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肉松面包

少年不老

【龙獒ABO】一纸婚约 Episode120

warning:

雷且狗血,全是AU,放飞自我。

所有人物与现实世界无关。文中人物仅是同名同姓。

所有情节纯属虚构。请不要上升真人!

文中所有内容及好人坏人之分,仅用来服务情节。一切雷和bug都是我的,如果让您产生不适我真诚地道歉。

禁止以任何形式将本文转出Lofter。


Episode120


张怡宁端着一杯咖啡,站在落地窗前,看着远处渐渐亮起来的天空。

“这么早就起了?”张超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张怡宁依旧望着窗外:“担心继科,睡不着。”

“他到了吗?”

“已经上船了,估计明天到日本。有小爱的人保护,邱哥也陪着,我算是放心了。”张怡宁垂下头,有些无奈地笑了笑。“我也只能送他到这儿了,以后的路就靠他自己走了。”

“你跟他说,让他走是因为保护不了他。”张超看着自己妹妹那单薄却决绝的背影,一时间感慨万千。“他走了,你就没什么顾忌了,你要放手一搏。”

“只是我似乎连累你了,哥。”张怡宁终于转过身来。她把咖啡杯随手放到一边,很疲惫地抓了抓头发。“要上战场了,是生是死,我自己也不知道。”

张超只是微微笑了笑:“再混蛋,那也是我的母亲。杀母之仇,怎么可能不报?你今天就要动手了吗?”

“不急。”张怡宁摇摇头。“魏桥还没乱起来,再等等。趁这一点时间,我还想和王皓谈谈。”

“谈什么?他是魏桥的人。”张超挑眉。

“正因为他是魏桥的人,所以我要见他。阿科能够平安离开,都是多亏了他。现在我要对马家下手,如果他还留在魏桥,那么势必会受到波及。于情于理,我都该知会他一声。”张怡宁垂下眼眸,轻轻一笑。

张超似乎很无奈:“有时候你就是太讲道理。”

“这不是道理,是道义。我们这种人,干的事情总归不太干净。既然身在江湖,那便是要讲江湖道义的。如果…如果母亲当年遵了这些规矩,后面的许多事情,也许就都不会发生了。”

“那你打算和王皓说些什么?”

“说些什么吗…”张怡宁似乎也有些茫然。“要说的,应该挺多吧。”

 

*****

 

“我约你出来,你似乎很意外?”张怡宁双手交握撑在桌子上,嘴角含着一丝笑意。

王皓承认道:“是挺意外的,毕竟继科已经安全了,我们之间似乎也不再有什么交集了。”

“请你出来,是有些事情想要告诉你。今天我只有一个请求,无论你听到多么让你惊讶的消息,都耐心听我说完,好吗?”张怡宁看着王皓,认真道。

“行,你说吧。”

“首先,我要谢谢你。如果不是你的帮忙,继科恐怕很难离开张家。继科走的时候,我和他说,张家如今已经护不住他了,所以他得离开。但事实上,是因为我打算和马家拼个鱼死网破,我不想让他受牵连。”张怡宁大大方方地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王皓闻言显然非常诧异:“你要对付马家?为了继科吗?这…虽然马龙挺混蛋,但不至于到这个地步吧。”

“最开始联姻,你们那位马先生,对张家就没报什么好心。在我母亲去世之后,魏桥趁火打劫,让张家元气大伤。这是其一。其二,我弟弟和马龙在一起,不仅没有得到他的多少呵护,而且还被他像个犯人似的关着。继科才刚刚18岁,这种举动,对他伤害有多大?会给他留下多沉重的阴影?另外,马龙在继科还未成年的时候,就让他怀了孕。并且,这个孩子没保住。”

“啊……这个…我……”王皓神色躲闪。“虽然真的很让人难过,但…但据我对马龙的了解,这事怕也是让他伤心的意外。你不要这么轻率就把这桩事情算到马龙头上。”

张怡宁冷笑“单论他让这么小的孩子怀孕,我就可以崩了他了。”

王皓没说话。

“好了,不说这个。”张怡宁厌恶地皱起眉头。“总之,我要对魏桥下手了,我劝你早些脱身吧,别跟着那些混蛋一同待在这艘要沉的船上了——趁你还能走。”

“魏桥是我的家…我不会走的。”

“是吗?”张怡宁挑眉。“可你不早就在计划着离开吗?”

“我是打算找个地方定居,远离纷争。但不是现在,不是魏桥大难临头的时候。”

“王皓,我最后奉劝你一遍,走吧。”张怡宁神色严肃。“你不知道你周围的都是什么恶鬼,总有一天他们会吃了你。带着你家儿子,赶快走吧。离开魏桥,离开陈玘。”

“陈玘?”王皓不解。

“陈玘和我们张家的恩怨,你应该也了解得差不多了。我们张家欠他多少,我心里有数。所以他一次次地捣鬼,我都忍了。但是张家并不欠他人命。”

“人命…?”

“要了我母亲命的那场车祸,是他策划的。陈玘杀了我的母亲。”张怡宁深吸一口气,拼命压抑住了暴怒的情绪。“而且,是在他的蛊惑之下,我妈妈才会去威胁我母亲,她才会去做洗标记的手术,最终…最终没了命。”

“我…”

“陈玘这些年,一直在蛰伏。他为了报复张家,做了许多违背道义,甚至违法的事情。王皓,他不是你当年认识的那个陈玘了。听我一句劝,离开他吧。”

想起在尹宵处听到过的那些消息,王皓终于沉默了下来。

 

******

 

“继科,怎么站在这儿啊,这海风冷的很,可别生病了。”邱贻可才出船舱,就看见了站在船舷边的张继科。

张继科回过头来,随意靠在栏杆上:“我这是高兴呢,邱叔叔,我很久没有这么自由过了。”

邱贻可温和地笑了笑:“你受苦了。”

“谢谢你,邱叔叔,谢谢你愿意帮忙。”张继科有些不好意思。“给你添了不少麻烦吧。”

“说什么呢。”邱贻可不在意地挥了挥手。“我这开的安保公司,护送下张家的小王子,举手之劳罢了。”

张继科仰头看着夜空上的繁星,忽然叹了口气:“故土难离啊,我这还没反应过来呢,就离家这么远了。”

“想好今后要做什么了吗?”邱贻可也走过来倚在了护栏上。

张继科挠挠头:“说实话,还真没有呢。小时候宏图大志可多了,一会儿想当警察,一会儿想当医生,过上几天,理想又变成了宇航员、科学家、运动员…分化成Omega之后,就更不服输了,总是铆着一股劲儿,想要做到最好。慢慢的,反而丢掉了那点初心,成日就顾着争强好胜了。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更是遇到了那么多事,总觉得自己离正常世界已经很远了。成日被人关着,连自由都没有,还空谈什么梦想希望呢。”

“可是你现在自由了。”邱贻可轻声说。

“是啊…”张继科长叹一口气,“我是该好好想想了,不能辜负我姐姐的一番苦心啊。”

邱贻可抓着张继科的手,语重心长地说:“继科,你要搞清楚,你是为你自己活着,不是为其他任何人。你不能辜负的,也只有你自己。”

张继科长久地沉默着,他看着邱贻可恳切而真挚的神情,忽然就红了眼眶。

“我知道,邱叔叔。我…我会好好地生活,为了我自己,精彩自由地活着。”张继科回握着邱贻可的手,语声郑重。

“那就好,还等着你给博儿那个小懒虫做个好榜样呢。”邱贻可揉了揉张继科的头发,松开了手。“好了,快点进去休息吧,我看你有点晕船。”

“嗯,谢谢邱叔叔。”

 

进了船舱,张继科却感觉不到一点儿睡意。

他拉开随身的那个包,想看看张怡宁给他带了些什么东西。

拿开两件衣服,一本夹着信封的书吸引了他的注意。

张继科抽出信封,小心翼翼地拆开,里面掉出了一张照片和一张折着的纸。

张继科拿起照片,眼泪倏地便落了下来——那是一张全家福,上面有他,有姐姐,有妈妈,也有母亲和哥哥。一家人冲着镜头,都笑得很灿烂。

照片的背面,是张怡宁娟秀的字迹。她没有写什么嘱咐的话,只是把张继科熟稔于心的那首诗又抄了一遍——

坚定你的信念吧,我的心,天会破晓的。

希望的种子深藏在泥土里,它会发芽的。

睡眠,像一个花蕾,会向阳光打开它的心,而沉默也会找到它的声音。

白天是近在眼前了。

那时你的负担将变成礼物,你受的苦会照亮你的路。


 

下一章365度暴击虐龙.......

请做好准备_(:зゝ∠)_

评论(36)
热度(176)

© 一块肉松面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