

“拆开都明白,连成句子就啥也不懂了。”樊振东大大方方地承认了。

“那你还听的这么专心?”张继科伸长脖子看了看樊振东面前记得密密麻麻的本子,咋舌道。“你这还记笔记呢?”

樊振东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一副计划通的模样:“这样我到时候就有很多问题可以问雨哥了呀!”

少年人的恋爱啊…

张继科神色似乎有些怀念,他笑着摇了摇头,不再说话了。

 

*****

 

虽然会议议程安排得很紧密,但Dolly一行人还是见缝插针地找了时间要出去玩,张继科婉言谢绝了他们的邀请,顺便把樊振东赶去做正事——毕竟这小少爷是来谈生意的,可不能一天到晚陪着自己瞎闹。

把一天的会议记录归档整理之后,张继科就早早洗了澡上床去了。裹着被子辗转反侧许久,还带着浴液香味的清爽皮肤上已经又出了一层薄汗,黏糊糊的,张继科扭亮床头灯,大睁着眼睛盯着天花板,只觉得整个人都很不得劲。

现在看来,回国参加这次论坛简直就是个错误,早知道宁愿在实验室天天对着培养皿被老George蹂躏。

张继科叹了口气,翻身坐起,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打算打两局游戏。

这时却听见走廊那边咚地响了一声,闷闷的,像是门外有人。

“谁啊?”张继科扬声问了一句,没人说话。

张继科爬到床脚伸长脖子往门的方向看,因为玄关处没有开灯,所以走廊上的灯光会顺着门缝照进来。而现在投在地毯上的光线却明显被什么挡住了,只剩下靠门轴的一侧还亮着。

这些年跑了不少形势政局恶劣的地方,张继科的警惕意识总是很强,虽然心知不会有什么大的危险,但保险起见,张继科还是悄悄起了身,蹑手蹑脚地往门口走去。

这时门外又是咚的一声闷响,这次离的近了,张继科清晰地分辨出那是有人用手在砸门。

他凑到猫眼前往外看,却只看见了空空荡荡的走廊。

张继科检查了一下门锁,见没有什么异样,便也不想冒险打开门。他正要往回走,却听见了门外有人模糊地叫了一声“继科儿”。

嗯?这个声音……

张继科顿住了脚步,他思考片刻之后,贴近门板问:“谁啊?”

“继科儿!”听到有人回应,门外那人似乎也来劲了,他又捶了捶门,声音挺大。

张继科在心里叹了口气,他拧开门锁,取下防盗链,然后慢慢打开了门。

房门因重力的作用直接朝墙壁方向弹了过去,张继科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就松了手。只见一个酒气扑鼻的人仰面倒着便直接栽了进来。

“马龙,你喝酒了?”张继科皱起眉头。

马龙双眼迷瞪着用手撑着坐起身来,他呆呆仰头看着眼前人,神色像个受尽委屈的孩子。

张继科被马龙的眼神看的有些难受,他不自然地转开目光,朝马龙伸出手:“你别坐门口,我要关门。”

马龙眨了眨眼睛,小声嘀咕了一句:“不会的。”

“什么?”张继科莫名其妙。

“你不会朝我伸手的…你不要我了,早就不要我了。”马龙扬起唇角,笑容里充满了自嘲。“继科儿哪里会愿意朝我伸出手呢?”

张继科心里猛地一抽,有些难受,他很轻地用脚尖踢了下马龙的腿侧,粗声粗气的:“你挪开,我关门。”

马龙垂下头,没说话。

张继科像只炸了毛的猫,龇着牙气呼呼地哼了一声,他抓了抓头发,有些无奈地弯下身去,双手从马龙的腋下穿过,费力地把人往房间里拽。

拽了几米之后,张继科估摸着能关上门了,就地便放了手,马龙再一次仰倒在了地上,头发乱七八糟,整张脸都红通通的。

张继科关上房门,叉着腰站在马龙面前,挺糟心地看着醉得失去意识的这人。

马龙本来就壮,看着不显,但一身贼肉,重得要死,而且他现在喝醉了,更是死沉死沉的。张继科怕硬拽的话把马龙肌肉给拉伤了,但直接把他丢在这儿似乎也不合适,两相权衡之下,张继科最终还是从柜子里拿了床多余的被子,盖在马龙身上之后就打算眼不见心不烦地上床蒙头睡觉。

“继科儿…”马龙咕哝着翻了个身。“我是不是该死心了啊…”

张继科的脚步顿住了,他咬着下唇,眉头蹙起,有些赌气地自言自语:“你早该死心了。怎么这么死心眼,这么轴呢,都…都这么多年了,还不死心,张继科有什么好啊?”

说到这儿,他很生气地转过身,蹲在马龙身边,伸手捅了捅他的背:“喂,马龙!你告诉我,张继科有什么好啊?值得让你等他那么久?”

马龙迷迷糊糊的:“嗯?继科儿?对啊,继科儿啊…”

说到这儿,马龙居然傻乎乎地笑了起来,他翻身平躺着,抱紧了张继科盖在他身上的被子。

张继科长长地叹了口气,很是颓丧地在马龙身边靠墙坐在了地上。他直愣愣盯着对面墙纸的花纹,嘴唇动了动:“马龙,你个傻子。”

“继科儿没回来…”马龙皱起眉头,难受地念叨着。“没回来…一年、两年、三年、四年、五年、六年、七年…没回来。我等啊等,总想着你能回来。让我再看看你也好啊,当年你走,我都没来得及再看你一眼。好多天,那时候我已经好多天没有见你了,不知道你走的时候胖了还是瘦了…有没有…算了,马龙你个傻逼,他肯定恨死你了。”

“我…”张继科闻言居然颤了一下,他的声音有些嗫嚅,仿佛还是那个七年前刚刚成年的男孩。“我没有…马龙,我不恨你,我从来都不…我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呢?

张继科苦笑起来。

找什么借口呢?真的不恨他吗…当时在游轮上看到那张诊断书的时候,难道心里真的没有怨怼吗?

你连自己都骗不过,何况是去骗别人。

张继科仰起头,眼睛一阵阵发酸。

睡梦中的马龙好像察觉到张继科心中所想一般,他吸了吸鼻子,继续说梦话:“你戒指也不要了…波多黎各,戒指…你明明在那里答应我的,答应我…”

 

——“继科,我知道,你的未来还很长,你还将踏过千山万水。但将来的路途,无论是高山星辰和大海,我都想与你一起走。沧海桑田,我对你的爱会一直在。我能够请求你,从今以后一直陪伴在我身边,再不与我分离吗?”

——“我,张继科,愿意向我的伴侣马龙承诺,从今以后,将永远在他的身边,毫无保留的爱他、尊重他、疼惜他,在危难中保护他,在忧伤中安慰他,永远对他忠实,无论贫贱与富贵,直到永远…”

——“马龙,结婚时的誓言,我没有忘记。”

 

“你撒谎,张继科,你撒谎。”马龙的声音里带了哽咽,他紧紧抱着怀里的被子。他闻到了那上面无比熟悉、却又分外陌生的味道。“继科儿,你是个小骗子,是个偷了我的心的,可恶的小骗子…”

泪水终于决堤,张继科把头埋进自己的膝盖里,双手紧紧抱住脑袋,像是一只懦弱的鸵鸟,妄图躲开眼前这残忍的事实。

他总以为离开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马龙。

他跟自己说,你们不够合适。

他觉得,这场分离是一把双刃剑,伤到了马龙,但也伤到了他自己。

可是啊…张继科,你看看。你划破的只是掌心,虽然很痛,虽然会留疤,但伤口总会好。但马龙却是在伤在了心上——他无法自己去治愈,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个创面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溃烂,永不愈合。

张继科,你说,你残不残忍?

评论(31)
热度(192)

© 一块肉松面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