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肉松面包

少年不老

【龙獒ABO】一纸婚约 Episode114

warning:

雷且狗血,全是AU,放飞自我。

所有人物与现实世界无关。文中人物仅是同名同姓。

所有情节纯属虚构。请不要上升真人!

文中所有内容及好人坏人之分,仅用来服务情节。一切雷和bug都是我的,如果让您产生不适我真诚地道歉。

禁止以任何形式将本文转出Lofter。



Episode114

 

高大的铸铁大门朝内打开了一条缝,黑色的捷豹车如游鱼般滑了进去,黑沉沉的两扇门缓缓合拢,再次关得严严实实。往前开了几百米,又是一道自动伸缩门。门前站着保镖,荷枪实弹,眼神犀利。

马龙坐在车内,漫不经心地朝外瞟了一眼,伸手揉了揉紧皱的眉心,紧绷的唇角稍微放松了下来。

下车之后,面容严苛的狂飙队长已经站在台阶下了。

“少爷。”龙五双手交握在身前,朝马龙略一颔首。“您回来了。”

马龙应了一声:“今天怎么样?”
“一切正常。”

马龙拍了拍龙五的肩,挺和蔼地笑:“辛苦你了。让你们天天在这儿守着,会不会觉得大材小用了?”

龙五依旧是那副面瘫脸:“少爷交待的任务无分大小,都是最重要的。”

“我最信任的就是你们。”马龙满意地点头,伸手朝二楼指了指。“继科儿是我最重要的人,你们一定要看好他,不能出任何事——不管这麻烦是来自于别人,抑或是他本人。”

“少爷放心。”龙五帮马龙打开门。

马龙“嗯”了一声,抬步走了进去。

 

家里依旧是一贯的冷清和安静,但每一处转角、每一个房间都被装上了摄像头,每一层都有人定时巡逻——都快不像家了,像个监狱。

马龙疲惫地靠在沙发上,自嘲地笑了。

为了守住无价的宝藏,他就像一只焦躁的恶龙,将利齿和獠牙都露了出来,他撕裂自己的伤口,将恐惧、自私和怯懦都堂而皇之地暴露了出来。

这真是,难看极了。

想到这里,马龙缓缓闭上眼睛,蹙着的眉心渐渐舒展开来。

——不过,只要守得住,这些都不算什么。

不算什么。

 

张继科知道马龙回来了,他条件反射般地开始紧张,无力和焦躁充斥着他的心头。

他在房间里来回踱步,神经质地啃着指尖。然后张继科突然停住了,他拉起睡裤的裤脚,低头愣愣地看着脚踝上那个一下一下闪着光的电子脚镣。

 

马龙上楼梯时便听见了卧室里传来了一声巨响,他心里突地一跳,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卧室前,一把推开了门。

张继科听见声音回过头来,淡淡瞥了他一眼,同时将手上拿着的那个摆件狠狠摔到了墙上。

马龙不动声色地观察了一下张继科的身体,见没什么异样,便笑了起来。

“怎么又生气了?”他随意地抱着手斜靠在墙上,语气轻松,仿佛张继科只是在闹小脾气。

张继科深吸一口气,竭力稳住了自己:“马龙,你要这么关着我到什么时候?”

马龙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他只是略一挑眉,耸耸肩,无所谓道:“谁让你想离开我呢?”

“操!”张继科被马龙的态度再次激怒了,他骂了一声,一个箭步冲过来揪住了马龙的领子。“大不了老子跟你同归于尽!”

马龙脸上的笑意似乎僵住了,他的眼神一点点冷了下去。马龙握住张继科的手腕,另一只手搂着他的腰,将人死死按在怀里。

“同归于尽?那很好。”马龙嗅着张继科的后颈,喃喃道。“就算死,你也得跟我死在一起。”

张继科听出了马龙话中那咬牙切齿的偏执,他挣了挣,想要脱离马龙的掌控。马龙牢牢地钳制着他,他根本动弹不得。

张继科有些绝望地往窗外发现,在日暮的微光下,他看见了枝头新生的嫩绿枝芽。

原来不知不觉间,春天已经到了。

 

*****

 

“皓哥?”周雨抱着一大摞资料用肩顶开门,有些艰难地挤进了王皓的办公室。

办公室里静悄悄的,没有人。

周雨喘着气把文件放在王皓的桌子一角,谁知才松开手,那小山似的资料就轰然倒塌了。周雨看着一地乱糟糟的纸张,欲哭无泪。

他叹了口气,擦擦汗,最终还是认命地蹲了下来,慢吞吞地一份份收拾起来。

“这是什么?”周雨的动作忽然顿住了,他拿起一张纸,皱着眉头看了起来。“这是…入籍材料?难道是皓哥的?”

周雨把那张纸死死攥在手里,手心里的汗把它浸得都有些软了。一个猜测在周雨的心头慢慢成型,他感觉自己的心一点点沉了下去。

一个个方方正正的字似乎上下跳动了起来,晃得周雨眼前一阵阵发花。他撑着额头,看着这张东西,死死咬住了嘴唇。

它的出现,简直给了周雨当头一闷棍,它明晃晃地提醒着周雨——别忘了你来王皓身边究竟什么目的!

“你去他身边,要保护好他——不过你一个Omega,我也没打算指望你。我要你去,主要就是给我看好他,皓子一向有主意、胆子大,什么都敢做。以前我总是纵着他,结果闹出这么个结果,他差点就没命了。今后不可能了,现在的我,也不可能和当年同日而语。是时候,该好好管管他了。”陈玘冰冷的声音化成一根根钢针,扎着周雨的神经。

周雨脱力般地靠在沙发边上,把那张皱巴巴的纸一点点展平。他掏出手机拍了一张照片,然后拨通了一个电话。

“喂?”男人低沉的声音在电话那端响起。“什么事?”

周雨蓦地攥紧手指。

 

*****

 

“进门之后,说话做事都要注意。那不是一般人。”王皓盯着身旁的女人,神情严肃。

张怡宁依旧是一张面无表情的脸,她冷冷地回视着王皓:“知道。”

王皓忽然笑了起来:“你似乎对我一直很戒备。”

“因为我并不认识你。”张怡宁言简意赅。

王皓奇道:“那你怎么还愿意同我来这里?”

“第一,我相信阿楠。第二,我担心我弟弟。”张怡宁看着眼前的这个几乎称得上是陌生人的家伙,忽然叹了口气。“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继科的消息了,我猜是马龙故意的。我当时是想让他离开马龙身边的,但似乎这个建议,却最终拖累了他。”

王皓转了转眼睛,不置可否。

“你为什么愿意帮我?”张怡宁问。

王皓笑了:“继科儿是个好孩子。”

“就这样?”张怡宁显然不信。

“这样还不够吗?”王皓表情依旧温和。“他那么好,不应该受那样的对待。他有抱负、有理想,善良又坚强。他不应该被困在高墙之后,像只金丝雀似的度过一辈子。你或许不信,之前是马龙亲自拜托我,让我在他出事的情况下,照顾好继科。我知道马龙有多爱继科,所以,我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自己毁了毕生所爱,然后在悔愧中过一辈子。继科那样的孩子,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

张怡宁深吸一口气,看着王皓,认真道:“无论如何,谢谢你。”

“不用谢我,我只负责把你领进这道门,最后究竟如何说动尹老太爷帮忙,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我会尽一切所能。”张怡宁把目光投向了大宅门前的那两尊石狮子,径自喃喃道。



果咩...非常碎且不好看的一章

评论(23)
热度(155)

© 一块肉松面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