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肉松面包

少年不老

【龙獒ABO】一纸婚约 Episode105

warning:

雷且狗血,全是AU,放飞自我。

所有人物与现实世界无关。文中人物仅是同名同姓。

所有情节纯属虚构。请不要上升真人!

文中所有内容及好人坏人之分,仅用来服务情节。一切雷和bug都是我的,如果让您产生不适我真诚地道歉。

禁止以任何形式将本文转出Lofter。



Episode105

 

两辆SUV跟上了捷豹轿车,一前一后地将它夹在了中间。

张继科垂下眼眸,放开了捏住手机的手。

这些人显然是有备而来,他不想让马龙陷入危险之中,况且,如果真的是马先生找他,就更没有必要通知马龙了。

前座那人似笑非笑地看过来,意味不明地说了一句话:“少夫人,您知道吗?少爷向来是最听先生话的。”

张继科淡淡地“嗯”了一声,扭头看向窗外,不再搭理那人。

 

秀山别馆很快就到了。

张继科被车上过热的暖气捂出了一身汗,下车时被山上那寒气透骨的雪风这么一激,便觉得头疼不已,整个人都有些昏昏沉沉了起来。

进了别馆,空气中飘散着一股奇妙的香气,很复古的味道,有些像檀香,但张继科闻到这股味儿,却只觉得胸口越发憋闷了,他有些想吐。张继科抬起手用袖口擦了擦额头上冒出的虚汗,缓缓吐出一口气,把那点反胃的感觉拼命压了下去。

“走吧,少夫人。”之前坐在前座上的那个人也进了屋子,他走到张继科身旁,抬起手示意了一下。

张继科挺直脊背,跟着那人朝二楼走去。

 

书房的门是敞开的。

张继科放轻了脚步慢慢走进去,绕过屏风,来到内室。

“坐吧。”马先生头也未抬,只在紫砂小盅内斟了功夫茶,放在了桌子对面。

张继科大大方方坐了,他正好有些口渴,就抬起茶杯来一口干了。

马先生笑了起来,他摇摇头,道:“你这孩子,着实有些意思。”

张继科开门见山地问:“您找我是为了什么?”

马先生用一种审视的目光看着张继科,唇角的笑意慢慢落了下去,张继科却十分坦然,他眨了眨眼睛,平静地对上马先生的视线。

“继科,我记得,当时龙仔受伤的时候,我在他病床前和你说过一些话。”马先生终于开口了。“也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进去。”

“马龙是我的爱人,是我的Alpha,但我们双方是平等的。”张继科自然知道马先生指的是什么。“我为他所做的一切,出发点都是因为我爱他,而不是因为我是Omega,更不是因为我觉得自己低他一等。”

马先生嗤笑一声,张继科的这番话在他听来简直荒唐,联想起先前来拜访的林高远那乖巧的样子,他还是忍不住皱起了眉头,眼前这个清秀的小少年似乎并不像当时被他挑中时那样顺眼了。

“或许是我老古板吧,跟不上你们年轻人的思想了。但是,继科,无论过去还是现在,背叛自己的丈夫,总归都是不被接受的吧?”

张继科的身形明显地僵住了,他眨了眨眼睛,垂下眸子:“我不知道您在说什么。”

“真的吗?”马先生饶有兴味地看着张继科。“你觉得是你太聪明,还是我太好骗?”

张继科咬住下唇,没有说话。

“从龙仔小时候起,我就一直告诉他,作为一个掌权者,心要宽厚,要能容人,但是,有一种情况,是绝对不能容忍的——那就是背叛。”马先生敲了敲桌面,眼睛死死地盯住张继科,不放过他面上任何一点细微的表情变化。“我说过,你是龙仔的软肋。现在看来,这话我的确没说错。为了你,他是有些糊涂了。作为父亲,我不能容许他错下去。”

马先生将一份文件放在了张继科面前。

“最开始,我同意和张家联姻,是看中了你们家的实力,而且你看上去也是一个不错的Omega,所以这桩婚事,算是门当户对。谁知道,张乐棠原来是个废物。Alpha嘛,爱玩一些很正常,但是她显然没有能力收拾好自己身后的那一堆烂摊子。她活着的时候憋屈,死了也挺窝囊。张氏的资产怕是被她折腾掉了三分之一,我们马家又吃下三分之一,如今瞧瞧,也不剩下些什么了。张继科,你自己说,你还配得上我儿子吗?”

张继科抬起头,平静地回答道:“我和马龙很相爱。”

“你的爱就是背叛吗?”马先生骤然提高声音,怒斥道。“你敢不敢说,你从来没有帮着你们张家来对付马龙?”

张继科沉默了。

马先生冷笑一声:“我是很想直接处置了你,但毕竟,你是龙仔的人。我这儿子如今长大了,也有自己的主意了。我们父子之间不能因为你一个外人起了嫌隙。这样吧,我给你一晚上时间,你好好思考一下,自己究竟是个怎么样的身份和地位。想清楚了,就把这张授权书给签了。然后,之前魏桥因为你而损失掉的东西,你要亲自从张家拿回来。”

“不用等了,我不会签的。”张继科不卑不亢。“我和马龙的缘分始于交易,但我们之间的关系,早已不是交易了。”

“嘴那么硬,不是交易?那是什么?是你所说的‘平等的爱情’吗?”马先生笑着摇了摇头。“你说说,你和马龙到底哪儿对等了?你只能嘴上逞强。他现在是身家丰厚的集团继承人,他有自己的财富和势力,他有话语权,有决断权。而你呢?你现在要是离开马龙,离开张家,你能自己活下去吗?脱掉马家少夫人、张家小少爷这样的身份后,你还剩什么?你也配说,你爱马龙?”

马先生拈起张继科面前那个空了的小盅,一把摔到了墙上。

在陶器的碎裂声中,马先生冷冷道:“龙仔以前不听话,我总有办法收拾他,现在换了你,也一样。”

 

*****

 

“人呢?”马龙推开了迎上来的佣人,焦急地吼道。“把人给我交出来。”

管家推门走了出来,看着站在院中气急败坏的少爷,微微一笑:“龙少,您来了。”

马龙三步并作两步走上前来,直接揪住了管家的衣领:“继科儿在哪儿?”

“少夫人?管家镇定地回视着马龙那择人欲噬的目光,平静地回答道。“这我可不知道,或许您可以去问问先生。”

马龙一把甩开管家,大步上了台阶。

“先生在花房。”管家从地上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冲着马龙的背影补充道。

 

“父亲,您把继科儿关在哪儿了?”一进花房,马龙便单刀直入地问道。

马先生正弯着腰在修剪一丛月季,他闻言抬起头来,有些不高兴地斥道:“小子,怎么说话的?”

马龙深吸一口气,竭力稳住了自己。他勉强笑了笑,再次重复了自己的问题:“父亲,请问继科儿是不是到这儿来了?您能让他出来吗?他该跟我回家了。”

“龙仔,你看看。”马先生揪着一株已经发黄的叶杈,瞟了一眼马龙。“开得再好的花儿,都有这枯枝病叶的。做主人的,要照料好这花儿啊,就得及时把这生病的部分给剪了。”

咔嚓一声轻响之后,那枯黄的枝叶已然躺在了马先生的手心里。

“瞧,手起刀落,多快的事啊。”

马龙看着自己的父亲,缓缓跪了下来:“父亲,请您放过他。”

“哦?这么说,他做的那些事,你都清楚?”马先生放下手中的剪刀,走到马龙跟前,朝他腿侧踢了一脚。

马龙虽然跪着,但腰杆却仍旧挺得笔直,他盯着前方虚空的一点,平静地答道:“是。继科儿做错的事,我来替他承担,请您放过他。”

“你替他?”马先生笑了。“既然这样,你就先跪着吧。”

说罢,他再也没看马龙一眼,抬步走出了花房。


评论(30)
热度(189)

© 一块肉松面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