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肉松面包

少年不老

【龙獒ABO】一纸婚约 Episode125

warning:

雷且狗血,全是AU,放飞自我。

所有人物与现实世界无关。文中人物仅是同名同姓。

所有情节纯属虚构。请不要上升真人!

文中所有内容及好人坏人之分,仅用来服务情节。一切雷和bug都是我的,如果让您产生不适我真诚地道歉。

禁止以任何形式将本文转出Lofter。



Episode125

 

踏上这片陌生又熟悉的土地已经十多个小时了,但张继科依旧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他站在酒店的落地窗前,看着下面灯火迷离的夜色,神色怅惘。

这就回来了吗?当初拼尽全力逃离的地方。

时光如梭,离开时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到现在,居然已经七年了。

七年的时光,似乎并没有很长,但它又的确不短。如今回到故土,他虽乡音未改,但周遭的一切早已物是人非。

张继科不是不想家,也不是从没回来过。但每每想起三年前的那次落荒而逃,他的心里却依旧苦涩。

好久不见啊。

张继科对着深黑如海的夜幕轻声说道。

飒飒的夜风带着桂花的馥郁香气拂动窗帘,像是一只温柔的手,欲说还休地表达着这座城市的挽留。

可惜这次,他依旧是个过客,而不是归人。

 

*****

 

“您好,请问您有预定吗?”酒店前台的小姑娘露出礼貌的微笑,心中却不免有些疑惑——眼前的客人衣着整齐,虽然脸色微微有些红,但看着十分清醒,神色间也没有属于旅人的疲惫。这样一个人,怎么会深夜来住酒店呢?难不成…是和家里老婆吵架,被赶出来了?

马龙摇摇头,开口问道:“还有房间吗?”

“有的,请问您需要哪种房型?”

“房型无所谓,只要是16楼的就可以。”马龙冲小姑娘笑了笑。“16楼有房间吗?”

在这种星级酒店工作的小姑娘,一般都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她从马龙价格不菲的定制西装和铂金袖扣中已然猜出了眼前人并不普通的背景,再和刚刚的猜测这么一联想,小姑娘的心思便不由得活络起来。她露出最甜美的微笑,朝马龙点点头:“您稍等,我帮您看一下。”

“嗯。”马龙斜倚着前台,指尖无意识地在大理石台面上有一搭没一搭地敲击着。

“先生,这边还有标间和套间两种房型,请问您需要哪一种?”

马龙思考了片刻,抽出钱包道:“要套间吧。”

 

马龙怀着忐忑的心情踏出了电梯,凌晨的走廊一片寂静,只有一盏盏的壁灯发出孤独而又温暖的光亮。

马龙其实已经很累了,但他的精神却因为紧张而极度亢奋着。他感觉自己有些晕乎乎的,脚下的地毯又太软,踩上去总有点不踏实的触感,就像在云端漫步似的。

明明不会发出任何声响,马龙还是极力放轻了脚步。他沿着走廊慢慢往深处走,眼睛从一扇扇门上掠过。

1602,1606,1608……

到了,就是这里了。

马龙停在了1626的门口,他打直了腰背,垂在身侧的手不由自主地揪住了裤缝。马龙知道几步之外就是酒店的监视器,但他还是忍不住伸出手去,很轻很轻地贴在了门上。

明明面对的是又冷又硬的一块木板,马龙却像抚摸爱人的脸颊一般,连指尖带着点说不出的温柔缱绻。

“你回来了…”马龙喃喃着,冲着紧闭的房间门笑了起来。“我的阿科长大了,我的阿科…快回家吧。”

手心中湿热的汗气在深色的门板上蒙了一层浅淡的白雾,就和马龙心中仅存的那点希望一样缥缈,仿佛一阵风过之后,便再也寻不到踪影。

“我一直都在等你,我的宝贝。”在一片寂静中,马龙轻轻地说出了自己的思念。

房间里的住客睡得酣然,在黑甜的梦境里,他也再次梦见了那个时常会想起的人。

 

*****

 

早餐时间一到,马龙就非常积极地跑到了餐厅坐好,当他面前的那杯咖啡几乎都冷透了的时候,餐厅门口终于出现了那个他翘首以待的身影。

张继科似乎还没清醒,睡眼惺忪的。看样子他起床之后只是稍微洗漱了一下,上身胡乱套了件卫衣,而下身那条皱巴巴短裤估计都是睡觉时穿的,喏,脚上穿着的还是酒店的拖鞋呢。

张继科拿了个盘子,摇摇晃晃地顺着取餐台走,时不时夹一块他中意的点心。

马龙感觉到自己的心狂跳了起来,他把那杯冷咖啡端起来喝了,企图借此让自己冷静下来。然而咖啡因除了在他血管里乱窜、让他的脉搏更加激烈了之外,简直毫无用处。

趁着张继科走到转角的时候,马龙连忙站了起来。他也拿了一个盘子,一边低着头挑挑拣拣,一边慢慢地往张继科的方向挪。

“啊,不好意…马龙?”发现自己撞到了人,张继科连忙道歉,然而话说到一半儿,他却愣住了。

他的声音似乎低沉了一些,少年时期嗓音里的那一丝清亮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岁月积淀而成的醇厚。

马龙呆呆地看着近在眼前的人,之前预想的种种反应全被抛到了脑后,他想嚎啕大哭,想放声大笑,想将张继科紧紧拥入怀抱,又想决绝地转身,再也不回头。

七年间的那些怨怼、思念、悲伤、苦痛,那些惶然自责、刻骨剜心,那些日日夜夜的辗转反侧与年年岁岁的绝望等待,霎时间汇成了一股的洪流,带着势拔千钧的力道,将马龙心中的那道防线轰然冲毁。然而哪怕心中已掀起了万丈的惊涛骇浪,马龙却还是用尽了最后一丝克制,维持住了面上的平静无波。

“继科儿,好久不见。”马龙轻声道。

张继科愣怔地望着马龙,许久才动了动嘴唇,挤出一句:“好久…不见。”

两人端着各自的餐盘,站在原地,陷入了沉默。

“张?”拿着早餐路过的Dolly十分好奇地看着两人,开口问道。“你怎么站在这儿?你们认识?”

张继科如梦初醒地动了动,他看着马龙,忽然笑了。

“是啊,认识很久了。”张继科扭头冲Dolly说。“我和他叙叙旧,就不跟你们一起吃了。”

Dolly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嗯,你们聊,别耽误参加研讨会就好。”

“放心,不会的。”

Dolly抬脚走了,留下面面相觑的两人。

“我们…”张继科询问地望向马龙。“要不先找个位置坐下?”

马龙点点头。

 

“你住这儿?”两人面对面坐着,张继科率先打破了沉默。

马龙有些心虚地撒了个谎:“昨晚喝多了,就在这儿开了个房间休息。”

“那你别喝咖啡了,胃该不好受了。”张继科非常自然地把自己的那杯牛奶推到马龙面前。

马龙伸手拢着杯子,玻璃杯壁上散发的热度灼痛了他的手心。

“继科儿…你,你长大了。”马龙看着对面那张日思夜梦的面孔,笑得很温柔。

张继科轻而易举就读出了马龙笑容背后的苦涩,他垂头用叉子戳着面前的煎蛋,心里又酸又软。

“是啊,一转眼都25岁了。”张继科把那些百转千回的心思都压了回去,他目光坦然地看着马龙,平静地开口道。

“这些年……你过得好吗?”问出这句话,马龙忽然觉得有些悲哀——他们曾经是那么亲密的爱人,如今再次相见,却只有这种无比陌生且尴尬的问候。

张继科转了转眼珠,似乎很认真地在思考,他杵着下巴,边想边说:“还行吧…嗯,最开始几年差点被课程逼得崩溃,我英语还行,但专业名词可一个都不认识,于是就成了白天学知识,晚上补语言,也算是弥补了没有经历高三的遗憾了。”

看着张继科坦然而又镇定的样子,马龙心中突然有些愤愤,他想一把抓住张继科的肩,质问他——这么多年了,难道你从没想过回来吗?每一天每一月每一年,你有没有一点后悔,一点想念?

可紧接着,马龙又忍不住苦笑起来——他有什么资格质问张继科呢?他以什么身份问出这些问题呢?而且…就算问了,又能怎样呢?

七年的分别横亘在他们之间,时光不可倒流,他和张继科,也许再也回不去了。


评论(35)
热度(199)

© 一块肉松面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