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肉松面包

少年不老

【龙獒ABO】一纸婚约 Episode122

warning:

雷且狗血,全是AU,放飞自我。

所有人物与现实世界无关。文中人物仅是同名同姓。

所有情节纯属虚构。请不要上升真人!

文中所有内容及好人坏人之分,仅用来服务情节。一切雷和bug都是我的,如果让您产生不适我真诚地道歉。

禁止以任何形式将本文转出Lofter。


Episode122

 

“你俩这是干嘛呢?”王皓才进门就看见了站在书房门口面面相觑的闫安和薛飞,他皱了下眉,开口问道。

闫安转过来,搓了搓手,忐忑地开口道:“我们这不…再商量谁先进去报告呢。”

“都要说什么事?”

薛飞说:“龙五自裁了,留下一封信,说是给少爷谢罪。”

闫安说:“之前已经查到了少夫人的航班信息,但目前为止,上海那边还没找到人。”

王皓想了想,摆手道:“这些事都稍后再说吧,你们先去休息,马龙这样不是回事儿,我去劝他。”

薛飞、闫安闻言如蒙大赦,应了声之后就忙不迭地跑了。

王皓上前一步,敲了敲门:“龙仔,是我,我进来了。”

 

书房里一片黑暗,烟味浓得呛人。王皓下意识地在面前扇了扇,反手轻轻合上了门。

电视屏幕的幽幽荧光几乎是房间里的唯一光源,厚重的窗帘将所有阳光都隔绝开去,给马龙留下了一片死寂的黑暗。

王皓看着蜷坐在沙发前地板上的马龙,在心里轻轻叹了口气。他走到马龙身边,也盘腿坐到了地上。

“你看,我们继科儿,多好看啊。”马龙歪着头,靠着自己环抱着膝盖的手臂,弯起眼睛笑得有些茫然。“我是多幸运,才能遇到他哪。”

王皓随着马龙的视线看向屏幕,原来马龙放的是他和张继科订婚时的视频。录像中的张继科比起现在稚嫩了不少,模样害羞又青涩,几乎还是个孩子。

“你看,他明明答应我的…答应过我很多次。”马龙低声喃喃着,好像在给困倦中的孩子念一个故事。他的声音那么轻那么柔,仿佛稍稍提高一点音量,便会惊醒这一场格外脆弱的梦境。他跟着视频里的人一起问道:“张继科,你愿意向你的伴侣马龙承诺,从今以后,将永远在他的身边,毫无保留的爱他、尊重他、疼惜他,在危难中保护他,在忧伤中安慰他,永远对他忠实,无论贫贱与富贵,直到永远吗?”

“我愿意。”录像中的张继科如是说道。

马龙看着屏幕中的爱人,眼神依旧柔软温和,他小小声地说:“你骗人。”

眼前这个场景看得王皓心里难过极了,马龙的这般模样,自他踏进房间的那一刻起,就在无声地谴责着他,不断地提醒他——你是帮凶。

“龙…”王皓声音发涩。“你别这样……不要这样了,好不好?他已经走了,你折磨自己没有任何意义。”

“皓哥。”马龙转过头来看着王皓,他眼眶通红,眼神茫然无措。“你说他为什么要走啊?我…我做错了什么…我哪里让他不开心了,他只要和我说,我都可以改的…”

“龙仔…他不是…”

“是怪我关着他吗?”马龙木然地转了转眼珠,像是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委屈地辩解。“我…我不是故意要这样的,我只是害怕。皓哥,我怕他走、怕他离开,我不能没有他。我…我很爱他啊,哪里舍得让他受苦。要是他真的不喜欢被关着,他好好和我说,我会尽力去改的,我…”

王皓听不下去了,他拍着马龙的肩,安慰道:“龙仔,这不怪你,这是继科自己的选择,跟你…跟你没有关系。”

“我这么怕他走…可他最终还是离开了。”马龙自嘲地笑着摇了摇头。“我就像抓着一把沙子,攥得越紧,越是什么都抓不住…”

王皓重重地叹气,无奈地垂下了头。

“皓哥,你告诉我他在哪里吧,好不好?你一定知道的,是不是?我求你,求你帮我把他找回来吧。我不能没有他啊…我,我怎么能失去他呢?”马龙扑过来,抓着王皓的袖子,急切地说道,眼神中透着些疯狂。

王皓没有躲,他直直迎上马龙的目光,强迫着自己说出一句句冷静又残忍的话:“马龙,你够了!这么黏黏糊糊的,你还是个男人吗?接受现实不好吗?张继科走了,他离开了!他走,是因为他自己的意志。如果有一天他回来,也是因为他愿意。这件事情不会因为你不想要而有任何改变,懂吗!你为什么还想不通呢?就算你再爱他,他也不可能仅仅仰仗你的爱活着。张继科是个什么样的人,你比我清楚。他最初吸引你的,难道不就是他的坚强桀骜,他的独立自由,他的不服输吗?他不是要依靠你的菟丝花,他同样是一颗笔挺秀颀的树!你自己说说,你这干的叫什么事儿?把人当金丝雀一般关着。这种日子,能长久吗?”

“我…我…”马龙嗫嚅着,还是不愿意接受。“我都可以改的…只要他不走,我都能改…”

王皓冷笑着,硬下心肠继续撕碎着马龙的幻想:“你这话,你这样子,知道跟什么人特别像吗?那些家暴的废物,事后也会抱着配偶的腿哀求,说会改的。马龙,你至今没意识到你哪儿做错了。你听好了,在你真正明白之前,张继科是不会回来的。清醒一点吧,你这个样子绝对找不回他的。”

“那…那他什么时候回来?”

负罪感淹得王皓几近窒息,他看着马龙无比憔悴的神色,不想再和这个钻进牛角尖的人纠缠。王皓跨步上前,把马龙按在沙发上,从口袋里拿出了准备好的注射器。

马龙也不反抗,就直愣愣盯着王皓,似乎还没反应过来。

“你熬太久了,该睡一觉了。”王皓撕开小袋的酒精棉,把马龙袖子撸上去,胡乱擦了擦,紧接着就把针头插了进去。

“我睡不着…一闭上眼睛,全是他的样子。”马龙瘫在沙发前,嘴里嘀咕着。

镇静剂渐渐开始起效,马龙的眼神慢慢地散开了,几分钟之后,他终于陷入了沉沉的睡眠。

王皓把注射器丢开,无助地抹了抹脸。

“造孽啊…”他架着马龙站起来,跌跌撞撞地拉开了门,吼道:“过来把你们少爷扶卧室睡去。”

 

王皓坐在马龙家客厅的沙发上,疲惫地喘着气。魏桥那边的烂摊子还有一大堆,并且据他了解,那些下黑手的人并未打算善罢甘休。

王皓不由得暗暗问自己:这个时候帮助张继科逃走,真的是做对了吗?

但无论是对是错,事情已经不能回头了。马龙现在这个精神状态根本撑不住,魏桥再出事,他就真的要垮了。

龙仔啊,哥再帮你这最后一遭,算是赎罪吧。

王皓摇了摇头,拿出手机给张怡宁打了个电话。

“喂?皓哥?有事吗?”

“关于张家和魏桥的那些纠葛,网上那边已经有人在炒了,现在事态还在控制之中,但接下来可能…”王皓斟酌着措辞。“所以你之前答应的…”

“我知道了。”张怡宁干脆利落地回应道。“稍后我们的公关就会正式回应否认的。答应你的,我肯定做到,你放心。”

“怡宁…目前为止,还没有揪出幕后黑手。你能不能帮帮忙?”王皓犹豫地询问。

然而张怡宁却拒绝了:“皓哥,这次我帮你,是因为你帮了继科,除此之外,我不欠你们什么。我对魏桥、对马家是什么态度,你也清楚。实话跟你说,当初给我这些消息的人,在那之后也没有再联系过我。舆论上同他们配合,也是那时答应下来的。所以抱歉,这个忙我帮不了你。”

“嗯…我知道了。反正不管怎样,还是要谢谢你。”

张怡宁在电话那头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你劝劝马龙吧,别再幻想继科会回来了。我…我在给继科收拾行李的时候,把那张流产诊断书也放了进去。”

“你说什么?”王皓骤然色变。

张怡宁很平静:“对这件事,继科有知情权,我看不出什么瞒着他的理由。而且…没错,我是故意的,我不想让他回来了,不想让他再对马龙报什么幻想。马龙差点毁了他,这种事情,我不允许再发生。让马龙忘了他吧,告诉他,张继科这辈子,都不会再同他在一起了。”

没等王皓再说什么,张怡宁便匆匆挂断了电话。

张怡宁把手机甩到一边,撑着额头,神色复杂。她看着自己桌上的那张,和放到张继科行李里一模一样的全家照,长长地叹了口气。

继科,不知道你现在在哪里了,过得好不好?你有没有想姐姐,有没有哭鼻子?

继科啊,以后的路要自己走了,再苦再难,也得一个人咬牙扛着。不知道你看到那张东西,会不会怨我、恨我?

不过无所谓了,姐姐只希望你能忘掉一切重新开始,希望你有精彩的人生,希望你健康、幸福、快乐、平安,不奢望你创造什么传奇,只希望你拥有一个圆满到俗气的人生。

这样,就很好了。

真的,很好了。



原谅琼瑶的我....

本来说明天更的,今天鸡血继续上头,那咱们就趁热打铁吧!

稍后还有一更

评论(27)
热度(166)

© 一块肉松面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