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肉松面包

少年不老

【龙獒ABO】一纸婚约 Episode102

warning:

雷且狗血,全是AU,放飞自我。

所有人物与现实世界无关。文中人物仅是同名同姓。

所有情节纯属虚构。请不要上升真人!

文中所有内容及好人坏人之分,仅用来服务情节。一切雷和bug都是我的,如果让您产生不适我真诚地道歉。

禁止以任何形式将本文转出Lofter。



Episode102

 

马龙从闫安手里接过了那只小狗,小东西乖得不行,连最细微的挣扎都没有,它就这么窝在马龙的臂弯里,毫无障碍地接受了自己的新主人。

对于马龙来说,这种感觉实在陌生,那又软又热的一小团贴着他的胳膊,呼哧呼哧地喘着气,马龙能感觉到小狗软绵绵的肚皮正在微微起伏。这样弱小的一只小动物,马龙似乎一下就能把它捏死,但它身上那种温暖又勃发的生命力,却忽然让马龙心底生出一丝奇怪的自惭形秽。

大概你比我要讨人喜欢得多吧。

马龙挠了挠小狗的下巴,这么想着。

 

上了车之后,马龙把小狗放在了一侧后座上。小家伙对这陌生的环境似乎有些害怕,它踩在软软的真皮坐垫上晃晃悠悠地转了两圈,然后把自己团成了小小的一个毛球。

“一会儿咱们就到家了。”马龙摸了摸小狗的脑袋,很轻柔地说道。当他把手拿开时,小狗竟然抬起了头,用那双黑黝黝又亮晶晶的眼睛看着他。小家伙跌跌撞撞地站起来,贴到马龙身边,用自己的小脑袋去拱马龙的手。

马龙忍不住笑了起来,他把小狗抱到自己的腿上,轻轻地抚摸着它毛绒绒的背脊。

小狗小声地叫了两声,听上去似乎挺高兴。

马龙看着车窗外那冬日特有的阴沉天空,眼里的笑意慢慢沉了下去。

 

到了家,马龙果不其然又没有在客厅里看见张继科的身影。屋子的暖气开得似乎有些大了,烤得人头都有些发昏,马龙把小狗放下来,去脱自己的羊绒大衣。

小狗没有跑开,它看着眼前这间大得不得了的房子,细细地呜咽了两声。

“希望他能高兴吧。”马龙换好衣服后,就弯下腰抱起小狗上了楼。

 

快到卧室时,马龙就闻到了空气中属于张继科的味道。不知为什么,那向来甜蜜的可可味近来竟带上了两分涩,直让马龙的舌尖一阵阵发苦。

马龙很轻地敲了敲门。

“进来吧。”张继科模糊的声音传了出来。

马龙把门半推开,然后放下了小狗。

“去吧。”他拍拍小狗的屁股,将小东西往房间里推。

这只小白狗似乎真的很通人性,它看了马龙一眼,就扭着小肥屁股欢快地往房间里去了。

马龙听见张继科小小的“咦?”了一声,他靠在门边,有些忐忑地往房间里望去。

张继科跪在地毯上,脸上的显而易见的惊喜,他眼睛亮亮的,唇角扬着,跃跃欲试地伸出手去,想要摸一摸小狗。

小狗仰着头,“汪汪”地叫了两声,当张继科伸出手来时,它又像刚刚对待马龙那样,用那圆乎乎的小脑袋顶了顶张继科的手心。

张继科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他几乎整个人趴在了地上,盯着眼前的小狗,细声细气地问:“小东西,你是从哪里跑来的?”

小狗吐着舌头,迈着小腿走过来,它用那湿漉漉的小鼻头拱了拱张继科的小臂,想要往他怀里钻。张继科被小家伙的热情弄得有些受宠若惊,他手忙脚乱地爬起来,像抱毛绒小熊一样把小狗箍在了怀里。

“喜欢吗?”马龙终于走了进来。

张继科抬起头来,他的脸上还带着暖融融的笑意,眼睛里含着许久未见的灵动的光。马龙一愣,心中酸涩更甚。

“它叫什么名字啊?”

马龙也跟张继科一样盘腿坐在了地毯上,他不太敢直视张继科的眼睛,只是伸手捏了捏小狗搭在张继科胳膊上的小爪子。

“闫安前女友的,他说要把小狗送给别人去,我看着怪可怜的,就带回来了。你要是不想要,我一会儿就把它送走。”

张继科闻言竟然往后缩了缩,他抱紧小狗,像是个担心玩具被抢走的孩子。

“我很喜欢!我要养!”张继科提高了音量,说道。

马龙连忙哄他:“你别急,喜欢咱就养着。”

张继科笑了起来,他握着小狗的一只爪子,朝马龙晃了晃。

马龙也笑了。

“对了,它叫什么名字啊?”也许是被抱得有些难受了,小狗终于微微挣扎了起来,张继科只好松开了小家伙,让它趴在自己和马龙中间,有一下没一下地摸着小狗。

“我没问,你给它重新取一个吧,以后就是我们阿科的小狗了。”

一个名字在脑海里蹦了出来,张继科跃跃欲试地看着马龙,笑得咧开了嘴:“那叫道哥吧!”

“道哥?Dog?”马龙有些不确定地问。

张继科用力点了点头:“我的小狗,我的道哥!”

 

吃过晚饭后,张继科照例回了房间,但马龙却没有像往常那样去书房里办公,而是跟着张继科上了楼。

进了卧室之后,张继科脸上带上了几分尴尬,他磨磨蹭蹭地走到床头柜前,从抽屉里取出一板栓剂,咬着嘴唇往浴室走。

“继科儿,”马龙靠墙站着,当张继科从他身边走过时,他一把握住了张继科的手腕。“不用了。”

张继科眨了眨眼睛,似是不解。

马龙将那板栓剂从张继科的手里拽了出来,艰难地开口道:“不要再用这个了。”

张继科吸了吸鼻子,小声说:“可是…要是不用的话,怀不上的。”

长时间使用发情诱导剂太伤身体,可一旦发情期结束,Omega的生殖腔就会闭合。如果每次做爱时强行打开生殖腔的话,又会太痛。张继科手里的那板药就是为了让生殖腔保持敞开的状态,方便Omega受孕。

这药没什么副作用,但每晚睡觉前的用药过程对张继科来说却是无比难堪。现在马龙主动提出了停止用药,张继科首先感到的就是如释重负的轻松,但轻松过后,他却泛起了一些担心。

马龙听到张继科那嗫嚅的话语,心上像是被狠狠捅了一刀,他恨不得抬起手抽自己两个耳光——马龙,你真是个混蛋!这是你爱的人啊,看看他被你逼成了什么样子?

马龙将张继科抱进怀里,他怀着无比歉疚,温柔地亲吻着张继科的后颈。

“继科儿,我错了,我再也不会这样逼你了。”

张继科回抱住马龙,他顺着马龙的背慢慢抚摸着,声音很温柔:“马龙,你不要这样想,你没有逼我做什么,你给了选择,这是我自己愿意的。”

张继科感到自己的颈侧传来一点不明显的湿意,他叹了口气,更紧地抱住了马龙:“龙,我爱你呀,爱是不需要计较那么多的。”

“阿科,我一定会保护好你。”马龙的声音低沉却坚定,像是骑士抚着心口许下的庄重诺言。

 

*****

 

“真的吗?”早餐桌上,嘴里还叼着半个牛角面包的张继科惊喜地睁大了眼睛。

马龙喝了口咖啡,笑着点点头:“是啊,一会儿咱们出去,给道哥买衣服买吃的。”

“可以出去?”张继科像是不放心似的,咽下嘴里的面包后,他又问了一遍。

马龙耐心地哄着:“是真的,买完东西你还想去哪儿?咱们去就是了。”

“我…我想去吃冰淇淋,还有烤肉!”张继科嘴唇边还沾着白白的奶渍,他像只看到了逗猫棒的小猫一样,眼睛亮得仿佛掉进了星星。

马龙心里又涌起了熟悉的愧疚,他挪到张继科身旁坐着,将那肉肉的小手笼在掌心里。

“以后你什么时候想出去都可以,记得带上保镖就好。”

“那我可以回去上学吗?”张继科试探着问。

“上学…”马龙并不是不想让张继科回学校,他知道,对于张继科目前的状况来看,多和人接触肯定是好的,但他却还是担心——他并不想让张继科离开自己的视线那么久,他总觉得那样不够安全。

然而,在张继科殷切的目光下,马龙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他捏了捏张继科的指头,终于点了头:“想回去,那就回去吧。”



评论(30)
热度(212)

© 一块肉松面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