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肉松面包

少年不老

【龙獒ABO】一纸婚约 Episode101

warning:

雷且狗血,全是AU,放飞自我。

所有人物与现实世界无关。文中人物仅是同名同姓。

所有情节纯属虚构。请不要上升真人!

文中所有内容及好人坏人之分,仅用来服务情节。一切雷和bug都是我的,如果让您产生不适我真诚地道歉。

禁止以任何形式将本文转出Lofter。



Episode101

 

王皓才进门就发现马龙不对劲——他坐在沙发一角,背脊躬得很深,撑着额头的双手杵在膝盖上,周身都透出一种极为颓丧的气息来。

王皓怕吓着马龙,故意咳嗽了一声,见马龙身形微微动了动,他这才抬步走了过去。

“累了?”王皓在马龙身边坐下,伸手搭上了他的肩。

马龙揉了揉脸,抬起头仰面靠在了沙发上:“皓哥,我是不是特别懦弱?”马龙的声音中带着罕见的茫然。

王皓皱起眉,试探着问:“龙仔,你为什么突然这么说?”

“我没能力保护他,还一个劲儿地逼他去做那么痛苦的事情。他这个年纪,正应该是无忧无虑的时候。”马龙眼神茫然地盯着惨白一片的天花板,深深叹了口气。“是我把沉重的镣铐亲手套在了他的脚踝上,还美其名曰‘保护’。真是可笑哪。看看我把他逼成什么样了?”

“你是说…继科吗?”

“除了他还有谁呢?”马龙坐直了身体,点上一支烟。“纵然继科儿和这些事情真的没有关系,但张家的嫌疑并没有洗清。父亲是个怎样的人,皓哥你也许比我更清楚。等着他真的着手去调查这些事,没有人能瞒住他的。对他来说,张继科和张家没有什么区别。”

王皓心头一跳,放缓了声音问道:“你说你要保护继科,是指什么?”

马龙没有回答王皓的问题,而是自顾自地说:“要是别人背叛我,那不过是一刀的事,干净利落。可是我没办法那样对他,况且这还不关他的事。但父亲不会这么想的,如果他发现我舍不得对‘叛徒’下手,那他会代我动手的,而且他不会听任何解释。到时候,继科儿就真的危险了。”

王皓看着眼前的少年,只觉得心里一阵阵发涩。马龙如今也不过22岁的年纪,普通人这个时候也才刚刚离开学校踏入社会。但马龙已经承受了那么多——他从小在马先生的铁血手段下长大,早早失去了来自母亲的唯一温情,被迫面对了许多残酷又阴暗的事实。

其实当王皓从昏迷中醒来时,他发现自己似乎不认识如今的这个马龙了。记忆中那个安静冷漠又带着些许阴郁的少年如今竟然时常会笑。当马龙面对着张继科时,那种发自内心的幸福笑容看得王皓十分感叹——马龙压抑了这么多年,终于找到了属于他的阳光。

“继科那样好的孩子,我想先生应该也很喜欢他。”王皓斟酌着道。“继科当初不就是先生帮你定的嘛。”

“在父亲眼里,继科永远是外人,是可以被舍弃的。不过我想,父亲再怎么样,应该也不会伤害自己的孙子,所以…所以我逼着继科做了选择——离开我,或者生个孩子。他选了后者。”马龙苦笑着摇了摇头。“你知道吗?我当时的第一个念头竟然是幸好他选了这个。我不知道如果…如果阿科他选择和我分开的话,我会怎么样。扪心自问,如果他真的选了那个,我会不会放他走。”

马龙一番话听得王皓心惊胆战,他看着马龙平静的侧脸,嗓子有些发涩:“继科那么爱你,他怎么会离开你呢。龙仔,他是你的爱人呀。”

马龙笑了,他点点头:“对啊,他是我的爱人,我们说好要在一起过一辈子的。”语罢,马龙垂下头,像是害羞了一样。

王皓心里忽然生出一点非常悲凉的感觉,他沉默下来,不再说话。

最后还是马龙打破了这一室寂静。

“皓哥,我不想这样了。”他转身面对着王皓,认真道。

王皓眨眨眼,没反应过来;“啊?”

“我成家了,是一个有伴侣的Alpha,我要承担起自己的责任,我要保护我的爱人。”马龙眼神坚定。“无论怎么样,我不会让继科有事——不是用那种逃避、推脱的办法,我要堂堂正正地面对,用我的力量保护好他。”

“你要和先生对着干?”王皓有些不可置信。

马龙轻笑:“如果真的走到那一步的话,也只能如此了。我不会允许任何不好的事情发生在继科身上。他应该快乐,应该有自由,应该做自己想做的事。如果我连这都做不到,还有什么资格来说爱他?”

“所以…所以你打算怎么办?”

“父亲现在还不知道张家参与了那些事情,既然这样,我就尽力不让他知道。不过凡事总有万一,如果他最终还是知道了,我得有力量和他抗衡。”马龙深吸一口气。“经过这么多年,我的势力自然不弱,但要真的和父亲硬碰硬,怕还是以卵击石。所以我需要外援。”

“外援?”

“我需要一位在我出事之后,还有足够能量能护住继科的人——那个人,得让我父亲都忌惮三分。”

王皓心念一转,一个名字便到了嘴边:“尹霄?尹太爷?”

马龙点了点头。

“可是…可是尹太爷哪儿是你请得动的?”王皓忍不住质疑道。“你们中间这辈分差得可有点大啊。”

“所以我需要皓哥你的帮助。”

“我?”王皓伸出指头指了指自己,一脸茫然。“尹太爷能知道我是哪只小虾米?”

“你请不动尹太爷,但王老师可以。”马龙笃定道。

王皓终于反应过来了:“王老师?你是说我干爹?你要让他老人家出马,去请尹太爷?”

“皓哥你也知道,王涛老师两年前就退了,在你…你出事后不久。他现在人在加拿大。”马龙叹气道。“王老师在走之前就说得清清楚楚,他说他年纪大了,魏桥的事情不会再插手分毫,他让我们不要去找他,就算去了,他也不会见的。但皓哥你不一样……”

王皓拍了拍马龙的肩膀:“行了,啥也别说了,我亲自去找老师。龙仔,你放心,继科不会有事的,我们会帮你好好地护住他的,好吗?”

马龙低头凝视着自己无名指上的戒指,神色无比温柔:“我一定不会让他有事。”

 

王皓走了之后,马龙一个人在办公室里坐了一会儿,越坐越觉得心神不宁。他在担心张继科——陈洋说张继科如今有了轻度抑郁的倾向,那他一个人呆在那所空空荡荡的大房子里该有多么难过啊。

想到那天回到家看到的孤单背影,马龙心里抽抽地疼。

他想了想,决定提前下班。

当马龙路过闫安的办公室时,一团白色的小身影突然冲到了他的脚边。

“啊!你个臭小子给我站住!等我抓着你看我不把你做成狗肉火锅….锅….”闫安崩溃地从办公室里跑出来,结果直直对上了老板审视的目光。

马龙蹙眉看着那只围着他转圈圈的小狗,神色不豫:“公司什么时候允许宠物进来了?”

闫安脸都吓白了,他俯下身一把抱住那只小白狗,结结巴巴地说:“龙…龙少,我不、不是故意的。我…我有苦衷!”

马龙挑了挑眉。

“我和女朋友分手了,她刚刚叫我下楼,塞给我一个盒子后就打车走了。我…我掀开盒子才发现是这个小东西。”闫安咽了口口水,硬着头皮继续说。“那啥…这狗是我们谈恋爱时,她非得让我给买的。比熊,还挺贵呢。现在她嫌弃我了,这个小东西也不要了。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龙少!一会儿下班我就把它带走。”

那只小狗又白又绒,像个毛球球。它趴在闫安手臂上,呼哧呼哧地冲着马龙吐舌头,时不时小声地欢叫一声。对着这样可爱的小东西,马龙实在生不起气来。相反,他看着这精力旺盛的小狗,心里忽地生出几分格外柔软的感觉来。他试探着伸出手去,在小狗脑袋上摸了摸。

“汪!汪!”小狗仰起脑袋,眼睛黑溜溜的,一截小粉舌头伸在嘴巴外面,马龙竟看出了几分笑模样。

“这狗…你要拿回家养?”马龙心里忽然起了一个念头,他看着闫安,和蔼地问道。

闫安无奈道:“我这工作性质,时长跑来跑去,要是真养了,也许哪天就饿死这小东西了。宠物店寄养什么的,我就更不放心了,先不说店员们是不是真的爱狗,光是让它天天呆在笼子里,我就舍不得啊。嗨,之后我在微博上找找同城救助组织,给它找个新家。这么有活力的小家伙,一直关着它,怕是比杀了它还痛苦吧?”

马龙听着闫安的话,莫名地有些难受,那个模糊的想法逐渐成了型。

“给我怎么样?”马龙又摸了摸那只小狗。

闫安哽了一下:“您要养?”

“是啊。”马龙笑了起来。“你同意吗?”



看看谁出场了?(*^__^*) 

评论(29)
热度(185)

© 一块肉松面包 | Powered by LOFTER