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肉松面包

少年不老

【龙獒ABO】一纸婚约 Episode119

warning:

雷且狗血,全是AU,放飞自我。

所有人物与现实世界无关。文中人物仅是同名同姓。

所有情节纯属虚构。请不要上升真人!

文中所有内容及好人坏人之分,仅用来服务情节。一切雷和bug都是我的,如果让您产生不适我真诚地道歉。

禁止以任何形式将本文转出Lofter。



Episode119

 

有些话,哪怕你已经在很多地方看到过很多次,但直到你亲历的那一刻,你才能体会到字句之间的沉重。

张继科站在人来人往的出发大厅里,就忽然想起了这么一句话——医院和机场比其他任何地方见证的眼泪和别离都要多。

半年前,他在医院和妈妈死别;而现在,他要和自己仅剩的亲人生离了。

四周都是行色匆匆的人群,有期待,有疲惫,有雀跃,有不舍…他看不透别人的心思,正如别人看不透他的。其实遑论别人,连他都不清楚此时此刻,自己心中涌动的,究竟是怎样的一种感情。

张怡宁拿着换好的登机牌走了过来:“还有一点时间,我们找个地方坐一下吧。”

张继科看着姐姐红红的眼睛,默默点了点头。

 

“这是你的机票,去上海。”张怡宁点了点桌子上的登机牌。“但你不去上海。”

张继科吸着饮料,有些诧异地抬起头来。

“他去大连。”张怡宁指着一直陪着他们的司机,那人冲张继科咧嘴一笑。“你们的航班就差15分钟。你们一起过安检,进去之后,找地方把登机牌换一换——你去大连,他去上海。”

张继科声音有些颤:“我去大连做什么?”

张怡宁低头拨弄手机:“照片和信息都发给你了,到了大连,有人会在到达口接你。你跟着她,坐船去日本。王涛叔叔会在日本等你,他带你去哪里,我不会去打听,你也不要告诉我。”张怡宁一直没有抬起头来,但张继科还是看见了屏幕上溅开的水花。

“姐…”

张怡宁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眼睛,终于愿意和他对视:“继科…马龙真的太可怕,我至今弄不清他到底对你抱着何种心思,但他对你的执念,是个明眼人都看得到,我不能冒这个险。要是以前的张家,我们不惧于和魏桥面对面起冲突——虽然不是什么明智之举,但我们有那个实力。然而现在…张家已经像是一艘被大风大浪颠簸得快要散架的船,无法再和魏桥正面抗衡了。而且,马龙是个疯子。你这么悄无声息地跑了,等他知道了,我…我不敢想他会用什么手段。如果…如果他再把你抓回去…”

“我死也不会再让他关着我!”张继科下意识就接话道。

张怡宁叹了口气:“所以,姐姐宁愿不知道你的行踪,少一个人知道,你就多一分安全。王涛叔叔是个可以信任的人,他会帮我照顾好你的。”

张继科咬着下唇,没有说话。

“好啦,时候不早了,该去安检了。”张怡宁率先站了起来。

 

等待安检的队伍很长,张继科随着人流一点点移动着,终于来到了等待的黄线外。张怡宁站在围线外,朝他招了招手。

“保重。”张怡宁眼里含着泪花,最后朝他笑了笑。

张继科背着姐姐给他准备的行李包,抬脚走进了安检区。

他把身份证和登机牌递上去,盯着那个黑黢黢的摄像头发愣。

安检小哥有些不耐烦地敲了敲桌面,张继科猛地回神,取回自己的证件。登机牌上的油墨还没有干,他匆匆间伸手一抓,将那红色抹得到处都是——指尖是红的,纸面也是红的,像是谁不甘的血泪。

张继科最后一次回过头去,朝张怡宁招手。

再见了,姐姐。

再见了,我的故乡。

再见了,我的过去与回忆。

再见了,马龙……

 

*****

 

林高远躲在一处拐角,抓着手机,有些神经质地走来走去。

他划亮屏幕,按下快捷键5,马龙的号码跳了出来。

他用颤抖的指头一点点移向通话键,猝然间,却又像见了鬼一般,手忙脚乱地锁上屏幕。

林高远的背后已经全湿了,耳朵里一阵阵地嗡鸣——他怕极了,刚刚隔着门听到的那些东西,像一根根桃木钉一般,将他心里的那只小鬼钉得吱哇乱叫,现出了丑恶的原形。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

林高远的牙关咔咔作响。

我没有想要到这一步,我没有想害马家。

我没有,我没有…

林高远抱着头,靠着墙慢慢蹲了下去。

 

“小远?”高大的身影遮住了本就不算明亮的灯光。

林高远惶然地抬起头来,直直对上孔令轩戏谑的目光:“这是打算给你的梦中情人通风报信?”

林高远嗫嚅着摇头:“我没有…”

“你是没有。”孔令轩蹲下身,亲昵地揉捏着林高远脆弱的后颈。Alpha毫不在意地释放出无比威压的信息素,将那个可怜的小兔子的似的Omega吓得瑟瑟发抖。“但准确来说,你只是怕。你既怕马龙,又怕我。”

林高远死死握着手机,拼命往墙角贴去,只为稍稍远离眼前人一点。

孔令轩对他这样的举动倒也不以为忤,他只是笑,非常志得意满:“你就算现在通知马龙,也迟了。局已经布好,而他也已经踏了进来。”

“陈玘是刀,张家是刀,马琳也是刀…纵然马龙真的手眼通天,这次也必死无疑了。”孔令轩凑过来,在林高远的唇上轻轻一吻。“我的小远可是大功臣,要不是你和马龙的那张照片,张继科不会最后做出分开的决定,马龙也不会在震怒之下,把他关起来,彻彻底底得罪了张家。”

林高远瞪着孔令轩:“是你…是你…”

“对啊,是我让你去接近马龙,让你找个借口叫他搂住你——你怎么说的来着?哦,对了,你是说,有Alpha想占你的便宜,让马龙把你送回房间。我的小远真是聪明极了。”孔令轩笑眯眯的。“马龙太自大,总以为张家被他们搞到这个地步,已经无力反抗了。然而啊,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更何况,张家还没死呢。张怡宁和张乐棠可不一样,她豁得出去。当她知道马龙竟然这样对待她的宝贝弟弟,她自然是要同他拼命的。诶,小远知道吗?张继科之前有了马龙的孩子,只可惜,流掉了。”

林高远茫然地摇头:“我不知道,我不…不知道…”

“你说,如果张怡宁再知道,她的母亲是被陈玘弄死的——啊,当然,实际上是我。她会不会杀红了眼?”孔令轩看上去轻松又惬意。“马琳把马家内部掏得千疮百孔,现在,我…和张家,再给他们从外面狠狠来上一击。你说,你的马龙哥哥,有没有那个本事捱过去?”

“不要…不要…”林高远绝望地摇头。

孔令轩跪在林高远身前,伸手摸着他的脸,得意地笑了起来:“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来和我一起观赏这场屠龙盛宴吧,我的小帮凶。”

 

*****

 

在巨大的轰鸣声中,飞机离开地面,飞向三万英尺高空。

张继科望向小小的舷窗之外——灰霾的云层仿佛深而暗的水面,而机翼则是船儿的桨,在沉重又轻盈的云朵间搅动着,腾起流动的轻烟。

视线越发明亮,躲在云后的太阳露出了真容。

没有了水汽与灰尘的遮挡,这里的阳光格外炽烈,简直让所有的一切都无所遁形。

恍惚之间,张继科觉得此刻坐在这里的,仿佛已然是一个全新的自己。

他的爱恨、回忆和过往,都被他抛在了那个属于“过去”的,喧嚣的机场。

他只需带着一个空空的躯壳,和一缕轻轻飘的灵魂,便可奔赴那未知却又光明的未来。

张继科侧过身,对着那块小小的窗口呼出一口气。

马龙。

他一笔一划地写道。

干燥的机舱让那片浅浅的白色水汽在几秒之间便消散而去了。

小小的窗口依旧空空荡荡,像是什么也没有存在过。

也许我会忘记你吧…

张继科按着有些揪着疼的胸口,笑得释然。

但也许,我又永远都不会忘记。

谁知道呢?

 

Time is the best healer, and the best killer.



和姐姐告别的阿科↓




晚上还有一更~

评论(27)
热度(193)

© 一块肉松面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