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肉松面包

少年不老

【龙獒ABO】一纸婚约 Episode123

warning:

雷且狗血,全是AU,放飞自我。

所有人物与现实世界无关。文中人物仅是同名同姓。

所有情节纯属虚构。请不要上升真人!

文中所有内容及好人坏人之分,仅用来服务情节。一切雷和bug都是我的,如果让您产生不适我真诚地道歉。

禁止以任何形式将本文转出Lofter。


Episode123


闫安日记

3月7日

之前写日记的时候,偶尔会被那帮小子看见,受了不少嘲笑。但现在啊,我发现,这日记真是个好东西。所有不敢说的、不愿意说的、找不到人说的,都可以写下来,而不用把那些东西憋在心里,憋得自己浑身上下一阵阵的难受。

不知道少爷写不写日记,我希望他会写,这终归是种发泄的途径啊。

最近这日子啊,真难过。倒不是说吃了什么苦——小爷我什么苦没吃过啊,从来不带怕的。我们这种粗人,最怕的,就是感情那别别扭扭的玩意。

这些事儿,一件不能往外说,只能自己嚼巴嚼巴,对着这白纸诉诉苦了。

私奔  落跑新娘  背着老公偷偷跑掉这事儿吧,我也不是没见过,但那都是些欠了债的、吸了毒的、打老婆的,才会遇到的。你说我们少爷,那么好一个人,怎么也摊上这种事儿了呢?

唉,真是想不通。

不过,和薛飞聊天的时候,他问我。要是有人成日把你当狗似的关着,你乐意啊?想想也是,少夫人这么走了,也不是没原因的。

不对不对,我觉得吧,这夫妻没有隔夜仇。有什么事,他们摊开讲嘛。怎么能一声不吭就跑了,留下自个儿老公黯然神伤的。

知道少夫人跑了,少爷登时就疯了。说真的,我跟着他这么多年了,从没见过他这么吓人的模样。马龙诶!龙少诶!那是一般人吗?他割人喉咙喷一脸血的时候,那眼睛都不带眨的!唉…要不怎么说英雄难过美人关呢?

堂堂一个Alpha,弄得姿态这么难看,也是……嗯…没文化,形容不来,反正就让人看了怪不好受的。

这事儿之后吧,少爷就成日呆在家里,不愿意露面了。不过皓爷说,这样也好,不然人要垮的。可是…可是咱这魏桥发生这么大的事儿,我很担心啊!

 

3月11日

这些日子发生这么多事,都没时间写日记,刚好,一次都写了。

皓爷担心少爷,让我来宅子这边看着点,算是照料。

真正住下来,才发现哪,这房子实在是太大了点儿,人气都没有的,冷飕飕、静悄悄,一点儿也不像个家。

宅子里下人不少,可是能跟少爷说几句体己话的,却是一个也没有。

唉,真可怜。

少爷每天就在他和少夫人那间卧室里呆着,都不怎么出来。短短几天,人都瘦脱了形。看得我心里怪堵的慌的。

有天少爷看见我,就问我:“闫安,你说继科儿为什么要走啊?”

这我哪儿知道啊!但当时少爷那眼神,我又不能不回答。我就…唉,想起来真想给自己两嘴巴。我说啊,“他可能就是想出去看看吧。”

“那他怎么不带我一起呢?我哪里都愿意同他一道去的呀。”少爷趴在阳台上,呆呆地看着远处。

当时我那小心肝颤的啊,生怕这个祖宗掉下去。

皓爷没跟我说,来这儿是做保姆的啊!

反正当时我怎么哄的我忘了,好歹是把少爷劝进房间了。

 

3月13日

我要疯了!

才过没两天,小祖宗又抽风了!

昨天晚上我按着皓爷的要求,正打算去少爷卧室悄悄看一眼。隔着门,我就听见里面有人在哭。呜呜咽咽的,可渗人了,像那种山林里藏着什么小动物似的。

是少爷的声音。

你说这情景,我也不好得进去,就只好在门外候着。结果我这笨手笨脚地,把走廊旁边柜子上的摆件给碰倒了。

少爷听见了,就叫我进去。

我进去一看,唉…又是一阵心酸。

少爷背对着我,穿着个睡衣。他太瘦了,从后面看,肩胛骨都支棱着了。

少爷坐在地毯上,在拼一副拼图,他还没拼完,不过已经可以看出来是张照片了——他和少夫人的合照。

应该是他们度蜜月的时候拍的吧?我看那背景挺像。

是张少夫人偷拍的照片。

少爷已经睡着了,少夫人凑过去,亲他的脸,笑得像只小猫似的,怪可爱的。

“闫安,我发现,我真的错过了好多东西。”少爷闷闷地说。“如果我不跟继科儿吵架就好了,跟他好好说,不惹他生气…”

“他给我准备了礼物你知道吗?去年的时候,我生日。但那天我让他难过了,我…他应该很伤心吧。后面本来也有机会的,但我又搞砸了。”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劝少爷别多想,早休息。

少爷和我说,他跟少夫人,有实无名的,所以他总是没有安全感,一直都害怕。但其实,少夫人是打算好一到18岁就和少爷去登记的。少爷说那是打算给他的生日礼物。

少夫人的生日是2月16号。但今年的这个日子,他已经不乐意同少爷讲话了。也许那时候,他已经在计划着逃跑了吧。

唉,少爷真的好可怜。

少夫人挺过分的。

有什么不能好好说啊?我这么迟钝一人都感觉得到,少爷是有多爱他。

真是难过。

 

 

3月18日

张继科你怎么能这样啊!太过分了!

气死我了!

少爷就不应该和这个没心没肺的人在一起!

前天来了一个包裹,是从个外国地方寄来的。我把包裹给了少爷,少爷眼睛刷地一下就亮了。那个样子,像个有糖吃的孩子。

我看少爷这表现,以为是好事儿呢,还挺高兴。结果我才掩上门,就听见里面叮铃哐啷的。

我直觉就觉得不好。

果然吧,紧接着我就听见少爷那声音…太惨了,真的,特别凄厉,听得人难受的不行。

怎么说呢,也许形容不太恰当,但是吧,我就想起小时候,我家那边打流浪狗。有只狗的小崽儿全被弄死了,那狗的呜咽和惨叫,我一直记到今天…反正就是那种感觉,太难受了。

今天我才知道,那个包裹是从波多黎各寄来的,那里就是少爷当时和少夫人张继科度蜜月的地方。

包裹里是一只婚戒,跟少爷手上那只一样。

 

3月23日

皓爷和张继科一样,也走了,带着他和玘哥的孩子。

据说玘哥跟着的人一直在追车,走的盘山公路,最后车撞上石头,烧着了。

皓爷使了招金蝉脱壳,不在车里。

还好皓爷没死,但他又去哪儿了呢?

玘哥真惨。

 

4月1日

让人伤心的愚人节。

少爷今天回公司上班了,他递给我一张碟,说以后车上就放这个。

我放了,声音挺熟悉。

少爷在后座上闭着眼睛。他跟我说,这首歌是张继科唱来给他做铃声的。

“这是他留给我不多的念想了。”少爷这么说来着。

后来我查了那首叫《漩涡》的歌。

难道这一切,早就是注定的吗?

那首歌的歌词是这样的:

注视太久,总会迷惑

看不到,却又好似丢失了魂魄

模糊,我定下的原则

清晰的,是你轮廓

时光未消磨的被你剥落

靠近你的体温我心跳都活泼

待到你睡熟依然在忐忑

如果你梦里面从没有我

不甘心这样轻易被你掌握

当全天下我已唾手可得

发现没有你原来一无所获

发现我溃不成我

反复被命运暗示无法挣脱

连同喜悲也跟随你涨落

当你的眼波再次泛起漩涡

让我太无可奈何

让我怯懦

 


我知道还有很多没交代清楚的事情,那些在稍后的番外里会有的!

下一章就是七年之后的重逢了

咱们几天后见~

评论(54)
热度(184)

© 一块肉松面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