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肉松面包

少年不老

【龙獒ABO】一纸婚约 Episode110

warning:

雷且狗血,全是AU,放飞自我。

所有人物与现实世界无关。文中人物仅是同名同姓。

所有情节纯属虚构。请不要上升真人!

文中所有内容及好人坏人之分,仅用来服务情节。一切雷和bug都是我的,如果让您产生不适我真诚地道歉。

禁止以任何形式将本文转出Lofter。



Episode110

 

马龙盯着眼前的快递文件袋,只觉得呼吸都凝滞了,暴怒的情绪化为利刃,向着他最脆弱的心口狠狠扎去。

无措、惶然与失望像是浇了焦油的枯木,名为“背叛”的火星落在上面,燃起足以将一切焚烧殆尽的烈焰,将马龙的视线烧得一片血红。

他竭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交握的双手逐渐收紧,仿佛捏得关节都在咔嚓作响。

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硌得马龙生疼。据说,无名指上有一根血管直通心脏,所以套住了这根指头,也就套住了主人的心。

马龙捂着自己抽痛的心口苦笑起来——这话真是不假。

可是比起被背叛、被欺骗的愤怒,真正让他心痛的是恐惧:这份东西赤裸裸地提醒着马龙,张继科不愿意再呆在他身边了,张继科想要离开,想要丢下他一个人。

马龙忍不住问自己——

张继科缺什么吗?有什么东西是只有马龙能给他的吗?

没有。

张继科爱马龙吗?愿意陪着马龙过一辈子吗?

要是从前,他可以笃定地说一句“当然”。然而现在,他不确定了。

而且,更让马龙越想越后怕的是,他没有任何可以束缚住张继科的东西,他们之间不过一纸婚约,有实无名。

马龙像是一个已经穷途末路的赌徒,他的手攥了那么久,生怕属于自己的东西溜走,可当他终于展开满是冷汗的掌心时,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筹码。

马龙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他揪着自己的衬衫前襟,眼前一阵阵发黑。

心底深处那些不堪的回忆像石油一样涌了出来,污黑又黏腻,沾上一点就再也洗不干净了。

“感情不是个好东西。这世上没人可以完全信任,谁都会背弃你,任何人都可能。不要付出真心,千万不要。”

父亲的声音像是梦魇,像是裂开鲜红的嘴的小丑,尖利地嘲笑着他。

看吧,看吧,马龙。

你什么也留不住,什么也没有!

 

“闭嘴!”

幻觉中的声音快要将他逼疯,马龙一拳狠狠砸向桌面,吼道。

世界安静了下来。

那些叽叽喳喳的小鬼四散奔逃。

冷汗从马龙的额角滴下来,在实木桌面上溅起小小的水花。

马龙捏着自己的戒指,把它慢慢地从指节上褪了下来。戒指的内圈有一行细小的字,是张继科的名字缩写——张继科指头上的那个戒指则有他马龙的名字。

马龙目光专注地盯着那几个花体字母。

然后他忽然笑了。

他伸手摩挲了一下带着他体温的戒指,将它攥在手中。

“是我的,当然是我的——跑不掉,抢不走。”

“如果还不放心……那就刻上我的名字吧。”

马龙喃喃着闭上了眼睛。

 

*****

 

张继科合上书,揉揉酸涩的眼睛,看了一眼墙上的钟,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他从一边拿过自己的笔记本,在今天的待办事项上顺着打了勾后,脚步轻快地下了楼。

他感觉自己最近振作了不少,比起之前成日浑浑噩噩的,显然现在的日子要好太多了——也许是因为有了目标吧,充实向上的感觉总是不差的。

只是不知道申请什么时候才有回复…

而且,什么时候和马龙说呢?

想到这里,他脸上的笑容落下来了一点。

 

在沙发上坐了没多会儿,玄关处就有了响动。

马龙回来了。

“你今天是有什么重要活动吗?”看到走进来的马龙,张继科忍不住发问道。

马龙今天的打扮有些过分的隆重了——他穿了一身纯黑色的定制西装,配白衬衣和黑色领带,衬衫袖口上的宝石袖口闪着璀璨的光泽,同样是黑色的呢子大衣搭在肩上,下摆垂到膝窝处。

马龙偏头瞟了张继科一眼,垂下眼睛有些无可奈何地微笑着摇了摇头。他调转脚步,朝张继科慢慢走了过来。

黄昏的光透过落地玻璃投进来,将偌大的空间切割成泾渭分明的两个世界。马龙从昏暗处一点点走入暖而明亮光中,细碎的橙金色模糊了他的轮廓,将侧颜上的几分凌厉融成了温柔的光晕。

鞋底敲在实木地板上,嗒,嗒,嗒……像是电影开场前的倒数。

马龙把头发全部向后梳好,露出光洁的额头,这样子让他看上去更加稳重且成熟了,配上那样的一身,让他像个老派的绅士,又会让人想起时尚杂志上那些质感高级的照片。

照理说,这样的一个电影般梦幻的场景总归是会让人心生喜悦的,但张继科看着越走越近的马龙,却无端打了个寒颤。

马龙的一举一动,都带着一种很诡异的仪式感——像杀手行动前优雅而冷漠地擦拭自己的刀。

马龙停下了脚步,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张继科,脸上笑意越发地深了:“亲爱的,今天过得好吗?”

张继科缓缓点了点头。

马龙朝张继科伸出一只手——他手上戴了黑色的皮质手套,看着冰冷极了。

张继科没有动作。

“把手给我。”马龙命令道。

张继科皱起眉头,他很不喜欢这种方式,于是他索性站起身来,想要从马龙身边绕过去。

“让你走了吗?”

张继科还没走出两步,马龙冰冰凉的声音便从他身后传了过来。

张继科深吸一口气,控制住自己的情绪:“马龙,我不想吵架。”

“呵。”马龙低笑了一声。“宝贝,你最近真的很不乖。”

随着话语落下,张继科忽然感觉到后颈上传来一阵针扎似的疼痛,马龙的信息素密密匝匝地围了上来,像是缠绕的蛛丝一般将他一圈一圈地裹了起来。后颈上像是贴上了一块灼热的烙铁,烧得他的血肉都成了焦糊的一片。

张继科惨叫一声,捂着自己的结合腺跪倒在地。

马龙站到了他的身侧,将痛的蜷缩起来的张继科完全笼罩在了自身的阴影之中。他缓缓俯下身,颇为怜惜地摸了一下张继科被冷汗浸湿的脸。

“你看,这才是真正的Alpha和Omega,只要我愿意,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乖乖听话。这一种,叫做信息素压制。”

马龙慢慢放松了压制,他躬着身,再次朝张继科伸出了手,像是舞会上邀舞的翩翩少年。

“现在可以和我走了吗?”

等到张继科终于将手放进他的手心时,马龙露出了志得意满的笑容。

他把张继科打横抱起,一步一步走向卧室。

“有一个礼物要送给你。”马龙亲了亲张继科耳朵,轻声呢喃道。

 


最近三次元忙疯....而且狂掉san值,精神力完全陷入低谷

简直整个人都不好了......

_(:зゝ∠)_对不起等更的大家

评论(31)
热度(183)

© 一块肉松面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