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肉松面包

少年不老

盲狙高考作文题—【龙獒】买书之后


例行声明:

全是AU,放飞自我。

所有人物与现实世界无关。文中人物仅是同名同姓。

所有情节纯属虚构。请不要上升真人!

文中所有内容及好人坏人之分,仅用来服务情节。一切雷和bug都是我的,如果让您产生不适我真诚地道歉。

禁止以任何形式将本文转出Lofter。



————以下正文————


买书之后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张继科放下了那本《中华传统美德100句》,动了动酸痛的腰。

自强不息啊…他看着阳台上挂着的那条荧光橙的裤衩,陷入了沉思——马龙这奔三的人了,怎么越发像个毛头小子呢?这天天晚上都要搞,老子的腰都要被他搞断了。

看看我这肌肉,我这胡茬,我这纹身,我这不羁的风格,我这嚣张的气质,我这黝黑的皮肤,还有我后脑勺上这狂野的奶奶灰……完完全全就是个大写的“攻”啊!

反观那小奶龙,白皙的皮肤,清淡的眉毛,粉粉的嘴唇,萌萌哒外表……他很适合躺着享受啊!

“想什么呢想得这么入神?”滚烫的胸膛贴上了张继科的背脊,沐浴过后的清爽气息一个劲儿地往他鼻子里钻,张继科只觉得后颈突突地跳,那个昨夜咬下的齿痕似乎还在隐隐作痛。

你问张继科为什么不能当攻?原因就在这里。

马龙再奶,他也是个Alpha;而张继科再巧克力,他仍旧是个Omega。

张继科咽了口口水,默默嘀咕——真的没有Omega反攻这种事情吗?

他想起了小枣给自己安利的那个APP——学名乐乎,拉丁名Lofter,俗称老福特。上面有个太太,头像是只可爱的猫咪,是小枣的女神。

这位太太最近开了个新文,第一章就是Omega睡了Alpha呀!而且人家Alpha还是心甘情愿给睡的。

张继科撇了撇嘴,默默抽过一个靠垫放到了腰后,躲开了马龙探究的目光。

张继科同志啊,鲁迅先生说过这么一句话——必须敢于正视,这才可望,敢想,敢说,敢做,敢当。

等你什么时候能够直视着马龙的眼睛表达你反攻的愿望,你就会成功的!

干巴爹哟~

 

“你买书了啊?”马龙在张继科脸上亲了一下,亲亲热热地坐在自家Omega身边,好奇地看着桌子上那个冠马迅的盒子。

“嗯哼,搞促销呢,满200减100,特别划算。你看看有你喜欢的书不?”

马龙依言笑着站起身来,去翻箱子。

“《朦胧诗》,《你是丰饶的夏天——莎士比亚十四行诗》,《泰戈尔诗选》,《宋词精编》?”马龙看着那一箱子的诗集,脑壳不由自主地痛了起来。但在张继科期待的目光下,他还是拿起了一本《宋词精编》翻阅了起来。

“暗淡轻黄体性柔,情疏迹远只香留。何须浅碧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马龙随手找到一阙词,摇头晃脑地念了出来。

语罢,马龙感叹道:“嗯,真是好词!”

张继科杵着下巴,笑眯眯地问:“哟,懂的挺多的。龙队,赏析一下呗?”

马龙撂下书,坐回到张继科身边。

“‘暗淡轻黄体’,说的就是你这肤色略显暗淡,但是非常柔滑的皮肤。”马龙摸了摸张继科的小臂。

“‘性柔’,就是说我们继科儿是个温柔的人。”马龙抓过张继科的手,吻了吻他的指尖。

“情疏迹远只香留,是说早上你起床去训练之后,这被窝里还残留着你的体香。”他凑到张继科后颈旁,深吸了一口那馥郁的桂花香气。

“至于这‘何须浅碧深红色’嘛,是说我们继科儿的小豆豆虽然不是桃花的颜色。”马龙的手钻进了张继科的T恤里,轻轻掐了一下他的乳头。“但是啊,‘自是花中第一流’。”

这一番解析直听得张继科目瞪口呆,他缓缓抬起胳膊,朝马龙作揖道:“龙哥,我服了!”

马龙笑出了两个小卧蚕:“读诗真是好处多多!”



瞎几把写_(:зゝ∠)_

简直是高考零分作文典范

评论(29)
热度(121)

© 一块肉松面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