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肉松面包

少年不老

【龙獒ABO】一纸婚约 Episode117

warning:

雷且狗血,全是AU,放飞自我。

所有人物与现实世界无关。文中人物仅是同名同姓。

所有情节纯属虚构。请不要上升真人!

文中所有内容及好人坏人之分,仅用来服务情节。一切雷和bug都是我的,如果让您产生不适我真诚地道歉。

禁止以任何形式将本文转出Lofter。

 

Episode117

 

大约是直觉,那顿不欢而散的晚饭之后,王皓最近时常感到心慌,总觉得要发生什么大事,但他无暇去管,只一门心思地扑在马琳的事上。

他像是想要摆脱什么负担一般,急切而义无反顾地将马琳在马氏中的势力一点点摸了个清楚。越调查,王皓就越心惊——魏桥这幢高入云霄的巨厦,已然被马琳的白蚁们蛀得千疮百孔。

幸而还不晚,在它们咬上魏桥的命脉之前,王皓抓住了蚁后。

 

翻了翻手上的那沓资料,王皓往后仰靠在柔软的皮质大班椅上,如释重负地呼出一口气。

终于完成了。

马琳亏空挪用的所有证据都在这儿了,他绝无抵赖的可能。

只要把这个交给马龙,一切就都结束了。他王皓该做的就都做完了。

然后……

王皓的思绪忽然沉了下来,他想起了最近冷若冰霜的陈玘。

还有…张继科。

 

他拿出手机,在通讯录里划来划去,最终,他还是停在了“Y”的这一段,然后拨通了一个号码。

“您好,我是王皓,想找尹先生。”

“老太爷,您那边怎么样了?我这儿…现在可能有个机会,救出张继科。”

“老太爷谬赞,那我便静候佳音了。”

 

挂掉电话,王皓站起身整了整衣服,拿起桌上的文件,推门出了办公室。

 

*****

 

泰国,苏拉塔尼。

马琳大马金刀地坐在赌场那奢华到浮夸的丝绒椅子里,嘴里叼着根雪茄,正在往桌上堆筹码。身着比基尼的年轻女孩站在马琳身后,手指有意无意地在他身上撩拨。

“玩纸牌,我认第二就没人敢认第一。”马琳示意荷官发牌,看着对面脸色不豫的外国人,笑得十分挑衅。

约摸一个小时的时间,马琳对面已然换了几轮赌徒,而他一直却像尊佛似的稳稳坐着,简直岿然不动。

马琳翻开最后一张牌面,再次不出所料地把桌上的筹码统统搂了过来。

比基尼女孩笑嘻嘻地贴过来,用尺寸客观的胸部在马琳的肩头上蹭了蹭。

荷官看向马琳:“先生,继续吗?”

马琳思索片刻,站起身来松了松皮带。他朝荷官摆摆手,推开椅子打算离开。

女孩见他要走,有些不满地撅起嘴。

马琳哈哈大笑,顺手捻起几枚大额筹码塞进包裹着女孩身体的那两片轻薄布料中。

“兑筹码,我去放水。”马琳吩咐完迎上来的保镖,自己摇摇晃晃地走了。

喝下去的那些洋酒顺着食道血管走了一圈,终于在膀胱里堆了起来。马琳人胖,就更容易尿频尿急。何况他坐的时间也的确不短了。

站起来走了两步,马琳这才感觉到解决生理问题的迫切。他疾步走进卫生间,一边对着便池放水,一边舒服地喟叹了一声。

想起前几天才从魏桥总部挖走的一桩大单,他心里得意更甚,居然哼起了走调了小曲。

砰地一声巨响,吓得马琳猛地一抖,差点尿在了鞋上。他有些愤怒地回过头去,只见一个顶着一头乱发的人扶着隔间的门,东倒西歪地走了出来。

原来是个醉鬼。

马琳撇撇嘴,懒得和那人计较。他收好家伙,拉上拉链,正要低头系皮带时,那个走到身边的醉鬼脚下一个踉跄,竟然扑到了他的身上。

“我操!”马琳破口大骂。

然而,在他将各种脏话送给这位异国友人之前,那人已经一把推开了他,像是慌不择路一般地推开门跑了。

马琳堪堪稳住身体,忽然觉得腹部有些凉,他低下头一看,深色的衬衣上有一块不太显然的湿痕。

马琳按了按自己的腰侧,在一阵突如其来的剧痛中,他眼前一黑,沉重地倒在了卫生间冰凉的地砖上。

 

*****

 

略显刺耳的铃声将马龙从睡梦中唤醒,他松开搂着张继科腰的手臂,转身首先把手机调成了静音。

张继科不满地低声哼哼了一下,更深地往枕头里埋去。随着马龙起身的动作,张继科赤裸的脊背露了出来,上面那些或红或紫的爱欲痕迹在昏暗的光线中一闪而过。

马龙倾过去吻了吻张继科带着点薄汗的肩窝,帮他仔细地掖好被子,这才轻手轻脚地走出卧室去接电话。

 

“什么事?”

闫安的声音急得像是要喷火:“少爷!出事了!”

“慢慢说。”马龙瞟了卧室门一眼,再次朝前走了两步。

“二先生死了!”闫安几乎是在尖叫了。

马龙平静地应了一声:“怎么算这事也不应该来找我吧?”

“不是啊!他死不要紧。呸呸呸,不是,我是说,他的死讯上热搜了,什么中国神秘富豪泰国高级赌场毙命。接着就有人引申发散了。啥来着。对!八一八中国神秘富豪,八一八传说中的魏桥集团。这样的。现在我们的股价已经开始波动了,市场部那边分析,说怕是要大跌!”

马龙从闫安的话中嗅出了一丝不寻常的气味:“这么短的时间内,怎么有人会知道一个客死异乡的中国人是谁,甚至把他的背景都找出来了。这事有人在后面操纵。现在还有什么新消息吗?”

“暂时没有,我这边让人追着这事呢……”闫安的声音渐渐低下去,然后突然像炸雷似的响起。“操!有人开始挖魏桥的发家史了。”

马龙察觉到了事态的严峻,他果断吩咐道:“你给我盯好了,不行就先联系人删帖,股价那边给我控制住。我马上就来!”

 

*****

 

其实在马龙起身时张继科就已经醒了,但他不想面对那种沉默又尴尬的气氛,于是他只是闭着眼睛默默装睡。

走廊上的那阵兵荒马乱驱散了张继科的最后一点睡意,他翻身坐起,抱膝靠坐在床头,又开始发呆。

笃笃笃,有人在门上轻轻敲了几下。

“不吃早饭,我睡觉。”张继科抛出了那句已经说过很多遍的话。

但门外的人却没有走,而是直接推门走了进来。

“你干嘛?”张继科面色不善地看着来人,他知道这人是那些保镖的头,在他眼里,这人就和监狱长无异。

“张少爷,您快点穿上这件衣服。”龙五一边说,一边将一件园丁外套丢在了床上。“我一会儿送您离开这里。”

“这是什么新花招?”张继科冷笑起来。“马龙让你来试探我的?你问他,这有意思吗?他还有什么不满意的?要不把这电子镣铐直接换成铸铁的,把我锁房子里得了。”

龙五走过来,从口袋里拿出手机递给张继科:“我受人所托,要送你出去。你要是不信,可以给张怡宁打个电话确认一下。”

张继科毫不客气地接过手机,拨通了那个熟稔于心的号码。

“喂?”陌生又熟悉的声音在听筒里响起。

张继科鼻子一酸,声音瞬间便哽咽了:“姐!”


下章就要离开了(托腮.jpg)
最大一把刀很快就来……让我研究下捅的角度

评论(33)
热度(169)

© 一块肉松面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