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肉松面包

少年不老

【龙獒ABO】一纸婚约 Episode104

warning:

雷且狗血,全是AU,放飞自我。

所有人物与现实世界无关。文中人物仅是同名同姓。

所有情节纯属虚构。请不要上升真人!

文中所有内容及好人坏人之分,仅用来服务情节。一切雷和bug都是我的,如果让您产生不适我真诚地道歉。

禁止以任何形式将本文转出Lofter。


Episode104

 

忽然传来的音乐声让林高远回了神,他看着眼前的游乐园,有些发愣。

那些欢声笑语明明近在眼前,却偏偏像离了很远,他似乎永远也不能触及到这样的快乐。

林高远买了一张票,浑浑噩噩地往游乐园里走。

他就像一个溺水的人,拼命地抓着一根救命的稻草——哪怕这些喧闹没有一点属于他,但能感受一下,也是好的。

在林高远坐上摩天轮时,忽然在不远处的树旁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龙哥?

他趴在玻璃上,看着马龙举着一个棉花糖,朝旋转木马的方向挥了挥手。

摩天轮缓缓上升,马龙那带着温柔笑意的侧脸有些看不清了,但林高远还是认出了那个跑向马龙的人,那个让他无比羡慕的,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他看着马龙和张继科亲密地拥吻,看着马龙认真地帮张继科系紧围巾,看着他们相拥而去,留下一双亲密的背影。

眼前渐渐地模糊起来,那究竟是玻璃上的雾气,还是眼中涌上的泪水?

 

*****

 

“回去上学有半个月了吧,还习惯吗?功课跟得上不?”马龙帮张继科擦掉了嘴角沾着的棉花糖,问道。

张继科耸耸肩,笑眯眯地说:“很轻松啊,完全没有难度,特别舒适。”

马龙也不禁失笑,他揉揉张继科的脑袋,语气轻快:“那就好。”

“唉,可惜小雨走了。”张继科垂下头叹了口气。

“你是说那个和方博一起来过咱们家的男生?”

“是啊。”张继科瘪瘪嘴。“都没有和他道别。”

马龙怕他难过,连忙转移话题:“对了,你最后怎么选了文科啊?是因为方博选的文科?”

张继科噗嗤一乐:“小圆脸还没这么大魅力,我就觉得文科挺好的,历史啦,哲学啦,这些都特别有意思,我还喜欢写诗不是?所以文科特别适合我啊。”

“我以为你会选理科的。”

张继科好奇道:“为什么这么觉得?”

“我看你订的杂志里有The Economist和The Lancet,以为你对经济、医学这些特别感兴趣来着。”马龙解释道。

张继科挺不在乎地摆了摆手:“随便看看而已,就是扩展一下阅读渠道,多学几个词汇,你就当我看了是为了卖弄呗。”

马龙看着张继科,眼神温柔:“干嘛这么说自己,我们阿科好学又努力,是特别优秀的孩子啊。”

张继科红了脸,嘀咕道:“你就王婆卖瓜吧。”

马龙笑着揽过张继科,在他的耳边低声道:“阿科穿白大褂的样子肯定特别好看,光是想想我就…硬了。”

“滚滚滚,马龙你能不能不要一言不合就耍流氓啊?”张继科这下简直红到了耳朵根,他轻咳了一声,正色道。“我从来没有想过当医生,你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马龙顺着张继科的话问道。

“因为我不想看到那么多的病人。”张继科微微昂着头,眼睛睁得大大的,闪着格外认真的光。“我想让每个人,身体都特别棒,不来医院。”

马龙闻言却愣住了,他看着眼前的爱人,眼角眉梢都柔和了下来,其中含着一些无可奈何,但更多的还是那种难以言喻的,春风般缠绵的爱意。马龙很长很长地叹了口气,上前一步,把张继科紧紧拥进了怀里。

“这个愿望是不是特别棒?”张继科的声音里带了两分小得意,有着独属于少年的天真与坚持。

“是啊,特别棒。我们阿科真的特别特别棒。”马龙侧过头亲了亲张继科耳朵旁那一小片柔软的皮肤。“希望你的每一个愿望都能成真。”

宝贝啊,水晶一样耀眼又纯粹的阿科。

我希望你的眼睛所看见的,永远都是美好,希望丑恶不近你身。我希望这个世界对你报之以歌,希望它给予你的,永远都是温柔。

 

“马龙?马龙?”张继科的声音让他从愣怔中回过神来。

马龙手劲儿松了一点儿,看着怀中脸颊粉扑扑的小可爱,带着疑问挑了挑眉。

“你手机响了呀!”张继科拍了拍马龙的口袋,往后跳了一步,离开了他的怀抱。

马龙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拿出手机接通。

“闫安?什么事?”马龙的口气算不上好——毕竟是被打断了这么甜蜜的一个拥抱嘛。

闫安却仿佛对电话那头的低气压毫无察觉,他嗓门很大地嚷嚷道:“少爷,检方那边终于松口了,同意先生取保候审!”

“你说真的?”

“当然是真的!”闫安兴奋的声音甚至连张继科都听到了。“下周就可以办手续了!”

马龙点点头,不欲在此刻多说:“我知道了,明天到公司详谈吧。”说罢便挂掉了电话。

张继科过来挽住了马龙的胳膊,真心实意地替他高兴:“爸爸终于要出来了,你的努力没有白费啊!之后你就能轻松一点了吧?”

马龙拍了拍张继科捏在他小臂上的手,笑了笑没有说话。

 

*****

 

“先生,林小少爷来了,说是特意来拜访您的。”保姆敲了敲书房的门,细声细气地报告道。

马先生离开看守所已经一个礼拜了,期间他除了在魏桥的股东大会上露过一面后,就一直待在之前常住的秀山别馆休息。听到林高远来了,他第一反应是让保姆请人回去,但转念一想,还是同意让他进来了。

天天这么呆着,他也挺寂寞,有个熟悉的小辈来陪着聊聊天,似乎也挺好。

 

林高远拎着一个盒子,跟在保姆身后走了进来。

“马伯伯。”林高远笑得格外乖巧。“我有没有打扰您啊?”

马先生摆摆手,指了指自己对面的那把椅子:“你来我高兴。坐吧。”

林高远规规矩矩地坐了下来,把那个盒子恭敬地放到了桌面上:“这是给您的。”

“收回去吧。”马先生淡淡道。“我什么都不缺。”

林高远却没有动作,只是笑得更深了一些:“您还是看看吧,肯定是您需要的。”

马先生从林高远的表情中读出了另一层意味,他沉吟片刻,扬了扬下巴:“打开吧。”

“是。”林高远点了点头,微微倾身打开了那个盒子,露出了里面满满一大沓文件。“请您过目。”

马先生随手抽了几份出来,拿在手中翻阅着。林高远也不说话,他将双手放在膝盖上,背脊紧绷,眼神中却闪着点莫名的期待,像是在等待着一场好戏的上演。

“高远,这些东西你是从哪里拿来的?”过了许久,马先生终于开口了,他的语气仍旧没有起伏,听不出丝毫喜怒。

“马伯伯,这不重要。”林高远坦然地和他对视。“重要的是,现在有一个那么危险的人睡在您唯一的儿子身边,就像一条毒蛇,正在伺机而动。”

“有趣。”马先生将文件甩回到桌面上,终于笑了起来。

 

*****

 

张继科下了学后,仍旧像往常一样背着书包往校门口走去。一个身着校工制服的男人不紧不慢地跟在他后面,护送着他往外走。

等到那辆熟悉的黑色捷豹出现在视线中时,校工打扮的人停下了脚步,往校门口的宣传画下一站,半隐没了身影。

张继科心不在焉地坐进车里,然后在后视镜中对上了司机的目光。

“你是谁?”他下意识就想拉开车门,但这时,坐在前座的那人带着笑回过了头来,一个黑洞洞的枪口直直地指向了他。

“少夫人,别紧张。”那人儒雅地笑了笑,然而那笑容却让张继科不寒而栗。“老先生有几个问题想要请教你,得劳烦您跟我们走一趟了。放心吧,很快的。”

张继科缩在袖子里的手默默攥成了拳,他咬着下唇,终于缓缓点了点头。

 

宣传画下的保镖看着驶离的轿车,忽然皱起了眉头——车子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在离开前打三下双闪。

他摸出手机,看着屏幕上那正在缓缓移动的定位,如释重负地呼出一口气。下一秒,他按动隐藏在凌乱头发中的蓝牙耳机,拨出了一个电话。

“队长,科少爷可能有危险。”


评论(19)
热度(180)

© 一块肉松面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